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穿越的原因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晚饭后,春荼蘼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窝在已经焐热的被窝里的时候,才感觉疲惫。

这是精神紧绷后骤然放松的反应,也是因为这个身子漂亮是漂亮,萝莉也很萝莉,但体力和素质可不怎么样。

要锻炼,必须的。

秉承勤俭持家的方针,为了节省灯火,过儿就坐在春荼蘼的脚边做针线。才十三岁的小丫头,一手女红就非常出色了,绣花、缝衣、做鞋,样样做得又快又好,春荼蘼的贴身衣服和全家人的鞋袜是她一手包办。

以前是个什么情况,春荼蘼不知道,但现在她只知道阻拦无效,干脆把油灯放远些,然后在小炕桌上放着两个烛台,点上蜡烛,这样又明亮,又能远离灯油的烟熏火燎味。虽然蜡烛比灯油贵不少,但春家有砸锅卖铁也要让春荼蘼过舒服日子的习惯,所以她以看书怕伤眼睛为借口,倒没有人有异议。

再说,春家到底是公务员和军官之家,也不是用不起的。只是春青阳总恨不能给儿孙留下钱财傍身,家中储蓄当然越多越好,所以平日过日子比较俭省罢了。

只是过儿今天明显不在状态,一个荷包才绣了没几针就扎了手,发出咝的一声。

“怎么了?”春荼蘼关欠起身子。

过儿摇摇头,把手指放进嘴里吮,转眼看到春荼蘼手中那册《大唐律》,不禁想起今天在公堂上的事,赞叹道,“小姐,您今天在公堂上真是了不起哪。您说的那些话,让李二和张五娘都听愣了的,就是这本书里写的吗?”

春荼蘼放下书道,“是啊。你家小姐我厉害吧?你要学吗?我教你呀。”过儿识字,但是不多,而且不会写。

果然,过儿急急摆摆手道,“奴婢可不喜欢读书识字,每当看到小姐捧着书,一看就是半天,连个姿势都不换,纳闷得很呢,这得多闷啊。”

春荼蘼笑了,这就是所谓兴趣和爱好吧。她就是喜欢法律的东西,如果要她去绣花,她才觉得像上刀山、下油锅那么难呢。只可惜这本《大唐律》残破不全,还是她养病时,哀求祖父找欧阳主典借的。但借的东西总要还,她以后就算再不上公堂,也还是渴望有一套完整的、属于自己的,随时可以拿来看看的《大唐律》。

这年代的书籍是奢侈品,这种事关国家律法的书就更贵,只有有特殊许可的大书局才能刻印出版,而且极为稀少。虽说她手里有一笔亲娘白氏的嫁妆出息,也就是临水楼的租金,约有小两百两,春氏父子也言明归她使用的,但大宗支出,还是要和长辈说一下。想来整套的《大唐律》,怎么也得有个几十、上百两才买得到。对春家这种小门小户而言,实在是太贵了。她估摸着,春氏父子未必同意。

想到这儿,她不禁暗叹:得想办法赚钱哪。可是她除了擅长打官司,别的优点不突出,更水用民生民计方面了,可以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不能像人家其他穿越女,做个香皂什么的,也不能开酒楼,因为她不会做饭。若她做讼师,她有绝对信心,能比那个黑心且不守信用的孙秀才赚得多得多,但祖父和父亲是绝对不会点头答应的。

一念及此,她有点沮丧,但随即想起一件事,“我想起来了过儿,孙秀才还拿了咱们五两银子的定金呢。他收了银子却不办事,还差点坏事,明天你和小九哥过去,让他把银子怎么吞的,再怎么给我吐出来!”

“放心吧小姐。”过儿握紧小拳头,“有奴婢在,谁也别想贪咱家一个铜钱!”

看着过儿咬牙切齿的样儿,春荼蘼忍不住捏她鼓得圆圆的腮帮子,又顺手咯吱她,主仆二人嘻嘻哈哈的笑了一场。但片刻后,过儿却又叹了一口气。

“又怎么啦?小小年纪,总是唉声叹气可不好,有什么愁事啊?”春荼蘼笑问。

“奴婢发愁的事明天就到了。”过儿赌气似的,拿着针在还没有完工的荷包上乱戳,好像眼里看到的是一张讨厌的脸一样,“算算时间,亲家老太太明天就能登门。她一来,咱家就得鸡犬不宁。说起来都要怪太太不好,平时不招惹那位,她还时不时来指手画脚呢,现在她应了求,就像逮到理似的,还不得把咱家改成徐姓才快意吗?她自个儿当初招的上门女婿,结果没生出儿子,只这么一个女儿,恨不能老爷也去入赘呢。”

