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一百万,你和萧衍生个孩子

朝檐默雪厌情浓

薄荷豌豆 著

连载中免费

乔默和一个只没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恋了!偏偏而已虚职妻,可谁来说她,现在的这个男人又是什么意思?嫁入豪门,不应该是饭来张口,衣来伸出手吗?可为什么,饭是她做,碗是她刷,她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看了眼身旁坐着的清贵沉默的男人一眼,抿了抿小嘴,蹙眉小声道:“我人在医院……今早被人给撞了……我……”。……

免费阅读

萧衍身子折回来,温凉的大掌,落在她酡红发热的小脸上,捏了捏,语气清淡:“乔默,你喝醉了。”

一字一句的,不是反问,而是陈述。

乔默仰着小脸,湿润的盯着他幽邃的眸子,半晌,她忽然闷笑出声,露出一排白白的贝齿,“和你开个玩笑,你干吗一脸认真?萧衍,原来你怕我喜欢上……唔……”

她的腰肢,陡然被一只大掌扣住,男人带着冷香烟草气息的唇,低头,堵住了她欲言又止的唇。

她瞪大了眼睛,那一瞬间,几乎没有反应,萧衍在品尝了一个极为冗长的香吻后,指腹摩挲着她湿润的嘴角,声音暗哑道:“永远不要喜欢我,喜欢上我的后果,会是你不能承受的代价。”

乔默装傻,神经大条的道:“喜欢上你,你会死吗?”

“会。”

男人目光定定的,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真无趣。

“说的这么严重,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乔默,我喜欢你……”

乔默一怔,大眼瞪着他,一瞬间,浑身僵硬。

男人忽然笑了笑,“我喜欢你的乖巧。”

乔默:“……”

这男人是在报仇吗?

乔默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已经迈开长腿往会场里走去,单手抄兜,头也不回的淡淡道:“没有人喜欢这样的玩笑,包括你自己。”

乔默深深的看着那被月光度着背影的男人,轻轻的自言自语:“万一,我不是开玩笑呢……”

低低的叹息一声,低垂了小脸,踩着高跟鞋,追了上去。

……

慈善晚宴上,萧如卿公开了萧衍和乔默的关系,台下一片雷鸣掌声,如潮水席卷着乔默的耳朵,可心里,完全没有一丝丝的高兴,俨然像个猴子一般,被一群人围观着看戏。

好不容易熬到宴会尾声,乔默去了个洗手间,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接起,里面的人口气很急。

“乔小姐,你父亲因为心脏负荷,醒来后又昏迷过去!正在进行第二次抢救!”

她手里的手机,陡然从掌心里滑落下来,摔在地上,手机屏幕暗淡了下来。

她站在洗手间的窗边,外面的夜风吹的她皮肤沁凉,心里亦是拔凉一片。

萧如卿从洗手间里出来,见乔默站在那儿,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掉,整个人像是被定在那儿一般,蹙了一下眉头,走过去,看了一眼地上的手机,镇定的问:“你怎么了?”

乔默的目光,很是僵硬,一点点转移到萧如卿脸上,一字一句的道:“我、我爸爸……在抢救……”

萧如卿是个冷血的人,她不仅没有一点点关心,还淡淡的转身,将双手伸到自动感应的水龙头下,认真的洗着手,微微抬头,从镜子里,看着乔默。

“需要钱,是吗?”

乔默视线模糊的盯着萧如卿。

萧如卿真不愧和萧衍是一对母子,说出的话,如出一辙。

见乔默不答话,萧如卿兀自说道:“你嫁进萧家之后,我就调查过你家里的情况,你父亲那个情况,早就应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了吧?是因为没钱,所以才拖着没做?现在快要撑不下去了?”

乔默的全身,像是被人剥光了,曝露在阳光下,她心里一片揪痛,尽管萧如卿说的每个字,她都无力反驳。

她用力,咬了咬嘴唇。

萧如卿继续漫不经心道:“说吧,要多少钱?”

萧如卿显得很无所谓。

乔默听见一个哑哑的声音,是她自己的,“……一百万。”

萧如卿挑了下精致的眉头,很爽快的吐出一个字:“好。”

然后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张支票,用黑色水笔,直接在上面签了一百万。

乔默垂眸,看着萧如卿递过来的一百万,没有伸手。

“拿着吧,你不是白拿这钱。”

乔默吸了下鼻子,抬起脸儿问:“我要做什么?”

萧如卿忽然笑了下,像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局一般,“我之前就跟你提过,和萧衍,生一个孩子。我相信,这对你来说,非常简单。”

乔默手指颤抖了下,伸手抹掉脸上的泪,捏住了萧如卿手中的支票,像是屈服了一般:“成交。”

……

回别墅的路上,乔默没有再跟随着萧如卿,而是坐了萧衍的车回来的。

一路上,她闷闷的,没有半句话。

萧衍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今晚真安静。”

乔默关上窗户,被风吹干了的眼泪,在脸上有些紧绷,她折回身子,柔柔的靠进了他怀里,小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不害臊的道:“我想……”

萧衍一怔,挑了挑英俊的眉头,“想要了?”

