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章 你们全家都是畜*牲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春大山哽了一哽,望着女儿那温温柔柔的小脸,还有抓着牢门栏杆的白嫩小手,心中大为愧疚,分外心疼。如果不是自己莽撞,怎么会害得才十四岁的独生女儿跑到牢房来探望他。只怕还要给牢头和狱卒们塞银子,受到不少嘲笑和委屈,真难为她小小年纪就要如此。

想到这儿,又不禁怨怪徐氏。徐氏虽年青,却也比荼蘼大了六岁,还已为人妇,如今却这么不顶事。父亲日渐年迈,女儿过两年就要出嫁。以后的日子,还能指望她当起家个家吗?

“爹,快说,然后怎么样?”见春大山发愣,春荼蘼催促。时间有限,不能耽误。

可春大山却犹豫了,“荼蘼,你问这些做什么?别担心,官司的事,爹自有主张,你不能插手。不然,你的名声坏了,将来怎么找个好婆家?”

就算大唐风气开放,自个儿的爹提起婚事,一般姑娘都会害羞的。可春荼蘼终非“本地”人,因此完全不在意,反而死抓着刚才的话道,“爹您放心,我只会来听审,不会亲自上公堂的。但现在这件事透着蹊跷,若不小心应对,怕是难过这关,所以女儿为您请了讼师。”

“讼师?”

“对,镇东的孙秀才。他长年给人写状纸,也上堂代打官司,经验丰富。有他代讼,这案子的赢面很大。”

“可是,我听说孙秀才的润笔费很高,上堂银子怕是更高吧?”

“只要能把爹救出来,多少银子也值!”春荼蘼急了,“再者说,若不能还您清白,女儿的婚事也会有碍,只怕没人肯娶。所以您的清白,是千金难换的。唉,您快别磨叽了,快给我细细说说事发当天的情况,我好转告孙秀才,后天晚衙就会过第二堂的!”虽然要过三堂才能判决,但基本上第二堂时,犯人不给口供就会用刑了。之前的十仗,只是小小惩戒罢了。而提起自个儿的婚事,是为刺激春大山配合。

自古至今,中国人就有个通病:打官司怕花钱。可是,虽说有的律师乱收费是不对的,诉讼成本过高也确实是巨大的负担,但有专业人士帮助,摆脱困境要相对容易很多,所谓破财免灾、以法律保护自己的概念,还是要落在实处啊。

在春荼蘼再三保证不会亲自上堂之后,春大山才把当年发生的事细细说了一遍。最关键的部分,春荼蘼还细细的、反复追问。春大山回答之余,又产生了那种已经消失的怪异感:这个女儿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他说不清这种转变是好是坏,但以前他为女儿操心,现在女儿却为他操心。这让他有种为人父的骄傲之感,却也又更心疼了。想当年,女儿初生下来时,才比自己的手掌大一点点……

狱卒来催时,春荼蘼依依不舍的和春大山告别。然后,把最后一两银子也拿出来了。唐律有规定,如果犯人家属出资,可以请狱卒改善犯人的生活质量。虽说会被克扣一部分,但能让自家老爹吃得好一点,添床干净的被褥,再搽点杖伤药也行呀。顺便,她还捞到一个方便,到女牢那边去转了转。

这个案子的告诉者名为张五娘,据唐律规定,在罪名查清前,告诉者也要关押,所以她散禁于此。春荼蘼站在牢门外,透过木栅栏往里看。见那张五娘倚在墙角,才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姿色普通偏上,但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

“你是……”见春荼蘼站在那儿,张五娘不禁眯起了眼问。

“呀?找人陷害,还不找个漂亮点的?”春荼蘼忽而一笑,“你这模样,还真不够瞧的。”

“你到底是谁?”张五娘的眼睛中闪过厉光,“难不成是那畜牲家里的?”

“你说谁是畜牲?你才是畜牲,你们全家都是畜牲!”过儿登时大怒,反骂。这种骂人法是学春荼蘼的现代语,听起来很喜感。

春荼蘼抬起手,阻止过儿再说下去。果然,被她一下就试了出来。但凡女人,都不喜欢被人说长得不美,哪怕真的不漂亮也是这样。但是都到这种时候了,若是个正经人,一定又惊又气,又委屈又愤怒,哪还顾得到别人谈论自己的相貌?可见,这个张五娘绝对不清白。

“你可知道诬告罪是要反坐的吗?幸好你不是诬告谋逆,不然直接就是死罪。”春荼蘼神情淡淡的,可威胁力十足,“你又知道什么叫反坐?就是你告的罪如果不成立,你所告之罪该受的刑罚,就要由你来承担。强奸罪判处流刑,未遂嘛,根据程度减一等或者两等,也就是判处徒刑一年半或者杖一百。我看你全须全尾的,没受什么伤害,大约仗刑的可能性大些,希望您能顶得住,别直接被打死了。”

“你威胁我?”张五娘站起来。嗬,看起来还挺好斗的。也是,如果是个温顺的性子,怎么会伙同他人做这种诬陷之事?

