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章 明显的暗示

美人谋律

柳暗花溟 著

完本免费

下回分解在现代女律师复活为中国古代女诉师,但是无钱有权被岐视,幸好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迹。(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免费阅读

这是明显的暗示!

春荼蘼当然懂得,所以当欧阳主典一离开屋子,立即蹦起来,快速翻看文书。刚才逼出的眼泪使视线模糊,当即又不在意的抹了一把,连帕子也没用,直接上袖子了,惊得过儿和小九哥目瞪口呆。

“别闲着,快帮我记点关键词。”春荼蘼一指桌上的笔墨纸砚,“小九哥可会写字?”

小九哥点了点头,过儿不用人吩咐,麻利地铺纸研磨。

时间紧,任务重,但春荼蘼知道,这已经是欧阳主典能给的最大权限了。家属或者百姓听审是可以的,非重大案件,并不秘审,但一旦形成文书,非有功名且担任讼师者,就不能阅看。

大唐律法,自然不及现代法律健全,但也有相应的诉讼程序,听告、立案、抓捕、堂审的事项等等的规定。正因为知道这些,她才没有立即往县衙赶。可张宏图违反了这些程序,连差票都没往家里送,春大山入狱,还是邻居通知的,明显失职。

可是法归法,下头操作起来是否严格遵守,古代就没有那么透明了。张宏图就是违反了诉讼程序,难道她还敢越级上告县官不成?官官相护,军籍又不能随意迁走,春家以后还混不混了?除非人命关天,否则她不会捅这马蜂窝。

在古代当讼师,实在比在现代难多了。没身份、没地位、被人误解、诸多掣肘、法制屈服于人治,动不动就给讼师定罪,真的……很有风险啊。

三人第一次合作,却分外默契,等欧阳主典晃荡回来的时候,春荼蘼已经把文书放回桌面上,就像从没有动过一样。

她长得并不像美人老爹春大山,算不得顶顶漂亮,但却继承了白氏的细白皮肤、讨喜的细眉弯眼,加上高挑玲珑的个头儿,虽然身量容貌才只初初长开,也是姿色上佳。特别是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人畜无害的类型。

所以当她狠掐了自己一把,之后眼泪汪汪的向欧阳主典问起讼师的事,欧阳主典毫不藏私的告诉她,“我在本县已经供职十年,大部分官司都是双方自辩,偶有事关大户的案子,有些富家翁不愿意自己上堂,觉得丢了面子,倒是有一位讼师相帮。”

“不知是哪一位,恳请主典大人告知。”春荼蘼连忙问。

“你往镇东头去,一问孙秀才,人人皆知。他平时就帮人写诉状,倒是刀笔锋利,只是他的要价可不低呀。”

听起来像个只为富人谋利的、黑心肠讼棍啊。春荼蘼想。但是,管他呢,只要他在公堂上真有本事,顺利还春大山清白,她才不管讼师是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对欧阳主典郑重道谢后,春荼蘼并没有直接去找孙秀才,而是去了县衙大牢。

狱卒们薪俸底,又长年工作在大牢这种阴暗的地方,如果没点外快,也是无法养活一家老小。就连祖父那一个月一两的工钱,里面也是包括了非正常收入。至于辛苦押送犯人到流刑之地去,一是因为别人怕累,推托,二也是为了多拿点差旅费。

所以常人觉得狱卒狼心狗肺,其实和他们的工作环境与性质有相当大的关系。像洪洞县的崇公道,范阳县的春青阳,算是少见的善心人了,算得出淤泥而不染的类型。

当然,这贿赂也要讲究个度。太抠门了,人家犯不着为点小钱冒风险。太大方了,对方反而不敢收。只有求帮小忙,给的银子即不能少,又不乍眼,大家没风险,数目差不多相当于受贿者一个月的薪俸就是刚刚好。

春荼蘼孝敬了牢头一两,又拿出一两说是请人家帮助照看春大山,其实也就是分给其他几名狱卒的。一共扔出了二两,这才顺利的见到了美人老爹。

春大山在堂审时挨了十杖,打的是背部,不过他是同行家属,还是武官,哪怕是低级到几乎没品的呢,也不算平民。所以差役们做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下手并不重。但他因为神情沮丧,就显得有点蔫蔫的。春荼蘼一见,登时眼泪就下来了,真心疼啊。

“荼蘼,你怎么来?”春大山愣住,随后急道,“快回去,这地方污秽,哪是你一个姑娘家应当来的。”

“这世上没有污秽地方,只有污秽的人。”春荼蘼哽咽着,咬牙切齿。

春大山误会了,以为女儿恨自己不争,连忙解释,“荼蘼,女儿,爹没有!爹没有干坏事!”

