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九章 美男如玉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你不觉得,她在律法上头的见解独到,是我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吗?”康正源目光流转,懒散的眼神中有着别样的认真,“虽说她是女子,到底难成大器,却也应当好好挖掘一番。若能真正理解她的所思所想,对大唐的刑狱,说不定会有好处的。”

韩无畏和康正源是表亲,从小又一起长大,彼此深深了解。所以韩一听康正源的话音,略想了想就明白了,不禁吃惊,警告道,“皇上一直说要息讼、平讼、止讼,若你故意还要给她争讼的机会,岂不是违背皇上的意思吗?”

“你不知道。”康正源摇摇头,“虽说这是我头回接下巡狱录囚的差事,但前几年皇上亲自录囚时,我是跟在身边的,亲眼看到很多冤狱,完全是因为刑官被蒙蔽,而冤者有苦说不出所致。那时我就想,除了要求刑官明察秋毫、秉公执法外,如果有人替冤者说话,不让他们被恶徒构陷,这世上是不是清明很多呢?”

“你想要大唐有更多春姑娘这样的人?”韩无畏愈发惊讶。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康正源苦笑,“只是春姑娘在大堂上的行为,让我心里有些莫名的触动,但我不确定,所以才要再看看。若她上回的表现只是偶然呢?若只是因为担心父亲而生出的莫大力量呢?”

“我却觉得,她像是浸淫此道多年的老手,律法于她,仿佛是最趁手的兵器,那种杀伐决断、意气风发、进退得宜,比之战场上的指挥者也不差分毫。可念在她的年纪和阅历……说不定是天降大才于我大唐的。”韩无畏一脸赞叹的道,“可惜她是女子,你不能提拔她做手下的刑官,我也不能招她至麾下。”

“那至少可以看清她,学到她的能耐,转用于别处。”康正源望着长安的方向,“所以,我这样做并不违背皇上的心意,因为皇上反对的挑词架讼,怕民间为此争讼成风,置礼法谦虚于不顾,并不是反对有人为民说话。所以,掌握好那个度是最重要的。”

“让你说的,我很期待明天的堂审啊。”韩无畏咧开嘴,牙齿和眼睛都闪闪发光。

“哦,今天的事还没做完呢。”康正源无所谓的摊开手,“叫人四处张贴告示,吸引更多的百姓来看审。另外……早上不是听说她已经决定代方娘子应诉了吗?得给她找个对手啊。”

“对手?”

“是啊,就那个孙秀才吧。”康正源笑得阴阴的,像一只卑鄙的狐狸,“你不是打听过,春大山一案,孙秀才失信于春荼蘼,后来春家的丫头很不客气地把定金都要回来了吗?你想,孙秀才自诩是附近几个县最了不得的讼师,结果算是被打了脸,那等小肚鸡肠的人,难道不会伺机报复,给春荼蘼一个教训吗?”

他这样一说,韩无畏立即就明白了,接口道,“对啊,那就给他个机会。我猜,只要把春荼蘼要代讼的消息递给他,他自个儿就会爬来,免费也要为赵老七家的打官司呢。”

两人相视一笑,轻轻松松就把春荼蘼推坑里了。

另一边,春荼蘼一直在镇上奔走,询问证人,调查情况,忙活到天色全黑才到家。可到了家也来不及吃饭,立即伏案做辩护的准备。时间上真是紧,人手真是不足,她累得半死,但精神上却极度亢奋,好像回到现代的状态。而且因为不再是为钱而打官司,是真正想帮助人,心情也特别开朗。

春大山看女儿这么辛苦,很心疼,可他又深刻感觉到,自家女儿怎么一打官司就很开心的样子?而当他注意到西屋的烛火到半夜才熄灭时,突然有点心慌,好像有什么不同了,女儿正脱离了“正常”的人生道路。但同时又些自豪,他春大山的女儿就是与一般的闺阁女子不同啊。

第二天吃过午饭,春大山就带着女儿和过儿去了县衙。到门口时,一家三口吓了一跳,就见县衙门前挤满了人,比菜场还热闹。门口站班的衙役们虽然在维持秩序,却又不驱赶。

“这是怎么的了?”春大山问前来会合的小九哥和小吴。

“县衙到处张贴告示,说临水楼案今日晚衙过第一堂。”小吴皱着眉说,“镇上认识方娘子的人多,又听说今天有折冲府的都尉韩大人和大理寺丞康大人来旁审,所以都涌来看审了。”

春大山怔住,随即忧心忡忡。

他们制订的策略是暂时隐瞒春荼蘼代讼的事,春荼蘼只是暗中帮手,案情实在于方娘子不利时,再由她亲自出马。话虽如此说,但春大山一直期待情况不要太严重,那么就不会暴露女儿。可是现在,这官司怎样打法,好像已经不再控制在他们手中。

