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日志载新奇

清都仙缘

可与语 著

连载免费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免费阅读

祁宁之把凌砄给他的一束潮音竹竹简取出,一边在手中把玩,一边忖道:

“这竹简既可像玉简那般记事,我不妨也记一日志,把这少清山上所见一一记下,日后翻阅,岂不有趣?”

修仙之道何其漫长,祁宁之实知少清山上这般山居生涯,在修道界中甚是少见。不记录一二,岂不浪费?以后那般无味的数百年打坐、历练期间,翻出来偶尔回味,这人生,才有色彩呐!

其实,祁宁之还隐隐有个想法:他一直有些羡慕那些周游天下的散修,随心游历,四处见识,随意记录精彩,真是快意!

祁宁之偷偷看过几本有名的游记,琐碎又有趣。若是哪一天,坊间也能有一本玄机门某佚名真人的游记风行,与人分享他的探奇经历,那该多妙!

若是还在玄机门,该如何记录?

甲日,打坐。

乙日,打坐。

丙日,打坐。

丁日,采药,得药一筐。

戊日,采药,又得药一筐。

己日,打妖兽,获妖丹一枚。

庚日,打妖兽,获兽皮二张。

辛日,打妖兽,又获兽皮二张。

……

所以说,少清山上才值得记录吧!

祁宁之手持竹简,在简内用神识烙下第一日的日志:

“清都一千五百六十二年,腊月初三。师远行,托吾于少清山。言师行前作牛饮、去时乘霹雳。少清山凌砄师叔系当年上清山白石真人,其弟子皆友善。此处,有凡食、有雨雪,半修道半世俗,不亦奇哉……”

记录完毕,祁宁之想起下午幼蕖去挖的潮音竹的冬笋,不禁想道:是不是应该以后也该常去知味堂与大家一起进食?其实早间的鸟蛋与年糕也很不错啊,是不是,也应该入乡随俗……

唉,莫耽误时辰,先去修炼吧!

然后一夜修炼无话。

第二天早晨,祁宁之出门时被茅檐下的冰溜子吓了一跳!历练时他也去过冰天雪地的北寒山,但那毕竟是荒野之地。

他玄机门里,几曾见过数九天里檐下结冰之事!天罗罩下,无降雨雪,不见寒暑,他几乎忘了天然物候是什么样。

及至峰顶清啸声传来,祁宁之想起昨日正是此时用早餐,他在自家院里转了两圈,看了一回窗前的腊梅花,略一犹豫,还是往知味堂而去。

知味堂门口,大师兄洗砚他们几个却都站成一圈,原是正围观幼蕖与知素、守玄几个手持冰棱互相刺击。

每人皆以另两人为对手,幼蕖或与守玄合攻知素,或同时应对双胞胎兄弟的围攻,三人中的另两人都是或敌或友,虽是嬉戏,却见功夫。

看到妙处,几位师兄不停喝彩,却也有起哄的。

明炎一会大喊:“小九你小心后边。”一会又帮知素:“老七的腿绊过来了!”

云清眼睛最毒,几下指点,都堪堪在紧要关头帮将要落败的那个化险为夷。

突听“叮”的一声,却是知素的冰棱被幼蕖与守玄合力敲断,胜负已分。

守玄大乐,当即将自己手中的冰棱递到幼蕖面前,幼蕖中指轻弹,一缕指风自檐下挂着的红辣椒里一旋,一小撮红色粉末便抹上了冰尖。两人一齐乐滋滋地看着知素。

知素:亲弟弟!看在小九份上,忍了!

知素瞪了自家弟弟一眼,却也默不作声地将那冰棱自尖头上咬了一大口,眉毛一皱,咽了下去。这是比斗的彩头。

祁宁之看向屋檐下的几根冰溜子的断口,三人比试的兵器应是来自于此。

看着印象中冷静稳重的知素把守玄手上的辣味冰棱咬了一大口,难得露出龇牙咧嘴的神情,皱着眉头也得把满口冰碴子嚼得咯吱咯吱,不止是最小的两个笑得直打跌,围观的师兄们也俱哄然大笑。

这也是修仙之人……

想想玄机门里仙风道骨不染尘俗的师兄弟,祁宁之觉得自己此际竟然不惊不跳,委实是很长了些承受能力。

当日祁宁之的日志如是记录:

“清都一千五百六十二年,腊月初四。晨起惊见檐下垂冰,犹幼时曾见,令吾颇忆旧年。幼蕖与知素、守玄持冰互击,身法甚妙,似脱自俗世武技,令人不能轻觑……曾闻古仙人嚼冰饮雪,不知今日守玄口中滋味如何……”。

又一日,祁宁之的日志又有记录:

“清都一千五百六十二年,腊月初五。今日要事,唯捞人、捕鱼,着棉袍、品萝卜,有所获。”

记至此处,祁宁之不禁微微而笑。

原来这日午后,幼蕖过来寻祁宁之,客客气气地说:

“祁师兄,今日山下村民破冰收鱼,我和八哥他们原是约好了去帮忙的。想着师兄初来,或许对少清山周遭还不太熟悉,特来问问师兄是否有意下山看看?”

其实吧,祁宁之觉得凡人世界,既不惊险,又无神奇,有甚好看?他刚想婉拒,但看幼蕖那表情,似乎不只是来约他下山。

果然,还没等祁宁之回答,幼蕖又接着道:

“不想七师兄近日琢磨道法,甚是着迷,连带拉着八哥一同钻研不得外出……若师兄对俗事不感兴趣,不如我和你一道去看看七哥?

“七哥的抱朴院离此处不远,七哥素来向往玄机门道术精妙,与师兄你想必很有些相得之处。知素师兄与祁师兄你一同钻研道法,才是相得益彰,怎么也比对着老八那个不开窍的强。”

祁宁之听这理由极为牵强,看看幼蕖表情殷切,想起那日见守玄被双胞胎兄长知素约束着回去抄书,这一两日间也闻听得几个师兄笑话老七是老八的克星,心下猜想,约摸是要借他这个外人的面子捞守玄一把,当下便爽快答应了。

知素与守玄同住在抱朴院,见师兄们都是一人住一个院子,守玄也曾几次揭竿而起欲独立山头,无奈皆被他同胞哥哥无情镇压。更有一次,为了偷学绝技压过亲哥,差点儿在外出时被邪修给拐了!

几次反抗无效之后,守玄盘算了一下,自己目前打也打不过,除了小九妹幼蕖,师父师兄们又都偏在知素那一边,实在是势单力薄得很!索性听天由命,任由知素拿捏住了,反抗的心思灭得连个火星儿都不剩。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