“是啊是啊,我威胁你。”春荼蘼无辜地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威胁的语气,脸上却笑眯眯的,“后天在堂上学乖点,如果直接承认诬告,还少受些苦楚。如若不然,倒了大霉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也不管张五娘的目光闪烁,直接离开了县衙大牢。

看着天色已晚,她一个姑娘家,别说在古代了,就算在现代也不好去贸然打扰别人,只好先回家,准备第二天一早去找孙秀才。

小九哥的家在镇上,送了她们回去后再往回走,天就太晚了,再者第二天一早再过来也辛苦,春荼蘼就叫过儿把小九哥领到隔壁何嫂子家借宿。春家现在全是女人,招外男来住,实在不太方便,会惹来闲言闲语。这不禁令春荼蘼又怀念起现代来,在那个时空,男女和租都很正常,而今大唐再开放,也比不得现代的自由。

敲了老半天的门,小琴才站在门内,哆哆嗦嗦地问了句,“谁啊?”

“是小姐回来了,快开门!”过儿没好气地道,然后又低声喊咕哝,“门户倒严紧,却不知派人随行小姐保护,哪怕托付街坊呢?这会儿子倒来问。”

春荼蘼失笑,知道如果不让过儿把窝在心里的气话说出来,那是不可能的,干脆由她。再者,过儿说得痛快,其实她心里也跟着痛快。对继母徐氏,她也好大意见。只是徐氏是父亲的老婆,不管古今,都不是她这当女儿的好插手的。

才进了内门,徐氏就从东屋里跑出来,急切地问,“可见到你爹了?他有没有受刑?”

“我爹还好,太太暂且放心吧。明天我还要再出去走动走动,您看好家就行。”春荼蘼一边说,一边故意露出疲倦的样子来,好摆脱纠缠,回屋去考虑切实的问题。

徐氏倒乖觉,倒没死拉着她没完没了的说话。不过春荼蘼真心不理解这个女人,说她对父亲没感情吧?她明明又关心得很,当初要死要活的嫁进来。说她对父亲有感情吧?遇到事,她就躲,很有点夫妻本是同林鸟,临到大难各自飞的意思。

“小姐,我刚往厨房看了一眼,饮火未动,想是买着吃的,也没给咱留着。”过儿对西屋抬了抬下巴道,“小姐先等等,我这就去烧火,先给小姐煮水沏茶,再做晚饭也不迟。”这时代的庄户人家大多只吃两餐,但家有余粮的,还是三餐。而且今天跑了一下午,她们主仆实在有些饿了。

过儿只有十三岁,若在现代,也才上初二。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蜜水里泡大的,哪像过儿这样,家里外面的活计都拿得起来,让春荼蘼看着一阵心疼,语气不禁就软下来,“西屋那边你别理了,反正这样也不是一天半天了。跟她们生气,自己多划不来。走,我跟你一起去厨房。两个人动手,好歹会快点。”

“我的好小姐,您就老实在屋里歇会儿吧?当初老太爷把我买回来时,我发过誓,只要有我过儿在一天,就不让小姐干任何粗活。再说了,您能帮什么,倒碍手碍脚的麻烦。”

春荼蘼笑着,在过儿光洁的额头上点了一指。过儿吐了吐舌头,跑出去了。

其实以春家的条件来说,实在不是用丫鬟奴仆之家。

两代男主人,一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武官,一个是县衙的差役,日子过得虽然算不里的紧巴,但也不见得多富余。只是春家人丁少,春青阳和春大山忙起来的时候,之前就只有一个姑娘独自在家,后来又添了一个不担事的媳妇,若没个老奴照应,春氏父子都放心不下家里,于是就买下一个价钱最便宜的、没人要的老奴和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女孩,也就是老周头和那年才六岁的过儿。

当时这两人都生着重病,几乎就是半买半送。春青阳心肠极好,买下他们,也有救人一命的意思。没想到花了心力和银子救治了一番,两人身子都大好了。老周头年纪比春青阳还小着好几岁,就是被上一家主人折磨的,看起来苍老了些,病好后感恩戴德,在外院守门,还承担了所有打扫院子、劈些挑水的重活。过儿更不用说,虽然性子是粗率急躁了些,但忠心程度和手脚麻利却是没得比的。

…………………………………………

…………………………………………

………………66有话要说……………

感谢锦衣夜行蒙面墨镜人打赏的金闪闪的财神钱罐

感谢狐狸精的死党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Chieh-Ching打赏的平安符

都在养肥咩?为毛没有点击推荐和书评呀。泪眼汪汪。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