“我信爹。”春荼蘼摆摆手,心知牢头给的探视时间有限,不是诉衷情的时候,“但是爹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害你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爹没做过的,抵死也不会招。他们没有口供,就定不了我的罪。”春大山从牢门的栅栏中伸出手,温柔的抚摸了一下春荼蘼的头发,“你先回去,明天是到营里点卯的日子,我不去,军里自然会着人来问。”

“这案子,县衙已经接下,军中知道也没有用呀。”府兵卫士犯事,是归当地衙门管,还是归折冲府自管,管辖权一向混乱。不过如果不是大人物,双方也没必要争执。说不定,军中还有其他处罚追加。说起来,不管什么年头,也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啊。

春大山摇摇头,劝慰,“别人不管,你魏叔叔却不会放任的。他出门公干,估摸着还有七八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他一定会想法子救我。你就别管了,好生在家里待着,注意门户,谁说什么也不要出来乱跑。”

折冲府的府下有团,团下有旅,旅下有队,队下有火,火下有卫士。队中,有队长一名及队副两名。春大山是一队之队副,另一名队副就是他的好友魏然。两人负责日常的基层士兵练兵,那位队长是个凡事不管的甩手大爷。

确实,在祖父不在家,徐氏娘家不大靠得住的情况下,魏叔叔是最好的外援,也必定会插手的。

可是,七、八天后?!

县令张宏图好面子,在所谓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结不了案,他必动大刑。春荼蘼不能让自家老爹受那种皮肉之苦,而一旦动了大刑,不死也得脱层皮。如果犯人还不招,县令等于骑虎难下。张糊涂绝对不是个有容人之量的,有了错,抵死也不会认,只会想办法掩盖,那就更得治春大山于死地不可。到那时案子已经判了,再想翻案就更难。在封建社会的官场黑暗里,她绝不能冒这个险!

“我自然是信得过魏叔叔的,但女儿也不能坐视父亲受苦不理。”春荼蘼抓住春大山的衣袖,“至少,您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然哪里吃得下、睡得着?若是再病了,父亲和祖父都不在身边,您叫女儿怎么办?”

这身体的本尊先前死了,她才得以重生,在家人眼里,却是大病一场,现在听说她吃睡不宁,春大山不禁又担心不已。不过,他实在不想女儿掺和进这腌臜事,犹豫着问道,“你母亲呢?她怎么叫你一人出门?”

小九哥机灵又有眼色,看到人家父女相见,怕有什么不方便同外人说的话,早早就躲一边去了。但过儿却一直站在旁边,此时听春大山问起,不禁哼道,“老爷快别惦记太太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太太就只等着亲家老太太来,自己在家求神拜佛,别说小姐,连家也不管了。”

春大山皱眉,张了张嘴,却没能出声。

夫妻相差十岁,算得是老夫少妻,因而他对徐氏多有宠爱,何况他本身又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倒也不是说他性格软弱怕老婆,却总是不忍心调教,所以家里过得不踏实、不顺意,他也是有责任的,此时还能说什么?春氏父子对家里人向来温和,过儿从来又是个敢说的,直接就给了春大山一个没脸。

春荼蘼来这个家的时日还短,对家务事的感触并不深刻,此时怕话题歪了,连忙道,“父亲,您知道亲家老太太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您趁早把实话告诉我,我帮您请个讼师来料理,省得她来瞎搅和,没事也变有事了,最后还要在祖父面前炫耀。”

春大山是极孝顺的人,想到老父可能吃岳母的瓜落儿,再也顾不得许多,一咬牙道,“有人要害你爹!”

“怎么说?”春荼蘼追问。

“前几天,爹私下存了一点钱,不多,但足够给你打一根银簪子的。”春大山深呼吸几次以平静心绪,慢慢地说,“镇上万和银楼的首饰样子时新,都是长安来的款式,爹琢磨你十四岁生辰就快到了,想着送你……”

春荼蘼很感动,她家美貌老爹是很疼她的。所谓私下存的钱,是自己的那点私房吧?他俸禄也不高,平时都交了家用,军里还有些应酬,能攒下一根银簪的钱,恐怕要很久。

突然,她想起现代歌剧的一句唱词:人家的闺女有花戴,爹爹我没钱不能买。扯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

东西无分贵贱,在乎的是这份心意。若她爹是大富豪,就算给她大钻石、大珍珠还有大元宝,也及不上这根普通的银簪难得。

“然后呢?”她声音有点发颤。一想到父亲为自己去买东西,结果遭人陷害,就感觉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似的。

……………………………………

……………………………………

…………66有话要说……………

有朋友问本书客串的问题,本书不开客串贴了,因为《飘飘欲仙》那边,还有二三十个没有排上的,以及粉丝榜前十名,于是延伸安排到这边。但如果还有客串的机会,一定会给读者们的,大家在书评区活跃评论,66会看到的。

注:崇公道是戏曲《苏三》中的人物,大家应该知道的,我多嘴一下。

魏然,由原客串贴中七十六楼的Wien扮演、

感谢狐狸精的死党、紫墨苋月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蜻蜓点网打赏的香囊

感谢小屁飛连续打赏的十三张平安符

感谢nogo、朱砂青黛、Chieh-Ching、斯赫、lillian00、Sonia220、九耀之光打赏的平安符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