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对推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张五娘这番话,是有证人证明的。她那两处房舍的承租人,证明她当天早上确实去收了租银。而邻居李二,更是关键中的关键。是他,英雄救美,还用洗衣槌打昏了春大山。

而春大山辩称,“九月十八日早上,我去了镇上万和银楼,给女儿打了一只银簪子,因为想早点回去,所以抄近路,走了飘香居后面的胡同。可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小贼,抢了我的钱袋和簪子就跑,我一直追到一处院子里。那小贼突然不见了,就见这女人扑过来。”他也很确定的指着张五娘,“拉扯之间,我后脑子一疼,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已经上了枷。”

对于张五娘的供词和春大山的口述,春荼蘼非常熟悉,都能背下来了。她只能说,如果坐着听听,还挺像那么回事的。陷害春大山的人,可以说下了不少本钱,考虑得也算细致。但这些内容在她这种律政强人的眼里几乎漏洞百出,何况她还现场调查过。

但是,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样的仇怨,促使那个人做出此等无耻行径呢?

“堂下春家女,你既然要代父申冤,在如此确凿证据下,可有什么话好讲?”听完双方的陈述,张宏图问春荼蘼。

春荼蘼从容上前,像男人那样深施一礼,朗声道,“大人明鉴,民女有几个疑点,要问问原告和证人。”

原告张五娘正在堂上,证人李二和另两名租屋的证人都在堂下候着。对租屋的证人,她没有什么异议,李二却必须要细细盘问才行。就是她找的证人,希望小九哥快点把人带上来。至少能来一两个,把此案拖到第三堂,保证今天春大山不被用刑。

心念至此,就看向父亲。就见春大山面色挣扎、焦虑、几度欲言又止。春荼蘼知道父亲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她。但刚才她的话说得直戳春大山的心窝子,春大山张了半天嘴,也没说出让她快快离开公堂,不要管他的话。

女儿说得对,他不清白,女儿还有什么名声、未来?父亲年纪渐大,若没他在身边,以后又该怎么办呢?他不懂刑律,却也明白虽然人家告的他强*奸未遂,可他是军户军籍,对方是良民,地位的差异会加重判罚的。他又不傻,既然有人陷害,那么他服刑期间,谁知道会出什么意外,会不会让他把命搭在里面呢?

所以,他必须证明自己无罪。可是看到讼师没有来,他的心都沉下去了。现在女儿要代他申冤,其实他并不相信一个小姑娘能做什么。但女儿的眼神却充满着一种力量,让他居然相信一定会没事的。

“你且问来。”张宏图望着堂上那苗条的身影,心中有本能的不屑,“不过本官提醒你,若言之无物,胡搅蛮缠,本官可是会判你蔑视公堂的。依律例,妇人犯法,罪坐家主。你犯的罪过,会罚在你父之身,你可要想好了。若此时退出,本官念你一片孝心,尚来得及。”

生平最恨的就是株连!春荼蘼心话说。可是,这样小的案子对她而言是手到擒来,又怎么会输掉,以致害了自家老爹?这点自信,身为穿越女,现代人,优势还是很有的。

于是春荼蘼上前一步,再度深施一礼,摆出感激涕零的样子,“多谢大人关爱,但民女坚信父亲是被冤枉的。所谓纸包不住火,世上没有完美的犯罪,总会有破绽露出来。大人目光如炬,待民女一问,您自然就明白了。”

她转向张五娘,突然一笑。

她的模样生就甜美讨喜,眼神清澈透明,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唇角边还有个小小的梨涡。用现代的词汇讲,那是相当的会卖萌。可这一笑,不知为什么,张五娘突然一哆嗦,好像整个人都被看穿了似的。春荼蘼那灵动的眼神好像对她说:别装了,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于是她本来心中笃定,却忽然就不安起来。

一边的春大山看到这情景,犹豫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他这女儿,与众不同,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难道是三个月前摔那一跤,病那一场,终于开窍了?

春荼蘼从袖中拿出新誊写的诉状,走到副座那边,毕恭毕敬的交给欧阳主典。欧阳主典打开后略看了几眼,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立即转呈张宏图。

这边,春荼蘼已经开口,进入“对推”,也就是犯人互相质问的阶段。在现代,是由双方律师进行的,在古代,是由告诉者、犯人,或者代讼者进行。

但凡案件,都脱不了五个W的范围……时间(when)、地点(where)、谁(who)、做了什么(what)、为什么(why)?再加上下H(how),就是怎么做的这几大要素。

