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美人风姿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第二天中午,父女二人收拾妥当,咬着牙无视徐氏摆出的哀怨神情,带着过儿离开家。

春大山穿的是军装便服,可以说制服非常衬他的身材,显得英姿飒飒,惹得大姑娘小媳妇乱丢秋天的菠菜(秋波)。有他在身边保护,春荼蘼和过儿也没穿男装胡服,而是女装打扮。

过儿是葱绿色的袄服,在上衣和裙子的下摆,绣了一串串小黄花,头上梳着丫髻,戴了两朵桃花样的绢花,端得是豆蔻年华、青春逼人。

春荼蘼则是妃色的襦裙,外面配着牙白色绣着银朱色花纹的半臂,还搭了一条银朱色的披帛。她梳的是螺髻,因为喜欢它简单。她不爱弄好多假发顶在头上,搞得那么华丽。而既然春大山急性子的没等她生辰就送了银簪子,她也性急得没等正日子就戴上了,旁边配了个翠玉花钿,看起来就像一只银色小虫趴在一片绿叶上似的,显得格外俏皮可爱。

春大山看在眼里,心中满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幸福感。随后又觉得这种幸福不能让所有人都欣赏,非得逼着春荼蘼和过儿戴上帷帽不可。

九月已经是冬季,地里除了翻翻土外,农活不多,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年年底集中兵训两个月的原因。而因为养马比较费钱,春大山的职位又低,所以他并没有配马,平时上军府或者去兵训,都和普通卫士一样,是拿腿走的。但他心疼女儿走远路,特别向隔壁何嫂子家借了牛车。

春荼蘼见状,突然动了要买匹马养养的念头。反正春大山如果能升到队长,怎么也得骑马出行才够威风。只是那样一来,家里的负担就有点重,除非春氏父子允许她来出银子。但,要想个什么办法,让父亲和祖父同意呢?

一路上她都在纠结这个问题,直到春大山招呼她下车,说已经到了地方,她也没想出好办法来。

抬头望去,第一次见到这身子的亲生娘亲白氏留下的产业,每年出息三十五两,祖父和父亲两个人的俸禄加起来也才顶其三分之二的临水楼。

楼面在县城最热闹的一条街上,两层高。据目测,每层都有个三百来平方。这样算算,古代的房价和租金还真是便宜得令人各种的羡慕妒忌恨。

再看临水楼的门面,收拾得簇新干净,门粱上挂着大大的惹眼招牌,门前人来人往的。此时正是中午的饭点,但又不及晚饭时人流多,上座率大概有个六七成,很不错的业绩。

“春爷和春大小姐来啦。”迎上来的,是小九哥。

这小伙计出色地完成了帮助春家打官司的差事之后,继续回到临水楼当跑堂。他的眼神伶俐,远远就见到春大山父女,连忙来打招呼,又抢着把牛车牵到侧门去安置。

春大山腾下了手,就带着女儿往里走。从他对此地以及伙计们的熟络程度来说,显然是常来常往的,根本没有一点“外人”的感觉。

可就当春荼蘼欣赏完街景,整理了衣服,就要迈进店门的一刻,突然有一条身影跌跌撞撞的从里面跑出来,直愣愣撞向她和过儿。

春大山吓了一跳,但反应超快,一手拎一个,带着两个小姑娘跃到街心,堪堪避开了。低头见女儿仓促之间帷帽都掉了,小脸发白,登时大怒。只是他还没骂出口,那撞出来的人突然脸冲着墙根,哇哇暴吐起来。

小九哥才把牛车拴到侧门,见状连忙跑过去,扶着那个人问,“客官,您这是怎么了?”

那人吐得天翻地覆,看得旁人都恶心不止,好不容易吐完了,回过头就高声大骂,“怎么了?还敢问爷怎么了?一定是你们临水楼做的饭菜不干净,我才喝了几口芙蓉鱼汤,胃里就翻腾……”话没说完,又吐了起来,简直像连胆汁和胃液都要吐干净了似的。

此时街上的人正多,那人这么大声叫嚷,又吐得惊天动地的,渐渐就有人停步,并围拢了过来。小九哥为人机灵,怕影响了自家的生意,连忙搀住那人的胳膊,试图往店里架,嘴里解释着,“客官,胃不舒服是常事,您先进来喝口热水,指不定早上吃了不合适的,或者走路走得急了,先歇歇再说。不然,就由小的给您请个大夫过来。”

他这话的意思明确:呕吐,有多种原因。可能是早上或者昨天晚上吃了脏东西呢?或者赶路时吸了过多的凉气,如果热汤这么一激,胃抽筋了呢?再或者,是本身身体不好呢?这是个男人就罢了,若是女的,说不定是有了身子呢?

