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措手不及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这年代不讲人权,奴隶就是主人的私人财物,连户籍都挂在主家下面。可春氏父子是难得的好心人,对老周头和过儿非常好。月钱嘛,家里富余就多给,窘迫时就少给。老周头和过儿从来没有怨言,毕竟对于他们这样像牲口一样贩卖的奴仆而言,只要管吃管住就行。若遇到好主家,就是上天的恩德了。

但不管过穷日子还是富日子,春氏父子都坚持不动白氏的嫁妆,说以后全留给春荼蘼。所以徐氏的娘根本就是杞人忧天,总怕春家贪了女儿的嫁妆,所以陪送了一大堆个头大,但不值钱的物件。至于女儿的私房和日常花度,是她每月派人送到徐氏手上,还不断嘱咐:这银子自个儿花,别给别人。哪怕是自己的相公和公爹也不行。小家子气十足,真真极品。其实春家父子虽然不是有钱人,眼界却高,为人立身又正,哪会靠徐家的嫁妆生活?

甩甩头,把春家这堆烂事抛开,春荼蘼好好把案情在心里重演了一遍。第二天一早,仍然是男装胡服,由小九哥当车夫,过儿陪着,一起到镇上走访调查。她的行为引起了过儿和小九哥的强烈好奇,但这两个都是机灵能言的,问事寻人,倒省了春荼蘼不少事。

后晌的时候,春荼蘼才找到了孙秀才的家,一个两进的小院。与普通民宅不同的是,孙家第一进不仅用作下人房,还有间外书房,他们到的时候,正看到一个满面愁苦的老者,千恩万谢的从外书房出来,边走,边把一张诉状小心翼翼的放在怀里。

“春小姐,刚才在咱们吃中饭的时候,我找人打听过了。”小九哥低声道,“这个孙秀才不像别的给人写状纸和书信的那样在街上摆摊,是在家坐候的,写一张诉状要一两银子,若要代为上堂应诉,价钱另定,而且不能还价。”

“这么贵!”过儿瞪大了眼睛。“一两银,相当于我家老爷一个月的俸禄了,这还只是写两张破纸而已。难道,他一个字就值十几二十文钱吗?”

“据说,在打官司这事上,孙秀才名气很大,连临近几个州县的人也特意远道而来找他写状子呢。想必,物有所值吧。”

“那他不是发财了?”过儿惊讶,“没想到当讼师这样有前途,比坐官也不差嘛。”

“可不是。”小九哥也咋舌,“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孙秀才之前只是个连屋住都没有的穷酸,吃了上顿没下顿,在赢过几个大案后,连娶了两房妻妾。你可别看这院子小,人家属螃蟹的,肉在骨头缝儿里,在城外正经买了地,有庄子呢。”

过儿瞠目结舌,一边的春荼蘼笑笑,为自己曾经是一名现代律师,莫名的产生了自豪感。

状纸,识字的人就能写,毕竟是有相应格式的。但若要写得好,那就难了。一般来说,必须写清名当事人姓名,所告事由,具体的事实,以及要达到的诉讼要求。在状纸下方,还要罗列证人、证据,比现代的诉讼文书还要复杂些。能写出这样诉状的人,要求熟知大唐律,文笔好,表达能力强,逻辑条理清晰,字迹优秀,还要有相应的说服力。看起来,孙秀才之前可下了少苦功。

向官府投诉状称为下牒,由主典先过目,决定是否受理。受理之后,对于一般性的案子而言,只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并附上律法中的处罚条款,主典仔细读过,会直接书面给予审判意见。然后叫来当事人,当堂问几句就读鞫了,就是宣告判词。

若有不服,三个月内允许乞鞫,也就是请求复讯。比较大的案子,县令才会过目相应的文书,或者亲审,还必须审足三堂。从这一点上看,诉状写得好坏,那是非常非常的重要。

而且古代的下层百姓,识字的都不多,更不用说具备以上要求了,所以过儿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对:做讼师真的是很有前途,物以稀为贵嘛。可惜讼师地位低下,在人们眼中属于恶棍一类,除非惹了官非,不然谁也不愿意接触。也就是说,讼师做好了确实能赚大钱,但名声这种东西,基本上就别想要了。若得罪了官府,以后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不过,这个孙秀才确实是乱收费,简直像是蚂蝗一样,咬一口就要吸足了血。这对于下层百姓而言,诉讼的成本实在太高,打一场官司确实要倾家荡产。如果找个识字的人,随便写写诉状,输了官司就损失更大了。

快速简洁的向过儿和小九哥解释了几句,这两个家伙先是惊叹做讼师的难度和重要性,接着就对春荼蘼流露出了崇拜的意思。养在闺中的娇小姐,居然懂得这么多,怎么能不让人佩服到死呢。待到孙家的仆人把他们三人请进屋,孙秀才听了春荼蘼的叙述,开出上堂代讼的价钱是三十两,预付五两时,过儿虽然肉疼那相当于临水楼一年的房租,小九哥虽然暗暗吃惊,表面上却都还平静,没有失恋,倒让孙秀才有点刮目相看了。

