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爬了床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春荼蘼不懂古代首饰,但因为是父亲的一份心意,打开看了看,自然喜欢得不得了。而徐氏见那银簪虽不值什么,可是花样新奇,簪头上是一只小虫落在一朵莲花上,小虫的须子卷成两个小卷儿,颤颤巍巍的,看起来别致又俏皮。

她想到春大山有好东西只想着女儿,却不想着自己,不禁又怨恨了几分,恨不能春荼蘼立即消失,却没听到春大山说这是生辰礼。她这个当继母的,连继女的生辰都没留意,更忘记春大山之前动用私房银子,送过她那价值超过此银簪的玉镯子了。

说到底,她就是被老徐氏娇惯出的小家子气。嫁了男人,身为主母,不想着怎么操持这个家,而是把自己和春大山的家人放在对立的位置上,时时只想着争宠,不想爱家人,只想被宠爱着,所以才会诸多别扭。

晚饭后,春大山就回屋躺下了。一来是有了酒意,头晕晕的。二来这几日在牢里,精神压抑又紧张,体力消耗很大。三来,明天一早还要到军府去。虽说府中的上官们已经知道他为何缺席兵训,他自己也是要亲自去回报一下才行。顺道,他还得去谢谢临水楼的方娘子。

他这么倒霉,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人家方娘子一直不遗余力的帮忙。纵然两人平日里关系不错,这份人情却是欠下了。

还有,他心中搁着事,愁思之下,难免困意更盛。张五娘为什么要陷害他?之前居然特意设了局,显然是有目的的。若不是女儿机敏、善辩,他绝对是有嘴说不清。他甚至不记得见过张五娘,难道是他无意中招惹了什么人、什么事吗?他一时想不通,头大无比,直到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但临进入梦乡前,他还发誓绝不再让女儿做这种抛头露面上公堂的事。

而徐氏见春大山睡了,并没有在一边侍候,而是在外间点了灯,连忙的给娘家写信,叫老徐氏最近别再踏进春家的大门。小琴本来在一边侍候着笔墨,但眼睛总往内间飘,徐氏看得有气,干脆赶了小琴出去。

到底,春大山真发火的时候,徐氏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她心里倒也明白,她娘多事,看到春大山出狱,说不定又会借着送吃送喝的机会来指手画脚。她好不容易才嫁了这个男人,不能让娘闹出乱子来。

至于说她娘看到她的信会不会不高兴?老徐氏只有她一个女儿,气不了多久。等春荼蘼嫁了人,春大山的火气也会下去,春徐两家自然可以长来长往了。最好,再让娘给寻一户远点的人家给春荼蘼,只要条件够好,她再慢慢劝说说,春大山想必也不会不答应吧。

写完了信,想好明天一早就托人送回娘家,徐氏忍不住又伸手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春大山没有儿子,只要她能生出来,她就是春家的功臣,以后就会成为春大山心尖上的人了。春荼蘼到底是女儿,过几年嫁了人,她就能熬出头,所以就先忍忍吧。

她这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西屋里,过儿正从窗缝中看着东屋的烛火,还有窗纸上映着的徐氏身影,撇了撇嘴,不屑地道,“太太这是干吗?要做针线不会去小东屋和小琴凑一起啊。老爷好几天没睡好,才躺下,她还用烛火照着,能睡踏实嘛!”

春荼蘼心里也有点不乐意,虽然东屋的内外间有屏风相隔,到底睡眠的时候还是黑沉沉的才好,只是父亲房里的事,她当女儿的怎么好开口?但徐氏不怎么体贴,总归是个问题。

说起徐氏入门,那真是一部通俗剧。千百年来,这种剧情无数回的重复,却仍然狗血淋头。

春大山英雄气概,可英雄么,总跟救美两个字联系到一起。一年前春大山带几个人到涞水县公干,恰巧遇到徐氏上山进香,因为老徐氏爱显摆自家的富贵,所以,徐家人早就被人盯上了。七八个无赖冒充落草为寇的贼人先是劫了财,之后见还有色能奉送,就想顺手笑纳了。

春大山身为军官,哪能见之不理?为民除害的同时,也救了徐氏的清白。而他长相英伟魁梧,瞬间就俘获了徐氏的芳心。于是她再不理会老徐氏要帮她寻一门富贵好亲的想法,非要嫁给春大山不可。为此,母女两个闹得不可开交。徐氏虽然是个蔫巴人,说话办事从不会痛痛快快的,让人起火,偏对着她娘是又敢说又敢做。

可老徐氏也强势惯了,喜欢操纵别人,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救,在她看来,不过多谢几两银子就是。穷军户,小武官,所图也不过如此吧?她的女儿,是要嫁到高门富户里,去做正房太太的,哪能给个带着个女儿的鳏夫做填房?

