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八章 傀儡亦有趣

清都仙缘

可与语 著

连载免费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免费阅读

少清山老二方如松的炼器、布阵之术,几位师兄弟提起来那满是自豪的口气,让祁宁之真是好生羡慕。

确实,二师兄这一手,放到哪个门派中,都堪称一绝。

祁宁之羡慕的倒不是这手绝活儿,而是少清山的师兄弟们对自家人那毫无隔阂的推崇夸奖,还有,在山上山外寻到什么好东西,第一时间就是先给老二看看能不能用!一个个毫不藏私,一门心思地巴望着自家人好上加好。真是让人眼热啊……

演武场上,有几个灰不溜丢的傀儡,这是最低级的傀儡,可是即使低级,祈宁之那柄藏圭剑,可是祖师赐下的上好的有名灵器,剑锋之坚锐不亚于低级法宝,竟然也只能在这灰色傀儡上刺出个浅浅白印子。

祈宁之也是见识过不少珍罕材料,却完全不能分辨眼前这灰傀儡的质地。

“二师兄,这几件傀儡是何种材料炼成?小弟见识浅薄,着实分辨不出。”祈宁之甚为虚心地请教如松。

“呃……这个吧,其实这就是把一堆属性各异的法器灵器混一块儿了,结果……”如松很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我刚刚学傀儡术的时候,师父把库房里用不上的道器,还有些灵器都丢给我,让我随意练练手。我就突发奇想看看他们融炼到一块是什么效果?结果炼了个大灰团子……”

如松比划了一个大圆圈,又道:

“这大灰团子实在是没法再提纯分开了,偏又极硬,师父的攸行剑都差点剖不开。师父就索性帮我借着少清山灵脉地火,加了许多青空石做辅料,就炼成了这几只傀儡。不过你别说,这丑是丑了点,但是特别耐打!”

祈宁之噎了一下,青空石做低级傀儡的辅料……哪一派的练器大师都没有这么奢侈的学艺过程吧!还有其他傀儡所用的材料,更是珍奇。不过此处靠近归云海,海兽材料倒是不缺。还有,那些傀儡关节之处,用的分明是青空玉续,纵然少清山自有条青空石脉,所产也不会太丰吧。

青空玉续产自青空石脉深处,却并非时时都有产出,只是不定时偶尔渗出一些来,在各宗门里,这青空玉续都是被紧紧看好了的,凡有产出,皆归宗门公中,弟子有较大贡献或特殊需要时才可分发一二。这可是炼丹炼器的好东西:炼丹或药用,可接续筋骨甚至用于筋脉之伤;炼器,可使器物愈加强韧。

玄机门当然也有青空玉续出产,可是大家都眼巴巴守着,就怕自己少分了,就怕别人吃多了。怎么可能偏着哪一个人可劲儿地用!还是用在这些练手的笨傀儡上!说出去谁会相信啊!简直夭寿!

祁宁之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抚着心口,顺了一口气。

看这少清山的傀儡上,不仅有青空玉续,还有各种各样来自天南地北的千奇百怪的好材料。

有的覆着横公鱼的鳞,不畏刀枪;有的能喷出迷踪獾的烟,可干扰神识;有的会发出雷电之威,分明装了可蓄雷电之力的天劫石;有的贴上了瞬移符,会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你身后搞突然袭击;还有的腹内藏有深海乌贼的墨囊,一被激发,便会弄得整个演武场上伸手看不见五指……

而且,祁宁之还在少清山别处见到许多杂役类的傀儡,大开眼界,不是因为没见过傀儡,而是没见过这些傀儡。

有些傀儡外形略丑,如松略有惭愧之色地告诉祁宁之,那些是他练手失败的成品。

这些失败品没法重新提纯材料,也没法做陪练,师父就带他出门请教了几位擅长炼器的真人,很是学到些废物利用的诀窍,于是回来后就把这些无法打斗的傀儡做成了杂役,在山上帮忙炉灶、采集、种植、开矿之类,倒也挺好使。

祁宁之时常在树丛里见到一只奇形怪状的傀儡用盘子状的“左手”承接花露,又用剪刀状的“右手”剪下枯枝。

还有一次,两个圆头圆脑的傀儡采矿回来,如松直接打开傀儡的肚子,掏出一把刚刚开采出来的灵石点点头,又指令傀儡到某处看看最近有无青空玉续产出。

有的傀儡是娃娃脑袋,长得挤眉弄眼,那是幼蕖和守玄心血来潮帮忙做的;有的傀儡身上坑坑洼洼,那是被明炎打残了,略调整一下,便从演武场上的“打手”降级为采珠姑姑炉灶旁的“杂役”了。

真是有趣啊……

也令人感慨。

祁宁之从前以为,炼器师只会炼法宝法器这些“有用”的物事,原来,这些“无用”又有趣的东西也会有人花功夫来炼。

估计凌砄这些年的积攒,以及少清山一脉的产出,凌砄都没留着,都这么交给弟子自由发挥了。而且,他还带弟子出门学习!还亲自帮弟子用地火甚至是丹火炼器!不然,以灵火之威,哪是如松现在的修为可掌控的!

今日演武场一角,洗砚如松正合力与几只不同属性的傀儡缠斗,开始只有三只傀儡,如松见应付得轻松,一挥手又放出了两只。

再一会,洗砚大喝一声:“再来!”于是,随着如松一弹指尖,两人身边又冒出三只傀儡。两位师兄被八只傀儡团团围住,其中两只竟然忽隐忽现出没不定,冰刺火雨土箭交杂之下,两人已开始闻喘见汗,法力却未见衰竭,精神还极更见振奋。

这般训练,真是尽兴!

现下正与幼蕖打斗的,是一只金钢石做成的石傀儡,幼蕖一边躲避着石傀儡不停发出的带着电光的蝗石,一边手上不停地凝出木刺射向石傀儡。

“三哥,你看,我这个木刺之术,已经尽力了,为什么未能完全能刺进石傀儡?”

幼蕖发出一枚木刺之后,场中那只石傀儡方发出一道电光,便已停下,显是被刺中了要害。但她犹不满意,上前摸了摸犹露在石傀儡外面的一小截木尖,有些不解,一双好看的眉毛蹙了个结。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