这孙秀才三十来岁,中等身量,白净清瘦,本来也算是斯文文雅的模样,但眼珠子上总像包着一层流动的水似的,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精明感觉。

“咱们的县衙逢单放告,逢双听审。不过早衙处理日常公务,晚衙才讯问案件,但当天告示牌上会写明具体时辰。春小姐明日一早就派人去盯着,下午按时到达,就在县衙里面的大照壁处等我。”孙秀才收起这时节根本用不着的折扇,“这个案子陷害之意明显,但情况又比较复杂,我要斟酌一下才能下笔写状,明日上堂才带去。”

“先生不听听我对本案的看法吗?”春荼蘼急忙道,“之前,我们也是调查了一番,确有诸多疑点。”自信满满是好事,但她虽然还不熟悉大唐的公堂,却知道再优秀的律师,也要事先做详尽而认真的准备才行。

“不巧,我有些急事,必须马上处理。”孙秀才有些为难地站起来说,斟酌道,“不然这样吧。请小姐把疑点先写下来,我叫人侍候纸笔。等我回来,自然细细揣摩。”

时间短,任务重,讼师又有其他事,也只好这么办了。

春荼蘼应下,在孙秀才走后,坐在书房中足写了一个多时辰。一来,事无巨细,都要写明白了。二,她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技能自然也没得到传承。虽然神奇的会说这里的古话,认得繁体字,但写起来……必须一笔一划,不然连自己也认不出。对于她的这个改变,还有别说刺绣了,连缝条线都歪歪扭扭的状况,她只说手指不知为什么总是发僵,手腕子不听使唤,倒惹得春氏父子认为她重病未能尽愈,心疼得不行。

而在她离开之后不久,孙秀才就回来了。他见了桌上的纸,还有纸上那有如小狗爬行的字体,立即轻蔑的团成一团,扔进纸篓。

仆人纳闷,问,“老爷不看看吗?”

孙秀才哼了一声,“一个丫头,还是军户出身的,家里连考科举的生员也没有,能懂得什么?不过些许识得两个字,打量着自己聪明,捣乱罢了。我由着她去,只是想她别烦我,难道真指望她还能给我出主意吗?”

仆人点头称是,又说,“老爷,有一位郎君求见,衣着华丽,不像是平常人,要请进来吗?”

“快请。”孙秀才整了整衣冠,吩咐道。

孙家这边的事,春荼蘼毫不知情。只是不知为什么,她总有些心神不宁,饭也吃不下,后半夜连觉也睡不着了,干脆悄悄地披衣下床,来到以八扇屏相隔的外间,到书桌边练习写诉状。

过儿住在隔壁,年纪又不上,睡起来死沉死沉的,不会过来唠叨她。直到天色微明,过儿起床,这才赶着她又去睡了个回笼觉。中午时,小九哥已经打听到晚衙听审的时间,春荼蘼匆匆吃了几口素面,就套车去了县衙。

期间,听说徐氏犯了头疼病,和小琴窝在东屋里,连面儿也没露。

可是,她在县衙内的大照壁前左等右等,也没见到孙秀才的人影,眼看就要升堂,急着差了小九哥去看看。可带回来的结果却是:孙秀才有急事离开镇子了,三天内不会回来。

这也太没有职业道德了!春荼蘼立即就炸毛了。

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疑点重重。三十两银子啊,在这个年代,又不是京城,在这种偏远的军事重镇是一笔很大的收入,折合RMB六万多块,孙秀才那么贪财,怎么可能随意放弃?他家又没死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关键时刻玩失踪,其中肯定有猫腻。

其一,有更大的案子找来,他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但两个案子的时间有冲突,他选了更赚钱的,而不是先应下的。但如果是那样,他又怎么会不派人来和她说一声,退回那五两定金?

其二,就是她大意了。昨天,她犯了个错误,重大的错误,从骨子里对古人下意识的优越感,令她出了大昏招,只想着威慑张五娘,却忘记这样做会打草惊蛇,泄了自己的底。假如张五娘背后有黑手,那人知道她请了讼师,可能让春大山无罪释放,当然会中途破坏。而今天这事,上上下下透着那么一股子要打她个措手不及的阴谋感觉。

……………………………………

……………………………………

……………66有话要说…………

感谢狐狸精的死党、tashidelek、萧大叔易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Chieh-Ching、Sonia220、lillian00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反求诸投的足足一百张PK票

感谢锦衣夜行蒙面墨镜人连续投的八十张PK票

呵呵,话说我今天第一次得到关于书的内容的评论,开心。欢迎大家多就内容进行讨论。有朋友说我更得慢,大家可以观察一下,所有书上架前都是日更的速度啦。其实现在虽然瘦,但也有可以讨论的东西呀。

还有啊,明天是周一,又到了冲击新书榜的关键时刻,请大家看到这章的,一定要留下推荐票哇。拜托大家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