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小样的,跟我斗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小姐,怎么办?”过儿急得真跺脚,“现在请讼师也来不及了!还有一刻就要过堂,老爷要是不招,是会被动刑的啊。”

春荼蘼把心一横,吩咐道,“刚来的时候,我看衙门外有摆摊代写家书的人。”说着从袖袋里摸出一张纸,“昨夜我闲来无事,也试着写了诉状,今天幸好带在了身上。你立即过去,请人誊写一份儿。拿五十文钱给人家,终归是够的。”

在衙门前摆摊的,都是识字的,或者有小小功名,却没有固定事做的人。这些人做的生意之中,其实也有代写诉状这一项。可因为他们只按照委托人说的写,算是纪录,对案件没有帮助,没有切实参与了诉讼过程,因而收费才三十文,实在没钱又不识字的人才会请他们。

过儿忙忙地跑出去,春荼蘼又转向小九哥,正色道,“麻烦小九哥跑一趟,把昨天咱们找到的证人都给叫到县衙候着。就说如果肯来帮助,只要说出实话,我春家必有厚报。倘若不肯……你就好言相求。死活说不通的话……”春荼蘼咬了咬牙,“就告诉他们,《大唐律》中有规定,证不言情或者知情不报,也是有罪的。我爹若被人陷害入狱,我春荼蘼一个小女子,也没什么情面道义好讲,不介意把他们全咬出来!”

威逼利诱这种事,她做起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不过当然,不撕破脸最好。而为了救出春大山,她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何况这只是让证人实话实说而已,又不用昧着良心。

“春小姐,您放心吧。”小九哥应了一声,转眼就跑得不见人影。

春荼蘼闭上眼睛,又缓慢张开,望着秋日晴朗的天空,坚定心念。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有天意,还是女人的第六感?正因为她莫名其妙的不安,才会也写了状纸,现在不至于因没有诉状而被县令打出来。而若她还是原来的春荼蘼,春大山也同样没有人能搭救。

既然靠山山倒,靠水水干,那么,这青天之下,她靠自己!

“轮到你们了。”约莫一刻后,差役前来通传。

恰好,过儿满头大汗的跑了来。春荼蘼打开一看,状纸上的字清晰明了,虽然带着急切的感觉,却比她自己写的强多了,至少不会让阅状的县令产生反感。

“快点!难道要让大人等你等小民吗?”差役又催。

春荼蘼深吸一口气,坚定的迈开步子,首次走进了大唐的公堂!

一瞬间,时光仿佛交错混乱,恍惚中,她好像有身在现代,第一次以律师的身份走进法庭的感觉:有紧张,有期待,也有一种略带嗜血的兴奋。那是她的舞台,不以武力和兵法,而是以智慧和唇枪舌剑取胜。但,其凶残性,不亚于真正的战场。虽然没到一言生,一言死的地步,但绝对可以左右别人以及自己的人生道路。

她喜欢做律师,但重生以来,为了父亲和祖父,她本打算安安分分当一个小户千金,不损坏名声,谨守着本分,将来平静的嫁人生子,只要让她重新拥有和守护亲情就好。即便是春大山惹了官司,她明明可以自己上,却仍然求助于人。

可是,命运似乎是一只看不见的、巨大的、无法抗拒的手,各种巧合与形势,把她逼迫到墙角,又把她推向了某条预定的路上。她有一种预感,就算她不是以讼师,而是以女儿的身份为父申冤,她安静的生活还是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她一点也不后悔,反而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只担心父亲和祖父要伤心了。

但,事到如今,她没有办法。

又深吸一口气,她穿过公堂的大门,那上联是:仁义礼智信,下联是:恭宽信敏俭的沉重大门,仰头看到公堂上方的“清正廉明”牌匾。她不害怕,而是隐约中斗志昂扬,仿佛血管里的第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小样的,跟我斗?必叫你输得心服口服!来吧!

公堂上,两班衙役已经站好。堂下,分左右站着两个人。右边的是张五娘,一脸正气贞洁的模样,好像一朵无辜的小白花。左边的是春大山,脊背挺得笔直,身影如山岳,满身都表达着一种意思:不管你怎么说,老子就是没做过!

只是当春大山看到自家女儿走上堂来,不禁惊得张大嘴巴。听审是在堂外,也就是不能迈过公堂那足有一尺多高的门槛。而且除非很轰动的大案,平时是没什么人特别来听审的,堵在门口的人,不是才刚刚审结案子的事主,就是等候自己的案子过堂的。

女儿不是说要请个讼师吗?怎么讼师没来,就女儿带着小丫头过儿来了?