“荼蘼……”他为难地望向女儿。

哪想到春荼蘼还是很镇定的样子,安抚地拉拉春大山的袖子,低声道,“爹不要担心,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至于名声的好坏,以后自然有定论。说起来,爹是武官,而且没根没基,凭自己的本事升上来的。那女儿好歹也算将门虎女,行事作为自然与其他女子不同。所谓谣言止于智者,真正的明白人,不会为此看轻女儿。就算祖父在,知道女儿是救人的,也必然不会阻止。若有糊涂人嚼舌根子,嘴长在别人身上,咱们管他们说什么呢?爹若是担心女儿将来的亲事就更不必了。那等狭隘浅薄的人家,爹也舍不得女儿嫁过去呀。”

春大山满心满腔的话,就这样给春荼蘼轻声细语的堵了回去。见女儿提起自个儿的亲事也如此坦荡光明,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最后,也只得无奈地点点头。

一边的小九哥却道,“春爷,春小姐,赶紧的,咱们从侧门进衙门吧。镇上的人早传遍了春小姐代父申冤,如今又帮助租客应诉的事,都好奇着哪。如果他们发现春大小姐在这儿,跑过来搭话可就麻烦了。”

春大山一听,再也不犹豫,护着女儿绕到侧门去。因看门的衙役是认识的,知道他们一会儿要上堂,痛快的被放行。

进了衙门后,春荼蘼见时间还早,特意又去了趟县衙大牢看方娘子,把该嘱咐的话又交待了一遍。等听到晚衙的三声传绑响,就准时候在大堂外。过了会儿,又听得张宏图说:传相干人等。她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坚定的,再一次走上公堂。

范阳县的县衙很大,也很高,只是光线有些不足,人走在其中,只觉得分外渺小,凭空就生出一种敬畏和恐惧来。而且今天大堂门口挤满了人,由折冲府护卫设了警戒线,纷纷扰扰中带着杀气腾腾,处于众目睽睽之下的人更容易心慌。

可春荼蘼不。

她身子娇小但挺拔,身上穿着宝蓝色簇新的窄袖圆领男装胡服,一头青丝向上梳起,戴着同色的幞头,脚上黑色薄底小靴,腰带上没有挂着带扣、香包、香囊类的东西,浑身上下素素净净,干脆利落,跟这威严阴暗的大堂格格不入,却又奇怪的和谐。

宝蓝色本来很挑人,若皮肤黑,或者长相憨厚壮实,就会显得很土气。但春荼蘼皮肤有如细瓷样的白润,于是那讨喜中带几分妩媚的长相就被衬得更加妍丽。偏偏,她的举止与步态都镇静自信,一出场就镇住了所有人。

古代人不懂得,这就叫职业套装,职业气场。

而堂上,其他人已经到了。

两班衙役以水火棍拄地,站得笔直,神情肃穆。方娘子和赵老七家的,跪在堂下。令春荼蘼奇怪的是,孙秀才站在堂边,与自己相对的位置。

再看堂上,正中央的公座后,坐着县令张宏图,虽然他极力正襟危坐,但明显有些坐立不安。在公座的右侧,照样是欧阳主典,担当着法庭纪录员的角色。而公座的左侧,放了一张很大的长条桌子,并排坐着韩无畏和康正源,正是旁审席。

真是美男如玉啊。这二位,是大堂上惟一令人赏心悦目的所在。而春荼蘼没想到,自己无意间成了压轴出场的,登时很有大人物的感觉。

“民女春荼蘼代犯妇方菲应诉,叩见各位大人。”春荼蘼姿态优雅的伏地行礼。

孙秀才是有功名的人,上堂不用下跪。她比不得人家,而无功名者代讼,除非是为亲人打官司,不管男女,按例都是要先挨二十板子的,并且是脱了裤子打。在古代,这是极丢面子的事情,连妓女都不愿意挨板子。好在,大唐的律法有一点好处,非重大到不能折抵的罪行,都可以用赎铜来充当。所以说,她这官司必须赢,不然连那一斤赎铜也赔里面了。

看到她颦颦婷婷的跪下,韩无畏左看右看都觉得有趣,遂以胳膊肘一拐康正源,压低声音道,“看到了没?这丫头一进公堂,两只眼睛都亮了,简直风采逼人。可见哪,她是真喜欢跟人打官司。”

“闭嘴吧。”康正源做惯了刑官,气势上很威严,但此时听韩无畏废话,有点要破功。

可韩无畏没有闭嘴,反而见张宏图有点发呆,越俎代庖的说,“嗯,快起来回话。”

…………………………………………………………

………………………………………………………………

………………………66有话要说…………………

内个,看过来的朋友,推荐票留下吧。这本书点击很不错,证明很多人看。但推荐票一直不是很多,证明大家看过了,忘记投推荐票了。

感谢紫墨苋月、狐狸精的死党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果然多的妈妈打赏的圣诞帽子和圣诞袜子

感谢梦霏花扮演的圣诞袜子,和投的PK票

感谢Sonia220打赏的圣诞帽

感谢朱砂青黛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Chieh-Ching、小&妖&打赏的圣诞袜子

另,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上本写的仙侠作品,创意与普通仙侠有些不一样,走暴笑欢乐系的,有兴趣的朋友,请点击下方蓝色小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