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8章甄武的反扑

最强桃运系统

32度贴锅猫 著

完结免费

再次穿越了,系统居然强制性我把妹,美女除了等级,泡妞还能奖励神级功法,太古血脉,啊贼鸡儿剌激了。什么仙一个身体已经冰凉看起来十八九岁的男人突然挣扎着从烂木床板上爬了起来,脸上蛮是惊恐的神色。。……

免费阅读
这人竟然是甄芸芸!狂暴的内劲像是烈火一样打到了甄芸芸的脸上,这一拳刚打在她的脸上就犹如热起火,瞬间烧毁了此()打的她身体飞出十丈,撞塌了一度泥墙!“芸芸!”甄殷鉴发出一声痛呼,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他最看不上的女人在这关键的时刻用自己的身体救了自己一命。“给我死啊!”甄殷鉴一声怒吼,在这一刻,异次元空间五年苦修的成果,神皇不灭体的超强爆发力全部在愤怒中爆发出来。在这蒙面人还没还得及反应之际,他的身法瞬间突破了二三十尺的距离,出现在这蒙面怪人的身前,破空一拳搅动空气发出嘶鸣声。只听见一声重如擂鼓的声音响起,近旁的所有仆人们都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撞击,痛苦的在地上打滚。而这蒙面怪人的身体更是缩成了一团,一口老血喷湿了面巾。这人在地上挣扎了一番,骨骼发出一声脆响,竟然就此死去!悲痛的甄殷鉴丝毫顾不上摸清偷袭他的这人是谁,瞬间冲到泥墙那边扶起已经面目全非的甄芸芸心痛万分。“芸芸,你怎么样了?”“甄郎,我没事,你安全就好。”这傻姑娘用心捂着自己的脸,重伤的她都站不起来了。“天杀的狗贼!”甄殷鉴怒骂这蒙面人的尸身。眼见发生命案,几个胆大的奴仆凑了上来,一个不怕死的掀开了这蒙面男的面巾,岁发出一声大叫!“这,这不是刘客卿吗?”一听这人的叫喊,后果许多下人纷纷凑上来看,指指点点。甄殷鉴的面色阴沉,想不到甄柄的老子甄武竟然这般下作,会派客卿暗杀他。要不是甄芸芸替自己挡住致命一击,又或者自己今天没有爆发,今天就是他死了。这个刘客卿他可认得,那是甄武自己聘请的客卿,帮他用武力解决麻烦。此人本是江湖小派烈火门的长老,修行的是炽热的烈火劲。今日为了杀他还特意用了甄家祖传的裂石爪“甄武,我跟你不共戴天!”甄殷鉴怒骂一声,就扶着甄芸芸就医。接着甄殷鉴就直接打到了宗老祠,擂起门来叫冤枉。“宗老替我做主啊,五叔要谋害我啊!”一声声的叫唤惊开了门,一个仆人看到是甄殷鉴赶紧把他迎了进来,面见家族宗老。“竟然有这样的事?来人啦,叫甄武过来对质!”甄府脸色漆黑。他还指望甄殷鉴光耀甄家呢,谁层想到真有人敢暗害。过了片刻,甄武来了,此人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只见他虎步龙行,气势嚣嚣,穿着一身蟒袍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对着宗老们拱手,竟然看都不看甄殷鉴一眼。“宗老们找我来有何事?”他嘴角一翘很不耐烦。“小武啊,甄殷鉴指控你指使杀他,有这事儿吗?”甄福笑眯眯的说道,对于这位家族的实权派,他也得客气些。“胡说八道,甄殷鉴是什么东西,也配我派人暗杀他?”这甄武神色傲慢,眼睛瞟都没瞟甄殷鉴一眼,对这个二十来岁的小子毫无一点在意。“你的客卿刘勇在我门外偷袭我,打伤甄芸芸小姐,认证物证都在,你还敢抵赖?”甄殷目眦尽裂,对这害惨甄芸芸的混蛋极为愤怒。甄芸芸得大夫救治也只是保住性命,但是脸上受那刘客卿的烈火劲侵蚀,已经是毁容了。“小混蛋,你是什么身份,敢这样跟我说话。以贱犯贵,按家法该当何罪?”这甄武不亏是老辣,面对甄殷鉴的指责闭口不提暗杀之事,竟然把家法端了出来!“嘿嘿,谁是贵谁是贱,五叔我看你老糊涂了,也不打听打听,我现在是什么身份?”甄殷鉴冷笑了两声。“小武啊,我出门一个月才回来,不了解情况。甄殷鉴随是旁系出身,但是有中等灵根资质,可不能乱来啊。”甄福苦口婆心的劝慰。“这小畜生怎么可能有灵根?福伯你是不是弄错了?”甄武眉头一皱,难以相信。他刚从外回来,就听闻自己的儿子被贬斥了身份,不再在甄府拥有继承权,已经是暴跳如雷。宗老祠的决议,就算是贵为家族二号人物的他也不能干涉。只有那位他闭关不出的长兄,也就是现任的家主才有权力质疑驳回。