不过她再有攀高枝的决心,也架不住女儿在此事上胆大妄为。事实上,谁也没注意到会咬人的狗果然不叫,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摆出大家闺秀样子的徐氏,居然夤夜里跑去春大山落脚的客栈……那个……爬了床。

偏春大山当天办好了公务事,心情愉快之下喝了不少酒,意志薄弱。而他是正常而身体健康的成年男人,再加上他当了鳏夫十几年,洁身自好,从不在外面胡来,实在是憋得狠了。于是,他犯了男人们经常会犯的错误……

老徐氏看到女儿自主自动的成为了人家的人,除了嫁给春大山外再无他法,气得差点吐血三升。她感觉被算计了,根本忽略是她的好女儿很没有廉耻地阴了别人,所以从筹办婚事到正式婚娶之后,总对春家诸多挑剔和不满。骨子里,还总觉得女儿下嫁了,对春家很是轻蔑。她却不想想,徐家是商户,社会地位也没多高。但春家虽是军户,到底春大山是武官,将来若有军功,经兵部尚书批准,是可以脱户,转为良籍的。

后来,又因为春荼蘼的穿越事件,春大山放出狠话说,如果女儿有个三长两短,就要休了徐氏。徐氏惊吓之中,小产了。

要知道,当时她是身上不爽利,才带着春荼蘼的前身回的娘家啊,居然没找大夫看看,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有了身孕。其实那孩子没了,谁知道是不是她恰好吃坏了东西,早就落下隐了患呢?最后却连带着春大山心疼好不容易才有的孩子,又对她很是愧疚。

其实这些秘事,本不该春荼蘼一个未嫁的小姑娘知道,但老徐氏闹腾的时候,很有些不顾脸面,虽然对外封口,但却不断责备敲打春大山,好像那是多么光荣的事,也不管她自己痛快了嘴,却让她女儿在春家抬得起头来吗?但若非有这个把柄,春荼蘼今天也拿捏不住她。

这,就是所谓因果吧。

“别管东屋的事了,说说,跟老周叔打听到什么了?”春荼蘼换了个话题,“你刚才饭都没好好吃,想必问个仔细吧?”

过儿到底年幼,立即就转移了注意力,眉飞色舞的道,“老周叔说,幸好小姐没有亲自去接老爷,不然,指不定就给人拦在外头了。小姐代父申冤的事,已经传得全县皆知,今天县大人审第三堂,看审的人把衙门的入口都堵死了呢。太太和小琴就没敢下车,还拉着老周头保护她们。”说到这儿,过儿啐了一口,“自从她们进了春家门,什么都抢,连风头也抢。”

春荼蘼心情复杂,但确实有点冒汗。

能出名,对一个讼师来说是好事。而且,也意味着她一出手就是巨大成功。可是……她祖父和父亲是不会允许她继续当讼师的,那么这名声就可能是坏事了。

“奴婢一听老周叔这样说,立即明白奴婢去找孙秀才要定金银子时,他说话为什么那样酸溜溜的惹人厌烦了。”过儿继续说,一脸的骄傲,都不忍心让人打断她,“小姐不知,当时那孙秀才还银子倒还痛快,只是一个劲儿套奴婢的话,问奴婢,是不是欧阳主典告诉了小姐什么案子的关窍。他不相信是小姐为老爷打赢了这场官司,说小姐必有高人指导。切,他以为没有他不行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小姐就比他强好多。有这么……这么大!”过儿尽力伸开纤细的双臂,表示自家小姐有多强大。那可爱的样子,逗得春荼蘼很想笑,心头却软软的。

“堂上呢,是什么情况?”她问。

“张五娘认了罪。”过儿咬着小牙道,“但张糊涂问她,为什么要陷害老爷时,她却什么也不说。张糊涂要动刑,结果她当堂晕了过去,请了仵作来看,她居然有了……身孕!”说到最后两个字,就算过儿一向泼辣改言,也不禁红了脸,声音更是低了下去。

毕竟,张五娘是寡妇,怎么会怀孕?

春荼蘼皱紧了眉,一个念头敏锐的闪过脑海:难道,张五娘的身孕,与她陷害春大山有关吗?她当然不怀疑自家老爹经手了这个孩子,但,其中有什么情况是被她忽略的呢?

……………………………………

……………………………………

……………66有话要说…………

总算没有食言,在午夜前更新上了,没有断更。

呼。

天津北京大雪,66顶风冒雪,两天跑了个来回,累得半死。所以明天申请中午12点左右更新,怕早上爬不起来。呵呵,对不起大家啦。你们对我最好了。

感谢Sonia220打赏的金光闪闪的财神钱罐

感谢悠歌行打赏的桃花扇,然后又是一只香囊

感谢朽木琉璃、擦身而过9868打赏的香囊

感谢梦霏花连续两天打赏的两张平安符

感谢gsdgsgsgsgsg、Chieh-Ching、右草脱衣人、PDXW打赏的平安符

PK票从957分到988分,不管是哪位朋友投的,真心感谢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