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四章 昔闻灵兽名

清都仙缘

可与语 著

连载免费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免费阅读

见祁宁之对“黑云儿”一脸茫然,很有些不解的样子,守玄露出一种“自己人才知道”的优越感,很好心地为这个外人解惑:

“黑云儿是小九的共生灵兽,是师父原先那只灵兽‘飞黄’生下的一只小黑豹!”

守玄越说越来劲:

“黑云儿生下来就有六阶,厉害着呐!我们都当它是老十!这小家伙原先呢,可是天天跟小九去南禺谷闹腾。”

说到这里,守玄一幅无奈的样子摇摇头,以老气横秋的兄长姿态点评道:

“你不知道,黑云儿虽然只六阶,却带了它娘亲的威风,瓤一点的妖兽见到都腿软!结果呢,她俩就淘到一处啦!哎呀,那是把南禺谷闹得不成样子,好多妖兽一见她们就躲!那个皮哟……”

守玄看到幼蕖瞪过来的眼神,刚刚神气姿态顿时收敛了不见,讪讪地摸了摸头:

“嗯,其实我也常跟她们一起去的。师父说南禺谷这样师兄们就没法试练了,要黑云儿学会控制高等灵兽的威压了,或者我们不要人陪了才能再进去!”

“后来,我们再进南禺谷,就要师父或是师兄们陪着才行。”

幼蕖接着补充,对守玄眨一眨眼,调皮一笑:“不过,这些妖兽日子也没好过多少,师父陪我们进去,也是帮我们找妖兽打架!”

师父帮弟子找妖兽打架?

祁宁之怀疑自己听错了。

守玄也对着幼蕖嘻嘻一笑,像是想起来多有趣的事:“就我和小九去打!师兄们下不了手!”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当然,如果没有黑云儿和师父镇着,我们俩不一定能打过的。”幼蕖老老实实道。

这倒也是!祁宁之还是不太明白,天下闻名的白石真人,这带徒弟的法子也太新奇了,反正他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呢,看看能不能长些见识。

“那黑云儿不是闷得慌?自己跑出去了吗?”祁宁之问道,毕竟是只需要在打斗中成长的灵兽呢!

“师父呀,让黑云儿每过一段时间自己去北边的天虞山找厉害的妖兽磨爪子去。以前跟大哥他们去,后来就可以自己去啦!这次已经去了大半个月了,应该快回来了。”

祁宁之这才想起上次师父将那只难得的可放活物的须弥环赠予幼蕖作见面礼时,曾提过这只小黑豹。

在山上大半个月来,他一直未见到甚么灵兽,都快忘了这个茬儿。

少清山位于青空界东楚州,天虞山脉已经处于东楚州的北疆,是东楚、东鄂两大州的分界之处。

天虞山绵延数万里,内里密林深谷,妖兽众多,也多产灵异之物,修士等闲不敢孤身入此山深处。

“那你的黑云儿自己从天虞山来回么?不怕遇到其他厉害妖兽或修士?”

祁宁之委实是有些好奇。黑云儿可是难得的灵兽,眼下这青空界还算太平,可是道上也不乏抽冷打劫的修士,还有暗匿行迹的邪魔外道。

这已六级的幼兽本就令人垂涎,身边若有强大修士就罢了,可是这幼兽孤零零一只在外,那些人哪能忍得住不动手?

这灵兽主人的心也是忒大!

“签过共生契约就是这样啊,除非黑云儿自己和小九都真心愿意把她们的共生契再加一个人,谁都没法子再让它契约!”

守玄补充说明。

祈宁之对共生契约确实是不熟悉,毕竟青空界听说的共生契太少了。

“而且我家黑云儿可厉害啦!南禺谷的妖兽都不是它的对手,天虞山是有更厉害的,可我黑云儿更聪明啊!就找妖兽磨磨牙,又不拼命,也不抢地盘。打不过就跑,谁都跑不过它!

“黑云儿还天生有腾云匿形的本事!师父叫它夜行,它就乖乖地只在夜里赶路,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师父也给了它逃命和求救的宝贝,不过到现在都没用过呢!”

幼蕖说起自家“黑云儿”,摇头晃脑,很是自得,就如夸“我家小弟如何能干、我家小妹如何聪明”一般。

一旁的守玄也是两眼放光地直点头,表示“确实如此、果真如此”。

祁宁之也是甚少见有修士把灵兽叫得这么亲热,而且是共生灵兽。

一般修士好容易收伏的灵兽,都是签主仆契约,真是“主要兽死,兽不得不死”;主人身陷危机时,契约灵兽往往受契约牵连而伤重甚至丧命。

而共生灵兽便如伙伴一般,主人只是名义上的主人,主人的命令要求,灵兽可以选择性地做一些符合自己意愿的,而主人却不能强迫灵兽做不愿之事。

共生契约双方,主人若不死,灵兽则生机不灭,主人若身故,灵兽亦无损伤。主人身故后灵兽还可自行离去,自行选择余下的逍遥“兽”生。

一般修士豢养灵兽都是为了找个探险的先锋、打斗的帮手,都是恨不得灵兽与自己同生共死,甚至是在危险时代替自己死。

实在自己到了山穷水尽之时,也不愿豢养了多年的灵兽另寻主人或是竟然独活逍遥于天地之间。

当然,主仆契约之下,灵兽也无法自由选择,到了那个时节,多是做了马前卒、炮底灰,抢一步主动或被动死在主人身前。

凌砄那只灵兽“飞黄”,祁宁之也听自家师父提过,道是只难得的金环穿云豹,已足八阶之威,堪比元婴后期修士,不仅利爪无匹,还有穿云踏雾之能,而且有望更进一步。

可惜当年古战场一役,凌砄金丹受损,此豹也因替主人挡了一击而重伤,失去进阶机会。

而凌砄受伤后,生死未卜之时,为免灵兽进一步因自己受损,竟然主动先一步解除了与飞黄的主仆契约。后来这只金环穿云豹与南方乌拓山上一只乌金豹看对了眼,结了伴侣在乌拓山落了脚。

祁宁之还记得,当时言是谈到此节时,很感慨了一句:

“你凌师叔确是个厚道之人,落到那地步了,正需要个开路挡刀子的呢,竟然就这样放了灵兽。”

凌砄师徒果然一脉相承,对灵兽,亦这般厚道。只是在修仙界,这样仁厚,会有些艰难罢……

难怪他们师徒半隐居在这少清山。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