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二章 藏圭试锋芒

清都仙缘

可与语 著

连载免费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免费阅读

守玄一口气憋着,幼蕖劝了几回让休息一下,这小子偏是犯了拧,怎么都不肯停手。

旁观的祁宁之犹豫了一下,有些小心地给了个建议:

“我见守玄师弟灵力精纯,自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火力与水力都似过于铺张,灵力不必放出十成十,亦不必强行融合,不如分成若干细股,相互缠绕,或许更易于控制。”

接着,祁宁之又说了几句控制灵力吞吐的诀窍。

守玄略有些意外,但还是按祁宁之的意见试了一下,法术效果果然有所改观。

守玄反复演练了几遍,眉梢上不禁带了几分喜意,一旁边的知素的面色也松快了许多,连幼蕖都松了口气。

“谢过祁师兄。”

守玄别别扭扭地谢了。

祁宁之仍是一幅风轻云淡的模样,并没有显出自家有多高明的得意之态,反而极诚恳地夸了守玄:

“守玄师弟这手法术其实甚是不易!我也只是纸上谈兵,是曾见一位水火灵根的前辈施过此术,这才能说得一二,难得的是师弟一点就通了。为兄不过比师弟略长了些时日,多见些人事而已。何况方才师弟演法,实于我点拨甚多。假以时日,以师弟这般悟性,为兄可也没法再厚颜指点师弟了。”

祁宁之一番话只教人心中妥贴,并不令人觉得受了他的情。

自此,守玄虽不承认自己已改了对祁宁之的看法,可也不再小气编排人家了。

演武场每隔两日还有法器切磋,在这个方面,傀儡便略显不足了。

虽然如松做的傀儡关节灵活、存储的招式也多,但是毕竟不似真人那般随机应变、花样百出。少清山上下同门拆招,对彼此路数都是极熟了的。

其他灵器还好,库房是开放的,大家自选趁手灵器练习,过段时间对练中就有不少花样更新。

少清山弟子在几位同门手中就见识了甚多种类的灵器,威猛如金刚杵,细巧如燕尾梭,诡异如幻踪刺,还有阴人的鱼胶索、无影针、惊神钟、各式毒器等等。

甚至凌砄还时常将自己的几样低阶法宝拿出来帮着弟子熟悉试用,故少清山人的眼界与应对能力比天下各宗门弟子亦是毫不逊色。

但是,练到剑法,傀儡就有些跟不上了。

青空界修道之人多修剑法,剑者,历来亦有“兵中王者”之称。

即使各人按喜好亦有偏爱刀、枪、戟之类,但是多在剑法基础原理上延展而出,至于基础剑法,都必须熟知熟练。

剑法的诡异多变、气势如虹,不同的人使出来便有不同的效果。

哪怕是同样的剑和招式,出剑者在临出招一瞬间的角度、灵力、意图、附加的法术等等,都不可预料,都会导致剑招的千变万化,对招的人练的就是应对这个“千变万化”的反应。

傀儡毕竟是傀儡,一个傀儡做得再精巧、“储存”的招式再多,总有用“老”的时候,对剑之际,练着练着就有些不够痛快。

是以少清山弟子的剑法基础虽然都打得极牢,但是拓展进益方面,凌砄一直觉得虽然比一般宗门的效果已经好了不少,不过在他的期望里,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凌砄本人毕竟精力有限,难以时时兼顾所有弟子的陪练,师兄弟们彼此又熟悉了各自路数,少了新鲜感。

剑法,还是需要与高手毫无保留的对练才有明显收获。

自祁宁之加入比试后,他和他的的藏圭剑就显出独到之处来。

祁宁之与他师父知非真人一样,都是纯净的单土灵根,知非真人的空尘剑以“文中剑法”天下闻名,深得土系道法之奥义。

祁宁之本天资出色,又肯下苦功夫,不管是土系法术、还是师门剑法,造诣程度都远超同辈。

他又善触类旁通,来少清山后受到不少启发,不仅对自己的土系道义运用更上一层,而且于其他各系法术都加深了不少理解,甚至能够像模像样地使一些水系木系什么的法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有五系全灵根。

“文中剑法”并不以剑招百变、眩人耳目而著称,讲究的是守持正道、蕴德其中,与玄机门门风一样,走的是端严雄浑、古朴稳健的路子。

知非真人性子实有些轻佻不定,外人对他的印象却是高冷清正,实在与这套剑法给人的观感有莫大关系。

祁宁之本来就是沉稳缜密的性子,言是曾感叹,这徒儿倒是比他这个师父更适合习“文中剑法”。

祁宁之小小年纪已深得剑法真义,藏圭剑又是灵器中上品,第一次亮出来与洗砚方一对招,便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少清山弟子可不是没有见识,平素也见过自家师父那套名为“石点头”的剑法,也见过与师父往来的修士对剑,或矫健、或诡异、或细巧,神则神矣,深则深矣,却因毕竟高了几个大层次,其高明奥妙之处不能尽解。

同辈之中却是罕见祁宁之这般出色的身手,他那剑法一施展出来,身与剑随、叱电噫风,沉稳之处坚不可破,锋利之处锐不可当,实在令少清山弟子佩服不已。

对少清山弟子目前而言,凌砄的剑法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而祁宁之的剑,是望而可及又可与之相竞较力的。

而且,比起对师长的仰望向往,同辈人之间正面竞争、你追我赶,才更令人热血沸腾、欲罢不能。

在少清山上待了些时日,祁宁之已是渐渐融合此地自在风气,心境、剑法隐隐又有提升,纵横捭阖间又糅入了几分轻灵挥霍。

洗砚、如松、云清都用剑,明炎使一柄竞风刀,他们与祁宁之对练得最多。练了几次后,几个人都发现彼此之间很有一种棋逢对手的酣畅淋漓之感。

特别是擅长剑术的洗砚,他修道资质虽普通,于剑术上却甚有天份,对剑道的领悟力在诸位师弟之上。平时师父传授剑术与他教导弟妹们,都少有旗鼓相当的对剑。

现在来了个祁宁之,双方能把各自的精妙之处都“逼”出来,每一次对招,洗砚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人与手中的宝锷剑迸发出一股舒畅之意,简直是一剑便引豪情到碧霄!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