而法庭辩论的技巧也有很多种,春荼蘼今天打算用以退为进的方法,先假设张五娘说的是实话,再从她所谓的实话中,推论出多种不可能之处,暴露疑点和错误。这样,反而会更让人觉得原告说的是假话,是在陷害春大山。尤其面对张宏图这个张糊涂,让他自己想明白了,比直接对抗要强。不然他为了自个儿的面子使绊子,就会造成她申辩的困难度。

“张五娘,我且问你,你说九月十八巳时中事发。那么,巳时中是指你收租银的时间,是你走在街上的时间,还是我爹追到你家院子的时间?”春荼蘼问。

这是个陷阱问题。

张五娘一愣,没想到春荼蘼问得这么细致,脱口而出道,“是……追到我院子的时间。”

“其实没差啦。”春荼蘼笑得像只小狐狸,“你出租的屋舍距你家只有一条街,你去收了租银,走回家,再磨蹭也不过一刻。所以巳时中只是估计的时间而已,毕竟,谁也不能去看土圭对不对?但是,你确认时间是没错的,对吧?”

张五娘惊疑地答,“对。”

“那么,你是直接回家了呢,还是在街上逗留?”

“我是一个寡妇,哪能在外面招摇,自然是立刻归家。”

“所以我奇怪啊,短短的一刻时间,我爹恰巧就遇到了你,迷得神魂颠倒,然后就对你百般调戏,最后又追进你家,欲行非礼,好像很赶啊。”

噗!旁边一个衙役不小心乐了出来。不过,在张宏图严厉的目光扫射过来后,死死忍住。

张五娘倒也奸滑,反驳道,“禽兽之人,哪能以常理度之?”

“问题是,我爹在万和楼打了首饰,为抄近路,巳时中路过了飘香居后面的胡同。本镇的人谁不知道,飘香居的位置离张家颇远,要走上两刻时间才到。试问,我爹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两处地方?”说完,春荼蘼又转向张宏图,“大人,关于这一时间证据,民女也有人证。飘香居每天巳时中都会出第一炉有名的荷花酥,九月十八那天,店中的小伙计到后面的胡同倒泔水,差点泼到我爹脚上,所以记得清楚。还有,万和楼的掌柜,可以证明我爹确实前些日子订了一根簪子,约定于九月十八日上午去取。”

张宏图看了看诉状下面,罗列的证人名单,疑惑地问,“可是春大山说,在飘香居后面的胡同里,有一个小贼抢了他的钱袋和簪子,他一直追过去,这才进了张五娘的院子呀。如果用跑的,春大山身高体壮,一刻之内也是到得了的吧?”

“正是呢,大人英明。”春荼蘼毫不脸红的拍马屁,“昨天我还特意实验了一回,用跑的完全可以。只是……必须跑得飞快,到案发地点,人基本上累得快趴下了。试问,一个人连气也喘不过来,如何要调戏妇女,并意图奸*淫?”

堂上男人居多,一听这个问题,全体愣住了。是啊,就算再好色的男人,在那种时候也没有那种闲心吧?就算有闲心,也没力气了。

“这是时间上的疑点,此其一。”春荼蘼伸出左手食指。

她的手嫩白嫩白,手指柔软又纤细,但就这一根手指,却不容人忽略。开始时,包括欧阳主典在内的所有县衙公务人员,都不相信春荼蘼会问出花来,可现在,却突然有了不同看法。

“其二,是地点。”她继续说下去,“张五娘的家在甘草街,那边住的都是贫苦人,每天辰时初刻一过,男人女人们都要去做工,只留部分女人、老人和孩子在家,或操持家务,或关门闭户。诬陷我爹的人,选了这个地方,不是太巧了点吗?那时候,街上无人,不可能有其他有力人证。可偏偏,李二就看到了整个过程。他是闲的,还是早等在那儿?再者,那条路不是我爹回家的必经之路。他为什么会去那里?”

“不是说追贼吗?”张宏图插嘴。

“就是说,我爹所说的是真的,他确实是为追贼而去。”春荼蘼正等着这句话呢,于是马上抓住话尾,随后一指张五娘,“而不是这个女人说的,闲逛到那里,见色起意!此为疑点之二。疑点之三,就是证人李二。求大人传李二上堂。”

…………………………………………

…………………………………………

………………66有话要说……………

你们没把章节名想歪吧,坏银们。只是古代法律术语,哈哈。

感谢锦衣夜行蒙面墨镜人打赏的又一只金光闪闪的财神我罐和投的又50张PK票

感谢Sonia220打赏的香囊和投的两张PK票

感谢快乐的小麻雀打赏煌香囊和一张PK票

感谢Chieh-Ching、九耀之光、lillian00、mimi001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小院子投的三张PK票

顺便说一句,从明天开始,每天准时在上午十点左右更新,一天一章,大家别嫌弃慢,上架后会争取快些的。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