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太不老实了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不巧得很。”康正源笑了笑,“但凡桌上有鱼,韩大人就会掀桌的。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吃鱼了。”

韩无畏一愣,没想到康正源突然这么说。自个儿这位表弟一向很矜持的,与京中相熟的贵女们相处时都不冷不热,怎么会突然说这种带点调笑的,或者朋友之间才会说的话?况且,他们现在身上穿着正式的官服,还隔着一层官与民的关系。

春荼蘼也很意外,虽然她问话有点唐突无理,但这答话也挺不着调的。他们很熟悉吗?因为上回爬墙的只有韩无畏,在公堂上为父申冤时,韩、康二人又是躲在一边的,所以她觉得这是她和康正源第一回见面。

“春姑娘这样问,是认为临水楼的饭菜有问题吗?”还没回话,康正源又来了一句。

春荼蘼习惯性的挺直脊背。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之前说话那么和蔼随意,就是为了让她惊讶之下失去谨慎,随便把心里所想说出来吧?这位大理寺丞,很阴险嘛。

“回大人。”春荼蘼神色郑重地说,“民女以为,刑司之事,必以事实为依据,以律法为准绳,怎么能随便臆测呢?”

康正源一愣,只觉得这句话切中要点,却不知这种法律原则是现代人都明白的。一边的韩无畏忍着笑,看自个儿那言词犀利的表弟被噎住了,暗爽不止。

“好见解。”康正源很快就掩饰了尴尬,恢复了那让人如沐春风的态度,“看来,也只有先等调查的结果了。”说着,示意韩无畏与他坐下等。

春荼蘼一介民女,自然不能也跟着过去,远远选了个座,安静地等着。但这只是表面,其实她心里却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这件不是能随意就能解决的。

“过儿,你也坐。”她轻轻一拉身边小丫头的手,“只怕还要等一阵子呢。”

春家没那么大的规矩,过儿经常和春荼蘼坐在一个塌上做针线或者看书,此时也不觉得多别扭,在旁边偏着身子坐了,低声问,“小姐,方娘子不会有事吧?”

“难说。”春荼蘼摇摇头,“但这事闹得不小,今天晚上方娘子肯定得入监,被证明无罪之后,才能重新回来。”

“老天爷,那可怎么办?”过儿有点发急。

“从情理上讲,方娘子是不会毒杀人的。若是下毒,也不会在自个儿的酒楼,用这么上明目张胆的愚蠢手段。可一来,她需要事实证明这一点。二来,《大唐律》中有条文规定,若是明知道食物有毒而没有及时销毁,甚至还要售卖,也是很重的罪过。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客人是否因为食用鱼汤而中毒?是否是食材或者制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鱼汤从出锅到端上桌,是否有其他人做了手脚?如果有人陷害,是为了什么?这事,可能是失误,也可能是人为,很复杂,一时说不清楚。”

“只死了一个人,还说不定是那个人自己有问题呢。不然,怎么别人没事?”过儿疑惑。

“你不懂,咱们的《大唐律》中说得明白,‘脯肉有毒故与人食并出卖’,是以‘故犯’为前提,并不以‘即遂’为前提。”春荼蘼看过儿一脸茫然,知道没接触过律法的人,连这些术语也难以理解,干脆以叹息结束这一句。

而过儿听到情况这么严惩,脸都白了,试探性地问,“那小姐……您要帮助方娘子吗?”

春荼蘼一时怔住,不知要怎么回答。

从本心,她是想帮助方娘子的。别说人家方娘子在她爹的案子上给了多少帮助,有很大的恩情,单说这个案子,春荼蘼就很想接手。一来,她喜欢打官司,这是她的爱好,也是她所擅长的。二来,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也让她重新拥有了祖父和父亲,她已经暗中决定为上一世中为了钱而做下的错事赎罪。如果她多行善,多做义举,父亲和祖父就会平安吧?为了这世上最爱她的两个男人,她愿意付出一切。既然能穿越,她早已经相信了命运。

只是,她为春大山出头还好说,唐律规定可以代亲申冤的。纵然她做了抛头露面的事,但一个孝字,就把她行为上的不当之处抹掉了,甚至还扬了好名声。可她若为方娘子打官司,有什么借口呢?再说,春大山固然和方娘子关系亲近,但若为了红颜知己而损害女儿的名誉,恐怕他也不乐意吧。要知道,这年头的讼师几乎与恶棍被划为同类的。

而她这边踌躇着,那边的韩无畏和康正源却都支愣着耳朵听着,还互相使眼色。韩无畏武功很高,远比旁人耳聪目明,春荼蘼和过儿已经很小声说话了,他还听得真真的。康正源虽然是文官,但因为从小身子弱,也修习过内功心法,当然也能听到两个女孩的交流。

