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老将军

医权当道

真剑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是家财万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惹毛了我——不治!你是容颜无双,倾国倾城的女神?惹毛了我——不泡!你是出身贫寒煊赫,实力强悍无比的天之骄子?惹毛了我——猛踩!神方门第二这个地方没有人工开发的痕迹,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就连大路都没有一条。。……

免费阅读

华灯初上,广陵市最大的会议中心,一项意义重大的会议才结束散场。

一名穿着警服,国字脸,一腔正气的中年男子带着浓浓的倦意,捧着茶杯朝会议室外走去。

此人,名为姚鑫川,乃是广陵市警察局的局长,位高权重。

姚鑫川作风强硬,嫉恶如仇,上位几年来破获了多起大案要案,战功赫赫,罪犯们看到他都战战兢兢,给了他一个外号,铁包公!

刚走到门口,早已经等待很久的秘书焦急地上前,说道:“姚局长,老爷子出车祸了。”

“什么?”

消息来的太突然,姚鑫川手里的玻璃杯掉在地上,直接摔成了粉碎。

秘书吓了一大跳,因为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局长大人会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什么时候的事情?老爷子伤的严重不严重?”姚鑫川焦急问道。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下面传来的消息,说是老爷子现在被送到了市人民医院,现在正在抢救。”秘书说道。

“赶紧给我备车,去市人民医院。”姚鑫川大手一挥。

“那个……要通知馨悦吗?”秘书问道。

“通知一声吧,老爷子对馨悦最好,我不想瞒着她。”姚鑫川叹息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灯熄灭,大门打开。

赵春华立即迎了上去,询问道:“刘医生,病患情况怎么样?”

刘大年狠狠地瞪了萧鸣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如果你们能来早点,情况肯定不是这样的。病人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死亡了。”

赵春华看到推出来的那辆盖着白布的病床,摇头叹了口气道:“刘医生你已经尽力了,最后结果如何,那也只能认命。”

刘大年淡淡说道:“我让人把死者推到太平间,如果患者家属上来认领的话,你就告诉他们在太平间。”

“好的,我跟上头汇报一下情况。辛苦你了,刘医生。”赵春华点了点头。

“不辛苦,治病救人,乃是我们医生的天职。”

刘大年一边说着,一边玩着手机,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等到赵春华打完了电话之后,忽然发现萧鸣的人影已经消失了。

“这人离开,也不知道打个招呼。”赵春华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估计萧鸣是害怕担责,所以悄悄溜走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萧鸣并没有溜走,而是跟着那辆移动病床,一路来到了太平间。

等到里面的护士走出来,确定四周无人了之后,萧鸣便小心地开了门,身影闪了进去。

太平间里面,比萧鸣想象的要冷一点。

因为这个老者刚死,而且没有任何的身份证明,所以就被随意地摆放在中央的位置。

萧鸣走上前去,掀开了上面的一层白布,看到了老者的安详的面容。

他的脑袋上有缝合的印记,没有了呼吸和心跳,看上去应该是死亡无误了。

不过,检查了一番之后,萧鸣却是摇了摇头,骂道:“真是个庸医!”

没错,他骂的就是刘大年那个骄傲却没有真才实学的人。

从常人的角度来看,老者确实是死了,但是通过萧鸣的判断,老者并没有完全地脑死亡,神经还有身体机能都没有完全死亡。

因为从科学角度来说,脑死亡才算是真正的死亡!

“老头儿……跟你相遇纯属是缘分,我今天救你,完全是因为看不惯庸医误人性命。”

说完这些之后,萧鸣将太平间的门给反锁了起来,然后掏出了那个布袋子,取出了被刘大年所唾弃的那些银针,一字排开。

他所施展的乃是天医门最神秘的《逆天九针》的针法,借助灵气的方式辅佐,有着逆天改命的功效。

不过,《逆天九针》这种法门过于凶险,而且萧鸣也不想在施救的时候被外界所打扰,所以这才关上了门。

施展《逆天九针》之前,有个前期步骤,也是最为重要的——热针!

萧鸣双手不断地摩擦,催生体内的灵气朝手掌位置聚集,然后手掌中央氤氲起一层凡人不可辨的淡淡雾气。

等到手掌的温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萧鸣手指捏起一根银针,朝着老者的第一个穴位扎了进去。

不动如山,动若惊雷!

当初萧鸣在修炼针法的时候,天医门里用来扎穴的小铜人加起来恐怕也被他毁去了上百个。

十数年的认穴打穴,早就让他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精准度。

最重要的是,老家伙说萧鸣是百年一遇的奇才!

若非如此,他又岂能在二十来岁的时候,就能将《逆天九针》给完全领悟和掌握?

因为老者的伤势太重,所以萧鸣的救治过程足足花了半个小时。

最后的时候,萧鸣沉吸一口气,将银针扎入了老者的命门穴!

这是整个救治过程中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一步!

天医门将这一步,称之为逆天夺命。

扎入命门穴之后,萧鸣立即“三提三深”,随后将体内的灵气疯狂注入,等到对方的手指微微翕动的时候,这才快速地把银针给拔出来。

“命归!”

萧鸣不断地喘着粗气,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所打湿。

不过,他浑然不在意这些,而是收起银针,打开了太平间的大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医院。

萧鸣前脚刚离开医院,后脚一辆挂着市里0003牌号的奥迪车,在人民医院的院子停下。

“吱……嘎……”

一脸肃然的姚鑫川跟秘书同时下车。

这时,刚刚接到通知的市人民医院的陈达民院长匆匆迎了过来,说道:“姚局长,欢迎欢迎!”

姚鑫川与其握了握手,简短说道:“陈院长,你好。”

“姚局长,你这么晚来医院,是……”陈院长小心翼翼地揣摩着意思。

他知道姚鑫川在广陵市官场上的大名是如雷贯耳,据说上头有意思给他再磨炼几年,就直接坐上一把手的位置。

所以,陈院长跟他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

“是这样的陈院长,我的老父亲出了一起车祸,现在就在贵院治疗,所以我来看看情况。”姚鑫川开门见山地说道。

“令尊在我们医院?”

陈院长心中咯噔一声,心想怎么没有人通知我呢?这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嘛?

他赶紧小声问道:“姚局长,不知道令尊的姓名……”

“姚国庆!”

听到这个名字,陈院长浑身的汗毛都快立起来了。

姚国庆!

整个广陵市能有几个姚国庆?莫不是那个赫赫有名,战功累累的老将军?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