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二章 天潢贵胄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明天去县衙打听,张五娘现在如何了?”张五娘有了身孕,按律连刑罚也暂时免除。产子后一段时间,才再追补受罚。但她如果交得起赎铜,杖刑也是可以抵掉的。

不过寡妇有孕,各方会如何反应呢?在宋明那种礼教森严的年代,张五娘得被浸猪笼,但是这个异时空大唐民风开放,应该不至于付出生命的代价,可是肯定也不会好过的。家族的宗法、邻里乡间的轻蔑、亲朋好友疏远……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奸*夫会不会露出马脚呢?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令张五娘死也不肯说出他是谁。

这一夜,春荼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猜测张五娘要面临什么。但大唐人民显然比她想象的办事速度还要快,态度还要果决。张五娘把春大山告官后,他夫家当然有人去听审,并把最后那匪夷所思的结果报告给了族长。

族长一听张氏不贞,大叫:这还了得!气得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似的,抖了半天。又觉得他们虽然不是高门大族,到底也是有脸面有礼法的人家,于是连夜召唤族中有分量的人开了个紧急会,第二天一早就把张五娘从族谱中除名,让她至死也不能玷污自家名声。

张五娘不在族谱,相当于被休弃,从此不再是夫家的人。那么她所住和所租的房舍,自然就要收回。她娘家也觉得丢人万分,不愿意把她接回家里,只有她的娘家亲哥哥带了足额的赎铜,把她从牢里接了出来。又给了她一笔钱,麻利的收拾了细软,在邻居还等着看***的时候,就赶着让她远走他乡。

春大山九月十八日被诬陷,二十二日无罪释放,二十三日一早去了军府办事。然而,当他晚上回家时,春荼蘼得到的消息是:张五娘那边居然连人影都没了,简直是神速度。这不能不让春荼蘼感觉怪异,甚至隐隐中嗅到了平静下的危险气息,可她对此又毫无办法。

她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家里没权没势,更没有几个得用的人,她有劲儿也使不出。老周头奔波了一整天,得到这些消息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不可能再有精力做别的。其实,在这么短的时间,张五娘就算离了范阳县,也不会走太远。只要能追上、盯死,她相信一定会找出蛛丝马迹的。

但是现在,她只能长叹一声,然后只有不断提醒自己以后要小心提防。

“爹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晚饭后,春大山拉着女儿在正厅说话时,春荼蘼问。

“我也只当半天就能回的,哪想到这事惊动了折冲府的都尉韩大人。我为兵九年,韩都尉调任咱们范阳也有一年多,我还没和他说过话呢,今天倒被他问了个仔细。”春大山一拍大腿。

“他责骂爹了吗?”春荼蘼关切地又问。

“那倒没有。”春大山摇头,“本来我还担心此事会影响我在军府中的职位,可别看韩都尉年纪轻,却是个明事理的,知道我被冤枉,还着实的安慰了我两句。他说我带队练兵不错,武艺又好,但以后要提防小人。”

“那他这个人还算是个好上司。”

“韩都尉的出身贵不可言,很是见过世面,不好糊弄,也当然看得出爹为人正派,又有能力,是个可堪重用的人物。”春大山难免有些骄傲,“你别看他现在只是个从四品下的折冲府都尉,其实前途不可限量。幽州的罗大都督年迈,而韩都尉才二十一岁,早晚那位置他的。若能得他的赏识,爹的前程也可期待。若将来有军功好立,怎么着也得让咱家脱了军户。那时就算你嫁了人,在婆家腰杆也能挺直些。”说着,春大山情不自禁的就摸摸女儿的头发,一脸爱怜和愧疚。

他仿佛在女儿身上看到前妻白氏的影子,两张甜美可爱的脸,重叠了起来。他郑重答应过白氏,一定尽全力,让女儿过上他所能提供的最好生活。

一念及此,忍不住眼睛有些湿润,连忙藉由按额头的机会,顺手按了按眼睛。不过春荼蘼却没注意这些,想起当今国姓为韩,不禁问道,“难道韩都尉还是皇亲国戚?”

对于她来说,军户虽然地位不及良民,但好歹不是贱户,种田还可以免税,也不是半分好处没有,因而她没有迫切要改户籍的愿望。如果她的生活还算苦,那其他贫困的军户呢?还有那些连籍也不得入的、牲口般的贱民们呢?

