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章 各自有所得

清都仙缘

可与语 著

连载免费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免费阅读

祁宁之每次出门在外,路过荒山野岭时总要用藏圭剑挖山洞石窟什么的,还要再布下各种防身阵法,忒麻烦。

他不止一次想,有个随身洞府就好了!

可是贴心合适的随身洞府并不便宜,祁宁之比起一般同门来,虽已是小财主一枚,可还是舍不得花费巨资来购一个随身洞府。

毕竟大家都觉得,倾其所有甚至是大举债务,只为令旅途略舒适方便一些,委实无此必要。

不过,心里还是有点羡慕,有点想要啊……

祁宁之将右掌举起来细细端详,实在心爱那石屋拙朴,又不见斧凿痕迹,仿若天成,最奇特的是,与自家气息极为亲近相符。

分了一缕心神透视进去,见内里起居、静室、丹房、演练场、机关防护无不具备,比以前他羡慕的那些随身洞府还要周全敞阔。

此石定非凡物,虽说寻宝本随缘,可这件,又比刚刚的那枚水火珠珍贵多了!

祁宁之小心收起恢复了石块样的石屋,心内不由又是忐忑又是欢喜。

这样的库房,少清山弟子竟然是可以随意进出取用的!包括他这个暂留的外人。

白石真人的想法、做法,真可谓是惊世骇俗了。

直到祁宁之选完收起两件宝物,守玄也挑挑拣拣出三四件小东西,幼蕖还没想好挑哪样。

小丫头东看看西看看,都没有什么必需急用之物,于是随便挑了一件看上去挺顺眼的小圆镜,明光闪闪、非铜非晶,素面无纹,只阴刻着“清量”二字。

她想着,师父手上的那面小地绎镜神妙无穷,这面镜子也不会太差吧!而且小巧趁手,先拿着!

三人走出库房一段路,守玄突然一跺脚,猛地想起来因为前几日被知素罚,他那枚芥子环也一并被没收了。后来因为幼蕖为他求情,人被放出来,芥子环却仍然被知素扣着。

这次出来,他还没有储物工具!

库房里满架子的上好材料、玉盒、竹玉简,低等级的储物装备还真不多,记得有几只空的芥子环,却在库房深处角落里。

守玄赶紧跑回头,匆匆忙忙来不及去深处找了,他停下来略一踌躇,一眼看见门口架子上丢着一只灰扑扑的芥子囊,想是哪次宗门送份例来的,先凑合着用吧!

一路上,幼蕖看什么都是宝贝,弄得祁宁之怀疑了好几次自己的眼力。

路上看到漂亮的石头,便捡两块;看到树下掉落的榛子松果什么的,也不放过;不知什么灵禽脱落的尾羽,又捡了一把。

祁宁之瞅着幼蕖,正地儿还没到,杂七杂八稀奇古怪的零碎她倒是已经收了不少。

这南山谷里有一眼天然温泉,地气甚暖,故虽是隆冬时分,谷里花木却比别处繁多。

谷口有一处天然巨石屏障,拐过这个巨石屏障,迎面一股暖意,满眼青碧,花英红紫相间,与谷外的严霜寒风成鲜明对比,分明两个世界。

幼蕖欢呼一声,奔向花间快活地旋了两转,才抬手招呼守玄与祁宁之跟上。

好好儿的山道她不走,斜坡上,溪流边,对她来说,都有无限趣味。小小的身影窜来窜去,大惊小怪地见到什么都要欢呼几声,守玄都比她稳重多啦!

南山谷花木繁多,正是此次出来的首要目的。

幼蕖一边走,还一边不停问后边两位:

“这个好看吗?那个呢?这枝是不是更好?你是不是觉得那红果子的比黄果子更喜庆?……”

守玄自是觉得小九妹说的什么都是极好,他道一声“好”,幼蕖便采一枝塞到他手里,没多一会,他手上怀里便挤挤挨挨地抱满了各色花枝,走路都看不清脚下了。

在守玄又被一块小石头绊了个趔趄的时候,幼蕖忍不住了,也顾不得祁宁之还在一旁,很是恨铁不成钢地教训这位八哥:

“守玄啊,你快要成为第一个走路摔死的修士了!刚刚你不是拿了只芥子囊吗?这些花枝你能不能收到芥子囊里啊?”

守玄这才恍然大悟,可惜没手腾出来可以一拍脑袋,以显得小九的话无比正确而自己的确是一时糊涂。

守玄刚刚在少清山库房里临时翻出的旧芥子囊,还不太熟悉,远不如自己原先的那只芥子环来得趁手。

毕竟芥子囊空间比芥子环小多了,口诀也不一样,不比以前炼化由心又随身多年的芥子环可以随意收、随便放。

守玄急急忙忙又没有挑选好,好容易才在角落里捡到这只灰扑扑的旧芥子囊,也没顾得上细看,一把揣在怀里就火急火燎地跑出来跟幼蕖汇合了。

结果,路上才发现,这只本来就不大的芥子囊里面原还有许多土木材料,已是占据了大半个袋子,剩下的空间更显局促。

守玄犹犹豫豫地默运了下法诀,“唰”一下,花枝被收了大半,还有两枝略大的卡在袋口没能下去。

守玄愣了一下,干脆动手把花枝硬生生往下按,幼蕖也凑过来帮忙,两个人四只手乱成一团。

祁宁之在一旁见那花枝卡在袋口,四只魔爪之下,两根枝条已是被压成弯弓一般,枝上花苞都被蹭掉了几个,又是好笑又是不解,着实有些可怜这花枝。

默默看了一会,祁宁之终于忍不住,长臂略舒,将那只芥子囊自斜里截过来。

幼蕖共守玄一起跟着那只芥子囊转过半圈来,两人齐齐看着祁宁之,眼神又是茫然,又是无辜。

四只沾了泥的小爪子还齐齐按在那花枝上,一根小嫩枝已是折了,上面的小花苞欲掉未掉。

祁宁之好生想笑,忍了忍,努力平复了嘴角,轻轻拨开四只小爪,打开芥子囊顺利地收起花枝。

在幼蕖及守玄求知欲极强的眼神下,祈宁之示范了芥子囊的使用方法,特别是补充讲解了几招他的独门秘籍,比如当周边有人时,如何在不碰触芥子囊的情况下将发现的灵草等好东西不露痕迹地收起,如何规划好有限的空间,如何以简易版法诀极轻便快捷地收起大宗物事,等等。

“这样啊……”

少清山的两名小弟子深感大开眼界。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