春荼蘼听过儿这么说,心情也坏了起来。之前她对徐氏说派人去拦徐家老太太,也是不想让这种事儿妈来家里。只是徐氏没理会,她又琢磨着人已经在半路上了,没有半路给劝回去的道理,也就没再深究,可细想想,还真是头大。偏徐氏也好,徐氏的娘老徐氏也好,全是她的长辈。在这个年代,孝之一字压过来,在自家爹和祖父不在家的情况下,她还真不好反抗。

“算了,明天是二十一号,后天二十二号,我爹就被放出来了。到时候女婿在,而且我爹才娶了太太不到一年,也不是成亲几十年的老女婿了,她当岳母的也不好住下,至不过一天的事,忍忍熬熬就过去了。”春荼蘼烦恼了片刻,安慰过儿,也是安慰自己道,“不然,我装病好了,你又得在屋里侍候我,那我们就不用出门应付她了。”

“嗯,这个好。”过儿点头,“反正老爷也没事了,太太跟亲家老太太一说,她安了心,就不会再来烦小姐了。就说……上回因她而起的病还没好利索,看她有没有脸非要小姐去拜见她不可。就看不得她的样子,装谁家的老太太啊,仗着辈份儿而已,呸!”

春荼蘼叹了口气,她本是伶牙俐齿的人,却不知说什么好。

按理,她该感谢老徐氏,若没有这位中年妇女多事,逼死了原本的春荼蘼,她也没机会重生一场,弥补前生做的恶,以及失去的亲情。

事情源于今年六月,徐氏苦夏,身上又不爽利,忽然思念起娘家来。春大山虽然不是怕老婆的人,但对徐氏很迁就,也有一份内疚在,于是就答应她回娘家住些日子。其实这样也就罢了,偏徐氏多事,也可能是为了显示继母对她这个前房女儿的关爱,非要带春荼蘼也去住上几天,只当散散心。

春荼蘼本不愿意,奈何性子软,不善于拒绝,而巧在那时过儿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病,春大山怕过了病气给女儿,也点了头。哪成想到了涞水县徐家,老徐氏就撺掇要给春荼蘼议亲。其实老徐氏只是继外祖母,人家父亲祖父俱在,还轮不到她来做主,但徐氏占着母亲的名分,看似很有些意动。

而原本的春荼蘼被春氏父子娇养得天真纯良,不谙世事,身边又是徐家的丫头侍候,没人帮她传递消息或者拿主意,偷听到这事后就吓坏了,居然趁着逛集市的机会甩了身边侍候的婆子,一个人跑回范阳县。

她一个娇小姐,还不到十四岁,哪里认得路,慌乱间迷在山里,足足一天一夜,还淋了一场大雨。惊恐与饥饿令这个小姑娘滚下了山坡,又撞了头,结果香消玉殒。活过来的,正是现在的春荼蘼。

当时,得了信儿的春青阳和春大山都要急疯了。虽不知道女儿为什么要自己跑回来,想来到底是徐家没照顾好,所以春大山扬言,如果女儿醒不过来,立即就要休妻。徐氏心伤愤怒之下,好不容易怀的胎没能保住,这也是之后春大山对徐氏的愧疚更深一分的原因。

春荼蘼醒来后,并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但唯独这一段是有印象的。她脑海里闪过一段画面,是老徐氏对女儿说,“你那相公疼闺女疼得像眼珠子似的,就算你生下孩子,也得排在第二。就连你,他正正经经娶回的填房正妻,也不越过他闺女去。更别说春青阳个老东西,恨不得把心都挖出来给孙女吃了。好在那丫头年纪不小,可以议亲了,干脆远远的嫁出去,嫁得越远超好,最好是南边,最多不过多贴几两银子的嫁妆。不是我看不起人,春家把家底都贴出去也没多少。可往后,春家就轮到你作主啦,娘给你什么,也不用担心你耳根子软,手又松,让春大山把好东西都给糊弄到他闺女那儿。”

不过这事,她闷在了肚子里。一来,她才重生,很多情况、很多人都搞不清楚。二来,自从她看到春大山的第一眼,那前世今生父亲的脸,心就软了,不想破坏他的生活。反正徐氏是个没成算、没主见的,为人也没有多坏,只要以后想办法摆脱了老徐氏的控制,日子还是可以平稳的过下去的。

春大山已经死了一个老婆,如果再休妻一名,或者和离一次,他以后还怎么成家?好人家的女儿是不愿意嫁过来的。难不成让父亲孤独终老吗?她是现代灵魂,有现代意识,知道儿女再好,也替代不了伴侣的作用。

……………………………………

……………………………………

……………66有话要说…………

感谢Chieh-Ching、朱砂青黛、Sonia220打赏的香囊

感谢朽木琉璃、wing066、明明宝宝疙瘩、zhangaiyu33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锦衣夜行蒙面墨镜人投的50张PK票

感谢冷霄楼投的50张Pk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