当然若有机会,她也会让春家脱离军籍,毕竟这是祖父和父亲的愿望。而且父亲年轻,早晚会有儿子的。因为军户是父子相传,不得分家,一想到弟弟一出生就注定将来得参军,她这还没当上的姐姐就已经心疼了。

“正是,还是我家荼蘼聪明,一想就明白。”春大山笑道,“韩都尉是正经的贤王世子,将来要承王爵的。”

“贤王?”春荼蘼发现她对这个时代还是不了解啊。

“今上的亲弟弟,一奶同胞。据说,皇上和贤王的感情自幼深厚,如今也是如此。”

“哦,皇上的亲侄子嘛。”春荼蘼没什么敬畏感地说。

反正生活圈子不一样,就算爹升官了,他们之间没什么交集,所以那姓韩的如何,与她不相干。未来的韩大都督说是现在官职低,可到底也是从四品下,她爹却是从九品下,差到哪里去了?倒是大都督这个名号怪好听的,一提这两个字,她就想起周瑜。

传说中周瑜是大帅哥,韩都尉不可能也是吧?她家美貌老爹嘛,应该算得上是中年版。

她眯着眼睛看春大山,露出了骄傲的笑容。春大山见到女儿高兴,就有意说些外面的新鲜事,哄她开心,“对了对了,咱们范阳这几天还来了一位大人物呢,也是年轻才俊,天潢贵胄。”

“谁啊?”果然,春荼蘼对亲子时间很是重视,八卦之魂不断刷新。

“代天巡视天下的大理寺丞康正源。”春大山怕春荼蘼不懂,耐心解释,“大唐虽是在马上得的天下,皇上即位前也是带兵的常胜将军,但登位后却以仁礼治国,特别重视狱政,每年都派官员到各地州府县去录囚,防止冤狱和淹狱。所以这个人选,一般是皇上信任的臣子,职位不高,但权利很大,说的话,又是皇上愿意采信的。而且,这位康大人今年才及弱冠,论年龄比韩大人还小一岁呢。说起来这二位还有亲,康大人是皇上的外甥,大长公主的儿子。”

吼吼,金光闪闪的两位**、皇二代!全大唐地位最高的两个年轻人!

春荼蘼惊叹。但,也只是惊叹而已。

因为她不在乎,倒也没太兴奋,而且思维马上转到另一边:那天老徐氏请人去找本县的刑官们为春大山一案说情,她急忙叫人去拦。也幸好是上官要看卷宗,全县衙的人都忙着整理文档,这才叫她的人拦截成功。这么说来,那位康正源,倒是无意中帮了忙呢。

“您今天没去感谢临水楼的方娘子吗?”她突然想起一事。

“在军府耗了一天,只好明天再去了。”春大山叹了口气,但马上又精神起来,“不然明天爹带你一起去吧?你知道的,临水楼最出名的菜是那道芙蓉鱼汤,方娘子亲自下厨房,秘法不传外人的。旁人若吃,哪怕是高官巨贾。也必要提前预订。但咱们关系与她不同,自然可以随时去的。”

听春大山这么说,春荼蘼飞快的瞄了自家老爹一眼。见春大山脸上有点甜蜜之色,但这甜蜜和小小得意却如此坦荡,没有半分遮掩,不禁对春大山与方菲方娘子的关系感到分外好奇。

真是红颜知己吗?

似乎是没有私情,可就是让人感觉即暧昧又勾结,偏偏还很大方。她没继承原主的全部记忆,但就算继承了,连她这种现代人都理解不了的感情,哪能指望原来的春荼蘼?

“很贵吧?我说那鱼汤?”她刺探了一句。

“你吃的话,她怎么肯收钱?”春大山瞪大一双漂亮又精神的丹凤眼,“不用担心,那菜的原料不贵,关键是手法。也只有她,能把腌鱼做得比鲜鱼还鲜,而且不腥气,明明没有掺着花瓣和香料,却美味无比,还杂着浓郁的花香。那可是临水楼的招牌菜,连你这丫头一向不爱吃鱼的,也很喜欢芙蓉鱼汤呢。”

“这就是说,贵得有道理。”春荼蘼用力点头,“好,明儿我和爹一起去。咱们就赶在中午的饭点儿到,厚脸皮蹭吃就是。”

她说得耍赖,神情却俏皮,看得春大山心头软软,而她却也真想见见传说中的范阳两位奇女子之一的方娘子。等回屋后,她还特地叫过儿搬出衣箱里一匹料子,打算明天送给方娘子。

那料子是她的前身受重伤身死时,徐家心虚之下送的,看起来挺贵重。春荼蘼打着不要白不要之心,在替换了灵魂之后,阻止祖父一怒之下要还回去的意思,硬留下来。

这不,就用上了。

若她不张罗,她家那时时犯一下傻的老爹,说不定空手去道谢,上下嘴唇一碰,然后还大吃人家一顿。虽说熟不拘理吧,虽说方娘子为人豪爽吧,但到底是女人,还是哄着点好。

……

注:古代的仵作不指验尸,还会验伤和验身。事关妇女,有时候是产婆等人担当。有的仵作还有一定的医学知识。

赎铜,是大唐律法的一条重要内容,类似于现代法律的罚金。不算严惩的罪行,是可以以赎铜来抵折刑罚。

……………………………………………………………

………………………………………………………………

……………………66有话要说……………………

明天就有新案子啦,吼吼吼。

感谢朱砂黛玉、紫墨觅月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Chieh-Ching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梦霏花投的1张PK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