“荼蘼,你这是……”话还没说完,后衙传来三声梆响。

三梆一传,说明县大人就要来审案了,诉讼当事人除非有功名的,必须全体下跪,包括身有九品下阶官衔的春大山在内。

“爹,别问为什么,就信女儿一回,容女儿任性一回。”春荼蘼凑上前,低声道,“您只要想着一件事,如果您不能当堂释放,女儿有再好的名声也没用。爹不在,谁给祖父养老?女儿受了欺侮,又有谁给女儿撑腰?所以今天不管发生什么,爹的清白才是最重要的!切记!”

话音才落,大堂门口值班的衙役擂响堂鼓,而两班衙役则拉长了调子齐声高喊,“升……堂……!”县大人张宏图就在这气势的烘托下,慢慢踱进大堂,在公座上入座。

春荼蘼连忙后退几步,老老实实跪下。过儿就跪在她身边,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微微颤抖着。春荼蘼悄悄伸出手,紧紧握了过儿的小手一下,安抚。

“堂下何人?”张宏图大约五十出头,年纪不算老,但是有点糟。他这个岁数还坐在知县的位置上,显然仕途无望了,于是脸上就带着点不耐烦的神气。

听春大山和张五娘自报了姓名,张宏图的目光落在了春荼蘼身上,“你又是何人?”

“禀大人,民女是春大山的独生女儿,今日前来,代父申冤。”春荼蘼声音清朗地说。

陪审的欧阳主典坐在公座下首,也就是影视剧中师爷们坐的位置。见到春荼蘼的一刻,他也有些惊讶,因为他以为会是孙秀才受请,前来代讼,没想到这小丫头自己来的,觉得她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同时,又有几分讶然和好奇。普通的小姑娘,遇到这样的阵势,就算不吓得惊慌失措,也不可能如此坦然镇静,她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胸有成竹。

应该……是第一种吧?可是她这么托大,春大山的案子是没指望了。

“小姑娘家家的,胆敢来扰乱公堂?来人,给我轰出去!”张宏图怒道。

春荼蘼吓了一跳,这个郁闷啊,连忙强调,“大人,民女是代父申冤来的!”

“你家没有男人吗?”张宏图更加不耐烦了,“就算我大唐律法规定,准许家属代讼,也不该你一个小丫头前来。叫你家男人出来主事!”

“回大人,我祖父出公差在外,暂时回不了家。我父亲正在堂上,被恶妇诬告,家里确实再无男子。孝字当头之下,民女虽知这般抛头露面,实在有碍名声,但也只好勉力为之,请大人成全!”春荼蘼一个头,规规矩矩磕在地上,但是半点没有用力。

她磕头下跪,是因为这里的规矩、礼仪,可不是真心要这么做,所以意思意思就完了,表面看着真诚,私下傻了才对自己这么狠。而她干脆把孝字抬出来,抄了张糊涂的后路。

这个异时空大唐,与中国古代的大唐一样,孝字非常重要。不孝是大罪,可以和谋反那样的重罪并列的。她高高打着孝字旗,不信张糊涂敢多废话。

果然,张宏图听她这么说,情不自禁地望了欧阳主典一眼,见了欧阳主典微微点头,一拍惊堂木道,“念你一片孝心,本县准了,起来说话。”

春荼蘼暗舒口气,感觉身边的过儿都快瘫坐在地上了。而这时,外面候审的人及家眷,总共有十几来口子,见到代父申冤的新鲜事,都渐渐围了过来。在他们后面,又走过来几个穿军服的人,明显是折冲府的,也好奇的站在门外。

接下来是例行程序,双方陈述案情。每一堂都要如此,不断重复。一来让头次听审的人明白。二来让县令重温案情,以便回忆。三来也是为防止诈伪之言。要知道,谎言多说几遍就容易出错。于此案,由原告张五娘先陈情。

“民妇丈夫早亡,尚幸亡夫留下屋舍两处,供小妇人收租度日。九月十八巳时中(早上十点),民妇收了租银,匆匆往家走。哪成想在半路遇到这恶徒……”恨恨的指着春大山,“不知为何,他上前百般调戏。民妇气弱胆小,拼力摆脱纠缠,逃回家中。可是他竟然跟踪而至,趁民女尚未来得及关院门,就强行闯入,之后反锁院门,欲行非礼。民妇不从,高声叫喊,又奋力挣扎。所幸邻居李二哥发觉,进得院来,把这恶徒打晕了送官。”

………………………………………

………………………………………

……………66有话要说……………

内个,强烈求推荐票!!

如果有五百字以上的评,记得一定要放在长评里哦。

感谢狐狸精的死党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朱砂青黛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樱花雨梨花泪,谁也谁相随投的两张PK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