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覃大师

绝品古医在都市

海鲜迷你锅 著

连载中免费

天才玄医意外失去记忆,保持清醒时,了莫名的感觉成了了一个极品办公女郎的老公……恍惚间,他听到床尾处一个护士在和一个女人说话。。……

免费阅读

江语妍听完,本能的对林变的话嗤之以鼻,但很快她又发现自己真的很需要这种话的安抚,一时间,她看林变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许多。

于是,林变、杜小姐和江语妃就跟着带路的人一起上楼了。

穿过廊道,三人来到一间会客厅里。

屋中只有一张大圆桌,围着圆桌坐着的几位几乎都是中年男子。

其中有一处最扎眼的,还是那位于太太,此时她正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双手环抱着男人的脖子,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

杜国章一眼就看见了林变,见他半边身子都被浸成了酒红色,立刻起身,然后纷纷一旁的服务人员,说:“去,找几件干净衣服过来。”

见到杜国章居然这么紧张一个服务员模样的年轻人,在场众人都有些意外,其中一个直接问:“怎么?老杜,他是你的人?”

“司机还是保镖?这么关心他?”另一人笑道。

不光是在场的其他人,就连杜国章的女儿杜小姐都一脸的不可思议。

但这姑娘也没多问,只说:“爸,你叫我们上来干什么?”

不等杜国章开口,那个于太太先道:“当然是让你上来教训教训你!”莫名的,她坐在男人大腿上时好像底气更足。

杜小姐皱了皱眉,她并不认为这女人有底气跟杜家叫板。

某个拿着雪茄的人适时开口道:“老杜,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女儿什么人不好惹,偏偏要招惹了覃大师看重的人。”

很显然,于太太搂着的人就是那个什么覃大师,他此时阴阳怪气的开口道:“我是无所谓,如果杜小姐不给小曼下跪道歉,你们接下来的工作,我就全都不接了。”小曼就是于太太的名字。

“那可不行啊!”覃大师话音刚落,他身旁带金丝眼镜的人就忙道:“覃大师,要不是你上次帮我点出凶煞,我们家的风水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我的新宅您一定要去看!”

马上就有人出声附和:“对啊,覃大师,咱们可早就说好了,你不能这时候反口吧?”

覃大师哼的一笑,道:“现在不是我要反悔,而是有人瞧不起我覃某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试问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诸位如果都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咱们又何必结缘呢?”

覃大师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杜国章和他女儿,有人立刻道:“老杜,虽然这些年你们兄弟是我们之中混的最好的,但你如果伤害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后果你应该能想的到吧?”

“如果我们全都联合起来,登海以后恐怕也没有你们杜家的立足之地了吧?”另一个说的更冲。

又有人跳出来当和事佬,忙说:“不会的不会的!老杜不是那种因小失大的人。”说着,他又望向杜国章,说:“就让你女儿好好跟人家道个歉,在场也没外人,都是小澄的叔叔伯伯,谁还会嘲笑她吗?”

“就是,咱们年轻时什么苦没吃过?”又有人道,“就当是让你女儿历练一下了。”

杜国章此时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显然,很多年他都没遇到过这种窘境了,如果今天众人的目标是他自己,跪也就跪了,可一个男人辛辛苦苦那么多年,不就为了能给自己的孩子更好的生活吗?如果自己的孩子今天还要受这种屈辱,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还有人想劝,但一时间都没有开口。

覃大师很快就不耐烦了,他直接拿出一块老红木丢在桌上,大声道:“金老哥家的凶煞就被我镇在这块奇木之中,如果我不把它带回去炼化,接下来它跑去谁家我可不管!”

覃大师此言一出,杜国章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

杜小姐看着父亲,她当然能感觉到父亲此时的挣扎甚至绝望,她虽然多少有些大小姐脾气,却也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此时,她咬了咬下唇,主动开口道:“爸,你不用为难了,祸是我闯出来的,我自己了结……”

说完,杜小姐退开两步,站到了个宽敞点的地方,对着覃大师和于太太说:“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下跪吗?我跪就是了。”她说完本想立刻跪下,但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自尊心真的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她握着拳,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打弯自己的膝盖一般。

努力了十多秒,杜小姐终于双膝一松,眼看要跪下去。

“等等!”林变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杜小姐一愣,本能的站住了,她并不是因为听林变的话,只是稍稍被吓到了。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望向林变。

林变舒了口气,缓缓的脱掉了身上这件又粘又湿的该死的衬衫,然后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道:“这位覃大师,你就是这么给人看风水的?”

覃大师一听就笑出了声,回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轮到你说话?”

林变听完,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取下自己带在手上的戒指,三根血色金丝随即飘落在桌上,接着道:“我一进屋就感到你身上的戾气很重,你这样的人,不像是给人看风水的。”

覃大师听到这里,一把推开怀中的于太太,稍稍坐起来了一些,而后说:“哦?小子,你还学过风水?可惜,看你的样子,顶多是从网上买过几本风水书吧?会点皮毛就敢来我这里装象?”

林变并没有跟他吵架,他一边把戒指带好,一边说:“让我来猜猜,你一定是一边在别人家里种煞,一边装模作样的把凶煞炼化,钱都不够你一个人挣的了。”边说,林变戏谑的笑出了声。

“小杂碎,你以为你随口说这么两句就会有人信?敢抹黑我?谁给你的胆量!”覃大师眯着眼睛,他其实已经有了一些些的紧张,但被很巧妙的掩饰起来了。

“不然你要怎样呢?”林变微微一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