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装13的德行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康正源此时真后悔把自个儿的这位表兄带来旁审,韩无畏天生勇武,兵马和武艺均娴熟高超,而且颇有智计,但就是行事不按常理,而且故意忽视礼节法度。

好在除了他,似乎没有人发觉韩无畏这话的不适当,张宏图没有觉得权威受到侵犯,春荼蘼也依言站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例行的程序,由欧阳主典简单宣读了一下案件的大致情况和调查结果,很快就进入了对推阶段。

到这时,春荼蘼才知道孙秀才是赵家那一边的讼师。她很惊讶,因为赵家肯定出不起聘请银子,除非有人暗中资助,或者孙秀才免费提供服务。

若是有幕后人帮忙,那此案与父亲的案子有没有关系呢?毕竟,才陷害完自家爹,又来陷害自家的租客,关联性也太大了。方娘子如果因此让酒楼歇业,她家的租金就收不到了。再往外租,还要费一番心力。

若是孙秀才不收银子就肯出力,那指定是报复她,不服气她上次的表现,想让她难堪。如此,最后倒霉的一定不是她!这种自信,她很有。

而按照大唐的诉讼程序,要由原告先提出控诉,于是孙秀才施施然上前。

大唐是个自由奔放的年代,体现在衣食住行上,就是风格丰富而多变。比方衣服中,即有当代的特色服装,也有很多人喜欢胡服、汉服,甚至魏晋的服饰。尤其文人士子,自诩风流潇湘,特别爱广袍大袖的样式。

孙秀才就是如此,他自以为很有文人气质,可在春荼蘼看来,却是一派装13的德行。

“学生孙雨村,代赵老七的遗孀,诉临水楼老板方菲毒杀赵老七一案。”他上前施了一礼。

孙雨村?她听过贾雨村,是个贪赃枉法、糊涂断案的坏官。真好名字,倒是对应啊。

“所诉何来,讲!”张宏图看了左边一眼,见两位上官都没反应,没得已,只得亲自主持堂审,拍了下惊堂木。

孙秀才蓦然转过身,一脸义愤填膺之状,指着方娘子,大声道,“临水楼,本县有名的酒楼。方娘子,本县有名的富商。而所谓商者,奸人也,为逐利无所不用其极。临水楼的芙蓉鱼汤,远近闻名,其味固然美矣,但一盏汤取银一两,亦暴利非常。然,即是如此,食客仍趋之若鹜。”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管得着吗?”堂外看审的人之中,有人嚷嚷了一句,声音有些模糊,显然是捏着嗓子变了调的。而此言一出,人群中立即暴发出嗡嗡的议论声。

春荼蘼猜八成是小九哥或者小吴,神情半点不动,心里叫了声好。

“肃静!”张宏图大喝,并又拍了下惊堂木,“再有多言者,按扰乱公堂处罪,笞十!”

好么,虽然是刑罚中最低的那档,但好歹也算是个罪名了。

人群立即安静,孙秀才接着说道,“临水楼芙蓉鱼汤的烹制方法秘不外传,汤品也是方娘子一手调理,绝不假手他人。那么,若鱼汤有问题,必然是她的错处,其后果也应该由她一力承担!而此鱼汤的用料是鲐巴鱼,极普通的腌制海鱼。所谓君子远庖厨,各位大人可能有所不知,但堂下诸位乡亲父老日日操劳柴米油盐,却是明白的,那鲐巴鱼虽然美味,但烹饪之时必须格外小心,稍处理不好,就会令食者中毒。试问,这么简单的道理,一个开酒楼的老板娘会不知情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出现那样令人死伤的结果?是店大欺客,不拿上门的客人当回事,只被银子晃花了眼?还是故意为之,为杀一人而罔顾他人性命!”

“民女冤枉!”方娘子越听越急,纵然平时为人沉稳,此时被人如此泼脏水,也有些忍不住了,匍匐在地,高声喊冤。

“闭嘴!”张宏图怒喝,“本官还没问你,怎敢咆哮公堂!”

说完,又偷瞄了韩、康二位位高权重的年轻上官一眼。见他们还是没有表示,韩无畏甚至两手支在台案上,兴趣颇深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主审下去。

“孙雨村,你接着说!”

孙秀才冷笑一声,望向春荼蘼,心中洋洋自得。可是让他心里突然长草的是,他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明里暗里把方娘子往死角里逼,春家的贱丫头为什么还不动声色?若说是吓傻了,为什么她的眼神如此清澈无波,神情也坦然自得,仿佛胸有成竹?

他一咬牙,继续攀咬道,“事情发生时,都尉韩大人和巡狱史康大人恰巧在酒楼,目睹了全部事实。而在两位大人的安排下,本县张大人和县衙各位差爷反应迅速,也已经查明前因后果。学生请求传召证人,一一对质,让方娘子心服口服。”

“传证人!”张宏图扔下令签,立即有差役捡了起来,下去带证人。

然而此时,康正源突然开口道,“当时我与韩大人确实在场,不过却只是看到了事件的结果,并不是事实,更不是过程。这个案子的真相是什么,还请二位讼师辩驳明白。”

孙秀才闻言一怔。

他说的话里布下了文字陷阱,毕竟,如果说是两位大人目睹了一切,本身就占了几分说服力。哪想到这位年轻的大理寺丞不是好糊弄的,这点子咬文嚼字的花巧也给指了出来。难道说康大人与韩大人是表亲,春大山又是韩大人的下属,于是在堂上有所偏颇?自打上了堂,韩大人的目光就落在那春家丫头的身上,难道说是……美人计?韩大人看上那臭丫头了?

