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 第105章 鱼与熊掌兼得

    千夜离将绯烟抱起,半空中掠到一旁的大树上。那树足有五丈高,枝叶茂盛,躲在上面,下面的场景一览无余。可下方之人,却丝毫不知道。严禁不说,啊个看戏的绝佳地点。没过多久,南宫晴柔便同一个身穿淡紫色锦裙的女子有说有笑的走了回来。女子容貌姣好,气质出尘那树足有五丈高,枝叶茂密,躲在上面,下面的场景一览无余。。

  • 第100章 苦肉计

    待夜深人静人静,皇甫清若的寝殿之外,仅有陆婕和苏璇两人之时,苏璇才一脸受了委屈的张口,“母亲……”苏璇是陆婕养大的,只要你她一个眼神,陆婕就明白她心里想的什么。别说让苏璇卑躬屈膝,即使让她放下自己大小姐的架子去来求,这都比杀了她还难受啊。苏璇是自小被她捧在别说让苏璇卑躬屈膝,就算让她放下大小姐的架子去求人,这都比杀了她还难受。。

  • 第101章 吉人天相

    听此,绯烟脸色才平缓了些许,摆了摆摆手,“你倘若不愿意跪着,那便跪着吧。”苏璇听此,心中一喜,绯烟的意思是有戏?“苏璇拜谢郡主。”说着,站起身出了院子,那真跪在了慕容家门口。往来的人努努嘴一点点,苏璇面色轻轻有些好,却没办法忍着。苏璇这一跪,就从日上苏璇听此,心中一喜,绯烟的意思是有戏?。

  • 第102章 及笄之礼

    本是皇上钦封的昭和郡主,却摇身一变成了救人无数的妙手医仙,转变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大多数人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圣上钦封的昭和郡主和天下闻名的妙手医仙竟是同一个人,那得是何等

  • 第103章 赏菊

    绯烟及笄礼后的三天,云隐神医就和千浦离开了了,说是除了什么老友的聚会,等二人定亲的时候再回去。慕容桉忧虑姜云倾的安危,待姜云倾身子更好了些,就准备好也像云隐神医二人像,到处去走走,远离它盛京这个是非之地。经过这一次,慕容桉是真的怕了,而与其日日慕容桉担忧姜云倾的安危,待姜云倾身子更好了些,就准备也像云隐神医二人一样,四处走走,远离盛京这个是非之地。。

  • 第104章 不巧

    随后就见那张俊颜朝着她一点点逐步逼近。直到唇上再度传来陌生的触感。这一次的吻,比刚要粗野一些,像是带着略为的惩罚。嘴里,突然多了一丝甜,带着淡淡的菊花香。待绯烟气息隐隐有些不稳,千夜离才松手了她,眸子里是诉不完的笑意,“甜么?”绯烟明白,他说的直至唇上再次传来熟悉的触感。。

  • 第95章 平安

    体会到那两团死气的逐步逼近,绯烟渐渐冷下去的脸色,看在在众人眼里,却成了姜云倾了油尽灯枯,绯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忍着强力支撑。泪,模糊不清了双眼,慕容桉真的怕极了,怕绯烟说姜云倾了救严禁。的话真的是这样的结果,那他没办法真的对不起自己的儿女,也没姜云倾泪,模糊了双眼,慕容桉真的怕极了,怕绯烟说姜云倾已经救不得。。

  • 第96章 黄泉忘川

    绯烟点点头,却捕抓到千夜离话中几个尤其的字眼。黑白无常?千夜离莫不是也信了她的话,就连黑白无常都整出了?看见绯烟眼里的吃惊,千夜离眸子中闪现出一抹异色,幽幽张口,“前生,在我死后,去了地府……”地府和世人传言的大都完全相同,有黄泉,有忘川,也有彼岸黑白无常?。

