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我是大学生

医权当道

真剑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是家财万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惹毛了我——不治!你是容颜无双,倾国倾城的女神?惹毛了我——不泡!你是出身贫寒煊赫,实力强悍无比的天之骄子?惹毛了我——猛踩!神方门第二这个地方没有人工开发的痕迹,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就连大路都没有一条。。……

免费阅读

萧鸣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给吓了一大跳,赶紧把这种念想给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跟我丈夫白承乾两人从谈恋爱的时候,白家的人就一直不同意。可是他却为了我,跟家里闹翻了。两人白手起家,打造了夜佳人酒吧,并且生下了女儿可可。”

似乎是不愿提起的回忆,慕楠的脸上没有一丝甜蜜,反倒是非常地哀伤:“后来,白承乾无辜消失,一个月之后,我突然收到了他的骨灰盒。承乾死了之后,白家认为我没办法独立抚养可可,所以要争夺抚养权,还有夜佳人的酒吧。”

说着说着,慕楠的眼泪又流淌了下来。

她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柔弱无助的羔羊,让人感觉到无比地心疼,会不由自主地想要保护她。

萧鸣想了想,伸出手来,轻轻地拍了拍慕楠地后背。

这个动作很亲昵,似乎也超出了两人目前的关系程度。

不过……他还是这么去做了。

“放心吧,楠姐,有我在的。”萧鸣安慰道。

他的手背很温暖,让慕楠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这个要强的女人擦去了泪水,然后挤出一丝微笑道:“算了,不说这些吧。刚才让你没吃好饭,我请你到另外的地方去吃吧。”

“楠姐,我觉得这顿饭不如以后再吃吧,我现在不怎么饿了。”萧鸣咧嘴一笑。

按照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没什么心情吃饭。

慕楠也不是个勉强的人,所以当下说道:“好吧……那改天我再请你吃饭。”

“没关系的楠姐,你先回去吧,开车慢点。”萧鸣笑着说道。

“你不要我送你回去吗?”慕楠惊讶道。

“不用了,我想好好地看一看这个城市,以后我可是要在这里待上好几年的,也想熟悉熟悉。”

萧鸣挥了挥手,便潇洒地离开了。

怔怔地看了萧鸣的背影几秒钟,慕楠这才叹息一声,走向了自己的那辆陆虎。

萧鸣一个人走在广陵市的街道上,现在是初秋的天气,所以晚上也就没有那么燥热,晚风吹来还带着丝丝的凉意。

他的每一步,就像是丈量的尺子一样,长度都是一致的,一点儿偏差都没有。

仔细地想了想,他下山之后来到了广陵市,得罪了一些人,也收获了几个室友的友情,另外还有一个楠姐。

若他还是待在那个青云山上,每一天都是按部就班,根本没有这么多波澜的。

走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萧鸣忽然听到耳畔传来一个急刹车的声响,随后一个重物撞击的闷声。

随后,就听到有人大喊:“撞人呐!撞死人呐!”

很快,就有人围了上去,七嘴八舌了起来。

“谁那么缺德啊,竟然敢闯红绿灯。”

“这个老头真可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八成是不行了。”

“你看他的脑袋底下一滩血,救不活了。”

因为围观的人特多,外加上这里是交通枢纽的地方,所以很快就拥堵了起来。

肇事车辆是一辆小轿车,车主也没有走,但是也不肯下来,只是坐在车里打着保险公司的电话。

萧鸣走到跟前,发现被撞的老者真的就像是死了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鲜血流淌了一地。

很快,交警就过来了,那个肇事司机这才肯下车,做起了笔录。

负责处理这起交通事件的警察叫赵春华,原本是刑警支队的队长,后来因为得罪了领导,被下放到交警支队做苦力。

不过,他还是很认真地处理交通事故,另外安排协警通知120急救车到现场救人。

等到他录完了笔录,发现120救护车还没到,顿时找来了协警问情况。

“赵队长,刚才120打了电话过来,说龙蟠路这边拥堵,救护车开不过来。”协警小心地回答道。

“真操蛋,这样耽搁下去,岂不是要闹出人命?”

赵春华把笔一丢,随后跑到了那个被撞的老者跟前,查探了一下情况,发现老者的呼吸还在,就是非常地微弱了。

“你们谁来搭把手,帮我把人抬到警车上。”赵春华吼了一嗓子。

协警在那边控制肇事司机,赵春华的身边也没什么人可以用。

那群围观的吃瓜群众,一个个避让了几步,生怕给自己惹上什么事情。

毕竟,现在不少碰瓷的新闻,搞得人心惶惶的,他们生怕自己被这老头讹上,那就相当麻烦了。

“我来吧……”

人群中,一个身影走了过来。

此人,正是萧鸣!

原本,他是不准备管这个闲事的,只不过看到众人的冷漠之后,萧鸣还是管不住自己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出于刑警的本能,赵春华上下打量了萧鸣一眼,发现这是个少年,而且打扮的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上身穿着西服,脚下却是布鞋,有点不伦不类的。

不过,情况紧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来,烦请你搭把手,帮我把他给抬上车。”赵春华招呼道。

萧鸣看了一眼地上的老者,便是心中有数了。

他摊手道:“按照他的伤势,估计是不能坐车了。”

“为什么?”赵春华眉头一皱。

“伤者的伤势很重,而且是脑部受到了撞击,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和休克。如果将他平躺着放的话,估计会造成血块淤积。只怕不用到医院,人就没治了。”萧鸣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怎么办?”赵春华下意识地问道。

“只能背去!”

“背着去?”

要不是萧鸣态度严肃,赵春华差点认为他是故意来搞笑的。

这里距离市人民医院相隔十里地,如果背着去,那得猴年马月?

“你是在开玩笑吧?”赵春华忍不住道。

“我没有开玩笑!事关人命,也不必开玩笑。”萧鸣严肃说道。

话音刚落,他来到了老者的身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银针布袋,拿起一根就准备朝他十六郄穴上扎下去。

“你在干什么?”

看到萧鸣掏出明晃晃的银针,赵春华吓了一大跳,赶紧出声制止。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止血,否则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我扎的是他的郄穴,有止血的功效,顺便可以封住他的一口气,不至于让阳魂消散。”萧鸣回答道。

赵春华张了张嘴巴,随后问道:“你是医生?”

“不是,我是大学生。”

说完,萧鸣便不理他,直接将手中的银针给扎了下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