打听到惹祸的是一个旁系的小子,甚至还有中灵根资质,他就派出了自己的客卿出手暗杀。在他的心中死去的天才也就不是天才,只要杀了甄殷鉴,他自有门路料理后续的麻烦。本来他以为刘客卿后天精气境的修为料理一个最多锻骨境的废柴,肯定是十拿九稳,谁知道会生出这样的变故。“就算他是灵根天才,又有什么证据说我指使刘客卿暗杀他的。”甄武眼珠一转,已经打定主意死不松开!“好,好,五叔果然是个人物!”甄殷鉴此时见这老狐狸死不认账,痛笑两声,拿定注意,私下弄死你!“妈的,敢跟爷来阴的,我阴不是死你!”甄武不过也是精气境的修为,他只要随便升升级,就能够吊打此人。等他找到机会,一定狠狠料理这个混蛋。以甄福为首的宗老们此时有些为难,他们一不愿意得罪前途远大的甄殷鉴,又不愿意招惹手握重权的甄武,此时正是两相为难。“按察司,副司主到……”只听见突然一阵喧哗声,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入宗老祠内。听到这话,从甄武到宗老们一个个面色肃穆,躬身敬立,像是等待一位贵人。甄殷鉴也是不解,这个按察司是个什么地方,看这甄府老小的样子,似乎来的副司主是个大人物。话音刚落,只见一个身着朱雀官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脸庞消瘦,头戴官帽,眼神阴鸷,走着八字步,好大的官威。“我听你甄家上报,说家有子弟甄殷鉴生有中灵根,可有此事?”这人往屋里一扫,目光落到甄福身上。“是是,小老儿派人上报的,确有此事。”甄副连忙拱手点头,显然对这位副司主很惧怕。“谁是甄殷鉴,站出来!”“我就是!”在宗老的推搡下,他无奈的站了出来。听到甄殷鉴的竟然没对他用敬语,这人脸上闪过一丝阴沉,厉声说道:“拿着这个玉简,贴在胸口。”甄殷鉴二话不说拿着操作,他好奇的捏着玉简,发现半盏茶过去了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啪!“好你个甄殷鉴,你竟敢欺骗本司主,谎冒灵根。还有你们甄府,难道不怕抄家灭门吗?”看到这玉简竟然半盏茶功夫还没生出变故,这位按察司的副司主此时勃然大怒,一掌拍在甄殷鉴身上。!“司主,这不可能,小老儿亲自看到他身放华光,这绝对是中灵根者的表象,我与族老们都亲眼见证,不敢谎言欺骗啊!”听到这位副司主暴怒的样子,甄福等一干甄家人腿都软了,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解释着。甄殷鉴却是一呆,这什么司主是什么鬼,拿着一片破玉简就能监测自己有没有灵根?“本司的灵简,乃是国主所下发,专用检测中等灵根者资质。凡有灵性必出光芒。此子胸贴灵简却无灵光,这不是不具备中等灵根是什么?”这长瘦的副司主大声斥责,随即吆喝一队司兵擒拿甄府中人,吓得一干甄府中人个个色变。“司主请息怒,我们甄家人都上了甄殷鉴这小子的当。此人阴险狡诈,害命如麻,使出了手段诓骗我族宗老,才致使误报,请司主三思啊!”眼见形势不妙,这甄武竟然站了起来走进了这位副司主,偷偷塞给他一块灵玉劝慰道。而这司主捏着手里的灵玉脸色好看了几分继续说道。“既然是被诓骗,本司主就绕过你们甄府此次。来人,把甄殷鉴拿下,我要让你看看,消遣本司主,冒犯国主圣谕的下场!”只见这位副司主眼神中满是狠辣,明显刚才甄殷鉴不敬的举动让他恼火,此时更是借题发挥。“你们敢!”甄殷鉴面色凝重,怒骂道。“小畜生,你害了那么多命,也有今天。还敢耍诈欺骗族老们,我看你今天是死有余辜!”此时的甄武笑的阴测测的,一脸得意的样子,嚣张的狠。“五叔伯,三叔公,我中灵根的表现,那天你们又不是没看到。”甄殷鉴解释道。“我没看到!”甄福等宗老们一个个摇头,脸色阴沉,或装作没听到,似乎已经怪上了他。“给我拿下,本司主要好好炮烙你这个胆敢冒充灵根的贼人。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饿,我呸!”司主冷笑道,脸上满是戏谑。“我龙方国国主陛下,是希望给天下有灵根资质者一个好的修炼环境,才颁布圣谕。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枉顾陛下圣心,竟敢私冒灵根,实在是死不足惜!”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