  • 第97章 妙手医仙

    皇甫纤纤去而复返,还说这时皇甫清若依旧疼痛不只,皇甫元启有些出乎意料。昨日太医院院首林秦告了假,因为刚随皇甫纤纤前来的,是太医院的副院首方延,虽然医术还来林秦,却是极为精湛的。皇甫清若生病了,他但是很注重的。他心里明白了,皇甫清倘若皇甫纤纤唯一今日太医院院首林秦告了假,所以刚刚随皇甫纤纤前去的,是太医院的副院首方延,虽说医术不及林秦,却也是极其高超的。。

  • 第98章 不救

    和绯烟猜想的分毫不差,过了一会,王管家就带着刘辛到了绯园。姜云倾虽然醒了一次,但终归身子还是弱得很,慕容桉自然没心思顾及宫里来的人。而慕容初月前几日受了惊吓,这几日一直都

  • 第99章 箭在弦上

    可皇甫清若该怎么办?听着皇甫清若一声又一声的哀号,皇甫纤纤只会觉得心都碎了。那可是她自小宠到大的女儿啊,她怎么不忍心她能承受如此的痛苦。“公主,系铃人也须系铃人,清若郡主重伤了慕容夫人,事儿皇上也好亲自出马。”纵使不喜皇甫纤纤不分青红皂白就发脾气的毛那可是她从小宠到大的女儿啊,她怎么忍心她承受如此的痛苦。。

  • 第89章 肮脏

    皇甫纤纤回了公主府的时候,带着满身的怒气。她昨日才回盛京,昨日这慕容绯烟就给她一个下马威。姜云倾的女儿,可啊好的很!皇甫清若哭着回了院子,皇甫纤纤脑子烦得很,干脆也让皇甫清若自己深刻的反思,没再理睬。苏璇忍着脚腕剧烈地的痛疼,望着皇甫纤纤忿然的背她昨日才回盛京,今日这慕容绯烟就给她一个下马威。。

  • 第90章 咎由自取

    绯烟突如其来的盛情,让天二登时有些恐惧。可反应时片刻,才轻轻闭目。这桂花糕,是小丫头做的?看出来,卖相很不错。便下意识的拿起两块,尝了尝,味道也是很不错。天二去品尝的认真地,却丝毫没特别注意到千夜离轻轻黑下去的脸色。“非常好吃吗?”“可反应片刻,才微微凝神。。

  • 第91章 明哲保身

    陆婕眼中闪过浓浓的难以置信,二十年未见,她这弟弟居然淡漠成了这般样子吗?那可是她们一起慢慢长大的亲哥哥,闻听他临死时的惨状,他居然面不改色,漠然的说出他是咎由自取!她的弟弟,怎么会这般冷血。心中升起来浓浓的非常不满,却没办法被压抑着,敢让陆浚看出。而如今心中升起浓浓的不满,却是只能压抑着,不敢让陆浚看出来。。

  • 第92章 撞破

    公主府。苏璇在婢女的率领下到了皇甫清若的院子。苏璇本就伤的也不是太非常严重,几日的休养,了完全也可以活动轻松自如了。皇甫清若伤,她这个名义上的堂姐自然而然是要前去探望的。当然,她和公主府的关系,还得靠皇甫清若维续着。而自己的母亲和她那个名义上的舅舅,完苏璇在婢女的带领下到了皇甫清若的院子。。

  • 第93章 姜云倾出事

    拉着气喘气喘如牛的小丫头,直接奔往慕容府的马厩。“边走边说。”此时此刻,多担搁一分,姜云倾和慕容初月就多非常危险一分。跑去马厩,绯烟了很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爬起来下马,索性干净利落。“你乖乖的在府里等着,余下的交到我。”挥鞭策马,红衣似火。锦绣阁,“边走边说。”。

  • 第94章 危急

    望着床上时时刻刻都有可能会离开了的人儿,绯烟的泪水再也也没止忍不住。可凝血药粉,闭目丹都用过了,而如今,没办法靠姜云倾自己。此时此刻,才是真是切切的与天争命!一切,就没办法看绯烟和姜云倾,能不能够争的过这老天爷。的话,姜云倾真的也没熬过去的怕是绯烟会掀了整个公主府。时可凝血药粉,凝神丹都用过了,如今,只能靠姜云倾自己。。

  • 第85章 只有更嚣张

    那时候,她的身体了到了极限,只隐约看见了她的袖口处,绣着一朵花,却看不真真切切。她醒过来的时候,了躺在了温暖的的寝殿里。身边陪着的,恰恰苏璇,她一身粉紫色衣裙,袖口处绣着一朵芙蓉花。那花,和她在水中看见的像极了。再后来才明白,苏璇极爱芙蓉,因而每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温暖的寝殿里。。

  • 第86章 公主又如何?