可那人却不吃这套,用力甩脱小九哥的手,继续骂,“你什么意思?是说老子活该?告诉你,老子打从昨天晚上就没吃东西,身体也一直好得很。就是吃了你们的芙蓉鱼汤,立即腹痛如绞!别拿这些好听的话来填我,也别糊弄老子!叫你们方老板娘来见我,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不然……哼哼……你知不知道,售卖有毒吃食是犯法的。今天若给老子没交待,老子跟你们临水楼没完,一起去同官!”说着,忽然走到街心,对越来越多的围观者道,“各位,可看好了。一两银子一盏的鱼汤,贵到死,居然是有毒的!”

古代生活节奏慢,闲人多,这么稍一嚷嚷,临水楼前就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了。春大山不禁着急,可又要护着两个女孩儿,想冲进去劝架而不成。

春荼蘼冷眼旁观,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儿。

那呕吐者是个精瘦的矮子,穿了一套簇新的衣裳,全身上下都给她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而且从这人的行为来看,倒像是故意来找茬的。毕竟,若他是纯粹的受害者,反应未免太快,似乎不顾忌自己的身子,知道并无大碍,却要把事情往大里闹的。

“爹,别急。方娘子既然是开酒楼的,自然应付得了这些闹事的人,且看着,咱们慢慢往那边蹭着走就行。”春荼蘼拉了拉春大山的袖子,低声道。

她觉得,这三寸丁是来碰瓷的吧?或者是吃霸王餐的。方娘子一个女人,能在鱼龙混杂之地做生意,谁也不依靠,还做的是很赚钱的酒楼,没两下子是不成的。

春大山是关心则乱,听到女儿提醒,心下稍定,依言把女儿和过儿圈在身前,从人群边缘往临水楼的方向挤过去。

“看这位客官说的,无凭无据的,难不成毁谤他人就不是犯法的不成。”一个女人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声音不大,却稳稳当当盖过场面的喧哗。而且,她的语气中有一种笃定,一种胸有成竹,乍听之下,形势就似乎要扭转。

春荼蘼循声望去,就见临水楼门前走来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女子,身上穿着丁香色镶月白色滚边的曲裾襦裙,袖子和腰身都是收紧的,衬托出她纤细高挑的身姿,优雅中透着那么股子利落。浓密乌黑的秀发梳着简单的蝉髻,除了一只玉梳压发,半点饰品也无。

历史上的大唐以丰腴为美,此异时空大唐虽然没有这种说法,但过瘦的女子也被认为是不好看的。可眼前的女子就是极瘦,偏偏并不给人干巴巴的感觉,就算胸问看起来很是扁平,也不会令人认为没有曲线美。

她的五官只是普通的漂亮,高鼻大眼,嘴唇略有丰厚,皮肤偏黑。她的双手上什么镯子戒指也没戴,指甲未染,修剪得干净整齐,看起来就不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但也不知为什么,她的这些不完美特征搭配在一起,配合着落落大方的神情,却让人觉得娇柔婀娜,风浪妩媚。别说男人了,就算是女人见了,也有瞬间的迷惑。

好一个沉静版大唐金香玉啊!春荼蘼暗赞。这就是气质,这就是气场!非美人而生生表现出了美人的风姿。她虽然是头回见,却立即认出这就是方菲方老板娘。

再抬头看自家老爹,看到方娘子后两眼发亮,虽然没有男人看女人的那股劲儿,却明显见之喜悦。这么看来,他俩的关系绝对比普通朋友多一点,却又比男女之情少一点。

“方老板娘舍得出来了?”那闹事的人白着脸,却是笑得贼,带着种宁愿挨打,也要咬上一口肉的狠劲儿,“要问凭据?反正我在你这儿吃坏了肚子,大家亲眼所见。你瞧,我吐的东西里还有没消化的鱼肉,你无从抵赖,必须负责!”

“本店的芙蓉鱼汤也不是卖了一天半天了,算得上是招牌菜,镇店之宝,从来也没听说过有人吃坏了的。”方娘子的神情仍然是淡淡的,“而且今天这鱼汤也不只是客官你点了,来光顾过小店的客官都知道,临水楼的芙蓉鱼汤,一日只做十盏,好巧不巧,你点的是最后一份儿。”

这话的意思太明确了。十份儿鱼汤,别人都没事,怎么偏偏他就吐成这样子呢?而在春荼蘼看来,如果真是胃难受到不行,为什么要冲出来吐?普通人,大约立即忍不住,就地吐了吧。

但,所谓风云突变也不过如此。正当围观众人指指点点,认为方娘子言之有理时。店中突然传出连续不断的异样声响。其中,似乎有呼疼声。

接着,一个小伙计慌慌张张跑出来,急急地说,“不好了不好了,有好几位客人说是胃腹疼痛,吐了满地。”

方娘子平静的面容,终于变色。

………………………………

………………………………

…………66有话要说………

感谢红蝶之零、狐狸精的死党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Sonia220投的10张PK票

感谢晓汤汤打赏的香囊

感谢其卡其卡、点点书123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寒夜晓风风投的2张PK票

感谢猫咪小姐、ivyulv投的1张PK票

这几天书评区热烈,66喜悦万分,谢谢你们给我反馈。

还有,推荐票请留下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