乔默仰起小脸,柔嫩的唇瓣落在他刚毅的下巴上,小声的应着:“嗯……”

……

迈巴赫开进别墅后,萧衍下了车,里面的乔默迟迟没出来。

萧衍扶着车门,“要我抱你?”

乔默一反常态,乖巧的有些不对劲,“我有点醉了,走不动。”

萧衍伸手,横抱住她,将她一路抱到二楼,他们的卧室里。

彼此衣衫褪尽,萧衍伸手去摸床头的避孕套,乔默在他身下意乱情迷的眨着水眸,藕臂重新攀住他的背,“不要那个,我会吃药。”

因为上次乔默说,吃药伤身,而现在,她又说要吃药。

萧衍只当她喝醉了,便顺从了她的意思。

……

第二天一早,萧衍去公司后,乔默便起床去了医院。

她和医生商量了手术时间,确定下来后,来到乔生的病房看望他。

两次的抢救,让乔生变得很虚弱。

他整个人躺在那儿,显得格外憔悴,乔默心里一疼,握着乔生的手,轻轻掉眼泪。

“爸爸,你放心,很快就要手术了,手术后,你就不会再晕倒了。”

乔生连说话都很费力气,沧桑粗糙的大掌,揉了下她的头发,问她:“默默,手术费是哪里来的?”

乔默咬了下唇,“萧衍给的。”

“爸爸对不住你,总是拖你后腿,现在还让你在娘家那边拿钱给爸爸看病,你婆婆……没有生气吧?”

乔默拼命摇头,哽咽着道:“没有……没有!婆婆答应的,还说有空会来看爸,爸,你不要担心钱的问题。”

“那就好。”

……

萧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赵谦行色匆忙,“BOSS,刚刚我接到英国的电话,说夏知小姐从伦敦回来了。”

萧衍微微一怔,“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昨晚,今早医生过去给她检查,结果屋子里就没人了。”

……

乔默从医院出来后,就去了学校。

刚到学校,莉莉就对乔默说:“默默,有个女孩子来找过你,不像是我们学校的,说在学校的咖啡屋等你。”

乔默心里一想,不会又是苏画吧?不过如果是苏画,她找她,又要干什么?

乔默到了咖啡屋后,并没有见到苏画的身影,她正转身要走,便被一个清脆的女声叫住。

“乔默?”

乔默步子顿住,转身回眸一看。

叫她的那个女孩,和她年纪一般大的模样,样子清纯,脸色有些苍白。

“是你找我?你认识我?”

乔默并不认识这个女孩子。

宋夏知起身,伸手和她打招呼,“你好,我叫宋夏知。”

乔默没有伸手与她交握。

宋夏知抿了下唇,也不气,不恼,收回手莞尔道:“我就是想来看看萧大哥的妻子,是什么样子。”

“萧大哥?”

难道,是萧衍?

乔默只觉得这个女孩子的声音有些耳熟,在脑中回想了一下,想起,那次萧衍去英国出差,她打电话过去,好像就是这个女孩子接的电话。

声音,很像。

宋夏知淡淡笑,没有一点敌意,“我现在看见了,本人比照片好看。”

萧衍,究竟在外面欠了多少桃花债?

乔默对于应付萧衍外面的这些莺莺燕燕,没有任何兴趣,“宋小姐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先去上课了。”

“等等。”

“你想说什么?”

宋夏知好笑道:“看来你很喜欢萧大哥,否则不会对我这么防备。”

“不该吗?我是萧衍的妻子,这是正常反应。”

乔默没必要掩饰什么,更没必要,和她打太极。

宋夏知恳求她:“我只是对萧大哥的妻子,有点好奇。我现在看见了,但是乔小姐能不能不要告诉萧大哥,我来找过你?”

……

乔生的手术,安排在下周。

乔默担忧的抚了抚肚子,不知道,昨晚有没有中。

……

中午吃饭时间,罗罗问她:“默默,你还要不要去容氏工作?昨天容总打电话给我,说你可以过去面试。还关心你腿好了没。”

这件事,一拖,转眼,都四个月过去了。

原来,已经四个月了,她和萧衍原来结婚,都四个月了。

“容总没有怪我上次失约吗?”

“哎!谁没个事故意外的,容总在电话里面特别绅士客气。能听的出来,完全没有怪你的意思。”

罗罗又想起一件事,恨恨的说:“你知道吗?今天萧教授一来学校,那个王妃就跑到办公室去勾搭萧教授了!你说这狗真是改不了吃屎!有妇之夫她还去勾搭!”

乔默恹恹地道:“萧衍本来就招人。”

一句话,听着有些像是闺怨,罗罗听出了点吃味,用身子挤了挤她的手臂,“你终于会吃醋了?”

乔默哼了一声,“三天两头的,有女人过来找你,你试试那个滋味。”

哪壶不开提哪壶,乔默手机响起来,是萧衍的电话。

那边的男人,粗暴又简单的下达命令:“现在来我办公室。”

乔默气不打一处出,可又想到自己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只好对他言听计从。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