他脏心烂肺的想着,春荼蘼却仍然不动不说,神态安然。

县衙大堂空阔,下午的阳光把每个人的身影都投射在阴暗的角落里,影影绰绰的,仿佛祸乱人间的魑魅魍魉。众人的脸色也各不相同,有春大山、小九哥等人的焦急,有看审众人的好奇与兴奋,有三班衙役的漠然冷酷,有堂上诸官的严肃威严,有孙秀才的神情闪烁,有方娘子和赵家的忐忑不安。而春荼蘼亭亭玉立的站在那儿,就像一朵开放在淤泥中的小白莲,好像她所站之处散发着微微的光芒,是吸引所有目光的所在。

韩无畏望着她,再度用胳膊肘拐了康正源一下,低声道,“瞧见没?她自打上堂,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可见全副心思都在案子上。这种全神贯注,倒真叫人佩服。这丫头,越看就越是与众不同。而且,怎么瞧着……也很漂亮哪。”

康正源哼了声,并没有回话,其实心里也愈发好奇。春荼蘼,你要怎么反驳孙秀才呢?可别让本官失望啊。

因为证人是早就候在堂外侧门处的,所以很快就被带了上来,是本县医术最高的文大夫和县衙仵作,外加上当日的客人之一黄姓郎君和当天最先到达现场的洪班头。

各人报上姓名后,除文大夫有功名外,其余三人都跪倒在原告和被告稍后一点的地方。

“请问文大夫,当日您所诊治之病患,都是什么症状?”孙秀才得了张宏图的首肯,上前询问道。

“都是食用鲐巴鱼中毒之症。”文大夫神情坦然,没有异状。

“请恕学生无理,并非学生怀疑您的医术,而是为了让狡辩之人心服口服,所以请您说得明白些。”

他令堂的。这也就是在古代公堂就罢了,若是现代,就单孙雨村这句话,就可以先告对方律师一个人参公鸡,外加一个主观臆测。

“我是个大夫,并不擅长解毒。但是鲐巴鱼是百姓常常食用的鱼,也偶有中毒事发生,这些年来,倒也治了几十例了,并不算什么疑难杂症。若是不信,可找邻县的医者来,对照诊断便知。”文大会正色道。

孙秀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向仵作,“我再问你,中毒食客的呕吐物中,可有其他致毒的东西?”

“我已经细细查验数遍,并无其他致毒物。”

“那赵老七的尸体可曾验过,有无其他致死之症?”

“赵老七全身上下并无伤痕,也无其他病状。就连他的呕吐物里,也只有一点鱼肉和些许菜蔬,和他当日所点的菜品相当。”仵作很肯定的说。

孙秀才挑衅似的再瞄春荼蘼一眼,继而转向黄公子和洪班头。

“黄郎君,你是代表当日中毒之食客的。你可知,一共有多少人中毒?”

“十道鱼汤,毒十五人,死一人。”

“彼此可认识?”

“大部分互不相识,但有的因为同居于镇上,很面熟而已,彼此并没有搭话。”

“你们可都点食了芙蓉鱼汤?”

“菜品并不相同,不过芙蓉鱼汤是临水楼的招牌菜,我们这些中毒的人,每桌都点了。”

“那洪班头,学生再请问您,这鱼汤从出锅到上桌,可曾经过别人之手。换言之,别人能否做手脚呢?”

洪班头挺直脊背,大声道,“没有。衙门已经认真调查过,那鱼汤要头天晚上用密法再腌制一回,经过整夜,第二天早上,方娘子亲手炖上。期间,那个专做鱼汤的小灶间是一直锁着的,旁人进出不得。我们查过,小灶间门窗并无破坏,也没有强行闯入的痕迹。而端汤上菜的过程中,汤盅的盖子也不曾掀开过。这些情况,衙门都有录下的口供和相关人证。”

“明白了。”孙秀才高声一笑,再度手指方娘子,“这说明,下毒害人者,正是临水楼的老板娘!人证物证俱在,看你如何抵赖!”

……

注:贾雨村,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啰嗦一句,是《红楼梦》里串场类的人物。

……………………………………………………

…………………………………………………………

…………………66有话要说…………………

感谢孙国猪打赏的圣诞帽

感谢樱花泪梨花雨,谁与谁相随打赏的圣诞袜子,外加投的5张PK票

感谢xiangy315、狂飙的小马打赏的香囊

感谢牛牛天涯侠客、薇欧、jojo8129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梦霏、朱砂青黛、君临生、三头猫儿、九耀之光打赏的圣诞袜子

另,今天介绍另一本66写的仙侠《我和神仙有个约会》,点下面,点下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