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寡妇

医权当道

真剑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是家财万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惹毛了我——不治!你是容颜无双,倾国倾城的女神?惹毛了我——不泡!你是出身贫寒煊赫,实力强悍无比的天之骄子?惹毛了我——猛踩!神方门第二这个地方没有人工开发的痕迹,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就连大路都没有一条。。……

免费阅读

“萧鸣……要不,咱们走吧?”慕楠央求道。

“行!反正这洋玩意我也吃不习惯。”萧鸣点了点头。

付账之后,两人一块走出了法国农庄餐厅。

殊不知,在一个角落旁,刚才被揍的赵鑫悦捅了捅身旁一个大汉,压低声音说道:“鸭哥,就是那个小子!”

这个大汉,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几,身材壮硕的好似一头小牛犊子,纹着一条猛虎,眉毛拧起来的时候凶相十足。

此人名为李汉亚,绰号鸭哥,乃是当地大型帮派猛虎帮的骨干成员,在建安路这一带的名气十分响亮。

“我说赵小胖,你也太怂了吧。就那小子的身子板,你竟然能被他给欺负咯?”鸭哥冷笑一声。

赵鑫悦老脸一红,争辩道:“鸭哥,你是不知道,这小子虽然瘦,但是力气不小。所以……所以我这才找你出马嘛。”

“他旁边那个女的长得倒是不错。”

目光游曳到了萧鸣身旁的慕楠身上,鸭哥顿时浑身一震,露出了淫邪的光芒。

“怎么?鸭哥,你对她有兴趣?”赵鑫悦也一块笑了起来。

“废话,漂亮的女人,我当然有兴趣。”鸭哥忽然猛地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

赵鑫悦吓了一跳,连忙问道:“鸭哥,你想起啥了?”

鸭哥眉飞色舞地说道:“如果我没看错,这妞应该是夜佳人的老板娘。”

“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号称靓绝广发路的那个老板娘?”赵鑫悦的口水差点掉下来了。

“可不是嘛,就是她。”鸭哥不住点头。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上啊,”赵鑫悦按耐不住浑身的燥火,恨不能现在就冲出去。

说起这个老板娘,那在酒吧一条街可是赫赫有名,年纪轻轻丈夫就死了,自己一人带着个孩子。

不少人专门为了她而去的酒吧,带着各自肮脏的目的,却往往碰的一头包。

赵鑫悦也存着这个心思,不过上次在那里故意闹事,都没见到慕楠的人。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在这里他竟然有幸一睹慕楠的芳容!

还别说,人们没说错,这个寡妇长的那叫一个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差点没让赵鑫悦这个色中饿鬼口水淌下来。

“瞧你那点尿性,能不能有点出息?”鸭哥白了他一眼,却是纹丝未动。

“鸭哥,那你说咋办?”赵鑫悦急眼了。

放着这么个惹火的寡妇不能办,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做事情要讲究策略,你这种只知道傻乎乎朝前冲的二愣子,咱们帮派现在都不要了。”鸭哥鄙夷道。

赵鑫悦顿时笑了起来,递过去一根黄鹤楼,腆着脸笑道:“鸭哥……我的亲哥哥!道上混的人,都知道咱鸭哥智慧无双。弟弟我这脑子不够用,还请你做我的明灯,指点一二吧。”

被这样一番吹捧,鸭哥就跟那烟雾似地,差点要飘了起来。

于是,他摆出一副高手的姿态,说道:“既然小寡妇跟这个男的在一块,可以断定他们肯定是有关系的。咱们明天借着这个机会去她的酒吧里要人,岂不是可以一箭双雕?”

听到鸭哥说完,赵鑫悦顿时竖起了大拇指,拍马屁道:“哥!要不怎么说你道行深呢。高!实在是太高了!”

他已经开始联想,明天逼迫慕楠就范,然后跟鸭哥合力把这个熟透了的美艳寡妇,压在身下的场景了。

“好了,今晚就放过这个小子一马。明天咱就杀到她酒吧去。反正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到时候我多带点兄弟去!”鸭哥叼着香烟说道。

“那咱们明天就杀他个片甲不留!鸭哥,我请你先去飞燕池先找五十八号那骚货去去火。”赵鑫悦张狂地大笑了起来。

“好好好……”

这两人一块勾肩搭背地走了。

这边的慕楠还浑然不知道一场风暴即将来临,而是忧心忡忡地想着白承羽报复的事情。

慕楠真害怕白家一旦发起疯了,使出什么样的肮脏手段来对付她跟孩子。

早上抢夺孩子的,也是白家的人,要不是萧鸣在的话,他们差点就得手了!

她真的恨自己只是个女儿身,远没有跟白家对抗的资本和能力。

“楠姐,你在想什么呢?”萧鸣看她情绪不高,便出声问道。

“没……没什么……”慕楠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为了化解尴尬,她忽然拉开皮包的拉链,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白色盒子递给了萧鸣,笑着说道:“这是给你的礼物。”

“礼物?”萧鸣有些好奇。

“对啊,为了感谢你今天对我的帮助,顺便纪念一下你今天第一天入学。”慕楠笑了笑,“打开看看吧,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礼物吗?”

当萧鸣打开了盒子之后,发现里面赫然是一部手机。

慕楠注意到了萧鸣的表情变化,连忙解释道:“这部新款手机,算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上面预存了我的手机号码,也方便咱两以后联系。”

沉吟半晌,萧鸣把盒子推了过来道:“不行,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慕楠板起面孔道:“你这孩子,让你收下就收下,否则我生气了!”

她生气的模样,妩媚中带着一丝哀怨,也是那么的漂亮。

看到慕楠面色严肃,萧鸣只能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我就先收下,不过等我挣了钱,一定会还你的。”

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这是他的行事准则。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慕楠笑了起来。

萧鸣看到那张明媚的笑脸,又再一次地看呆了,心中顿时觉得这次来到广陵市到现在为止,恐怕收获最大的,就是认识慕楠吧。

他不是个傻子,能够感觉出来慕楠是那种真心实意地对自己好,不带有任何的目的性。

“楠姐……刚才那个男的,到底是谁啊?”萧鸣小心翼翼地问道。

按理说,这件事情跟他没什么关系,也是慕楠的私事。

不过,既然收了人家的礼物,萧鸣就不会把她当外人看了。

慕楠神色黯然,从包里摸出了一盒女士雪茄,点燃之后抽了一口,这才悠悠说道:“是我亡夫的大哥,白承羽。”

“原来是家庭纠纷!”萧鸣内心也叹了口气。

不过,他也捕捉到了一个信息,慕楠的丈夫死了,现在独自带着一个孩子生活。

那岂不是说……楠姐是个寡妇?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