“你希望她上公堂吗?”韩无畏把声音压得极低的问。

这种分贝,漫说春荼蘼离他们有四、五张桌子之远,就算是近在隔壁,没有半分武功底子的她,也肯定是听不到的。

“她若不来,我留下就没有意思了。”康正源正襟危坐,嘴里却似开着玩笑,“我还没见过咱大唐有哪个姑娘这般熟悉律法,又这般言辞尖锐厉害,从法理上驳得人没话说呢。难道你就不好奇,她若插手此事,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我好奇。”韩无畏突然歪下身子,一手支在桌子上,手掌托着下巴,半转过头,眼神亮闪闪的看向春荼蘼,“不过春大山未必舍得女儿做那人憎鬼厌的事呢。你知道,为讼者在民间的名声非常不好,何况她还是个姑娘家。她还没嫁人呢。哦,对了,她没订亲吧?这事得旁敲侧击的问下春大山。”

“你想干什么?”康正源皱皱眉,“这丫头必不好惹,纵使她无权无势,可也不是随意可以逗弄的。”

他说的是“逗弄”二字,却根本没往其他方面想。比方:爱慕之情。因为双方地位的差距太大了,他和表兄从小就知道,他们的亲事是筹码,不是感情,必须符合利益,家族的,甚至国家的利益,不能随自己高兴。到最后,皇上指婚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他的表兄外表看起来嘻嘻哈哈,其实心里再坚定和明白不过,断不会做无聊且无用的事。

“没有啊。”韩无畏的目光还是落在春荼蘼身上,嘴里却对康正源说,“这样好玩又奇特的小姑娘,可不能让春大山随便订出去。虽说我还年轻,却是她父亲的上级,若攀私交,与她父亲是平辈。那么,可当她一声韩叔叔吧?当叔叔的操心一下侄女的婚事,正常吧?”

康正源险得一口血没喷在衣襟上。韩叔叔?亏他说得出来!

而那边,春荼蘼发现韩无畏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不禁有些羞恼。幸好她是现代法**千锤百炼出来的,在几百人面前,在罪犯和法官面前都能侃侃而谈,电视直播也不怕,不然真得找地缝钻进去了。

“得了空,还真得把这姓韩的眼珠子给挖出来。太不老实了!”她对韩无畏回以礼貌的微笑,可是却咬牙说着狠话,“这样的男人,年轻,却身居高位,一定是家族庇荫,不是有真本事的。不然,为什么一脸登徒子的模样?”

她却不知韩无畏听得到她的低语,只觉得这小丫头真是有趣啊。若非还在命案现场,恨不得仰天大笑几声。至于说有没有真本事……生在这样的高门,早习惯被人表面奉承,内心里鄙夷了。如今这丫头直说出来,他只觉得有趣。

一边过儿也瞧见韩无畏的无礼,气得站起身,挡在春荼蘼面前,拿后背对着对方。

“注意身份。”康正源提醒了一声。

韩无畏只是恶作剧,又不是真有非礼之心,当下笑笑,转过了身去,脸朝着外。

顿时,酒楼内安静了下来。

几个人就耐心的等着,差不多两刻后,县官张宏图带着欧阳主典和三班衙役、还有仵作等人一起,急急的赶到了。

“下官见过康大人,韩大人。”张宏图上前行礼,额头上冒出冷汗。

范阳民风淳朴,还有高门大户坐阵。所以,他虽无大功,却也无大过。可如今就在两位上官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种凶事,虽然也不能怪他,但多少对他的官声,以及在康大人心目中的印象有坏影响。这位年纪轻轻的勋贵刑司官员,是会直接面圣陈情的,若这个案子处理得不干净,他连平安告老的机会也说不定会失去的。

“嗯,起来吧。先叫人把死者抬到衙门里去,好好验尸。”康正源正色道,“再叫人把呕吐物和有嫌疑的鱼汤装起来,一并带走。这临水楼,只怕要暂时封了,特别是厨房,必须派人把守,不相关的人,不得靠近一步。”

张宏图连连称是。

“还有,把临水楼的人也都带回去,本官要亲自问审。”康正源说完,站起来就走了。

春荼蘼心里一凉,强抑住跟上去的脚步。

现在,她没有资格看审。

……

注:在唐朝,管姑娘们是叫小娘子的,前面还要加上排行。比方春荼蘼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儿,外人应该叫她春大娘。汗。违和吧,起鸡皮疙瘩吧?所以,咱们还是叫姑娘吧。

………………………………

………………………………

…………66有话要说………

感谢锦衣夜行蒙面墨镜人打赏的金光闪闪财神钱罐

感谢Chieh-Ching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梦霏花、yangjing7780、cs168111投的PK票

另:今天要介绍的书是另一本与《金风玉露》类型相同的,名为……看下面小蓝字,一点就过去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