    皇甫纤纤微愣,这但是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如此猖狂。皇甫清若也是直接傻了眼了,在她心里,皇甫纤纤是无所不能的不存在,整个安阳,只要你皇甫纤纤一个不高兴,不论是谁也仅有一死的份儿。这慕容绯烟,居然敢同自己的母亲平起平坐?那猖狂模样,皇甫清若只会觉得比自己皇甫清若也是直接傻眼了,在她心里,皇甫纤纤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整个安阳,只要皇甫纤纤一个不开心,无论是谁也只有一死的份儿。。

  • 第87章 讨要赔偿

    苏璇怔怔地望着皇甫纤纤的背影,美眸之中写满了难以置信。来的时候浩浩荡荡,走的时候灰头土脸,这但是她认识了的安阳公主吗?一转念一想,皇甫清若一事可大可小,但皇甫纤纤刚回盛京,终究但是要谨慎小心一些。而刚皇甫纤纤也但是是雷声大,雨点小,只要你边疆一战未结来的时候浩浩荡荡,走的时候灰头土脸,这还是她认识的安阳公主吗?。

  • 第47章 算账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三日,绯烟才会觉得精神好了许多。千夜离也是好久没睡的这般安安稳稳,气色都好了不少。也仅有在她身边,他飘忽没准没准的心才可置放。夜幕悄悄降临到,一点点繁星挂起天边。两个人夜间睡了晚上,此刻已浑然也没了睡意。晚饭但是流萤送去的,依旧是清粥千夜离也是好久没睡的这般安稳,气色都好了不少。。

  • 第88章 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皇甫清若整个人还处在蒙蔽之中。她不明白了,向来无人敢违逆的母亲,昨日怎么就连一个慕容绯烟都拾掇不了?不但拾掇不了,还赔上两百两银子?而赔银子是小,丢脸才是大。她皇甫清若横行霸道十多年,但是第一次赔银子!并且,那慕容绯烟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让她以后她不明白,一向无人敢违抗的母亲,今日怎么就连一个慕容绯烟都收拾不了?。

  • 第80章 安阳公主

    绯烟一噎,像是是这么回事。论美貌,这南宫晴柔远比自己差远了。一把将绯烟拉进怀里,语调直线上扬,“我的烟儿,才是这天下最美的的女子,毕竟,论智慧谋略,自然而然是佼佼者。”绯烟脸直线上扬着一抹自豪,随后从千夜离怀中出。嘟哝道,“夸我就夸我,怎么还动手动脚论美貌,这南宫晴柔可比自己差远了。。

  • 第81章 找茬上门

    望着皇甫纤纤几人渐远的身影,绯烟轻轻不解,“平阳侯怎么没回去?”平阳侯是安阳公主的驸马,也是陆家的小公子陆浚。陆家满门被流放,就连丞相夫人陆婕也受了波及,按道理说,这陆浚所以是最急切地的才对。可回去的人却仅有安阳公主和清若郡主,这就有点儿不太对陆家满门流放,就连丞相夫人陆婕也受到了波及,按道理说,这陆浚应该是最急切的才对。。

  • 第82章 都是郡主

    皇甫清若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去。冷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本郡主的事也轮的到你来管?”流萤的脸色倏然暗了下去,这但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说绯烟。袖子中的手微动,她现在的只想给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一巴掌。她家小姐,是这个女人也可以污辱的?绯冷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本郡主的事也轮的到你来管?”。

 282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