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计定合肥(二)

  寅时,本以平静的夜再次被战火打破。

  魏军二千七百战士带着怒火与仇恨疯狂的向东吴营寨扑去,誓要将其夷为平地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而东吴营寨内,隐藏的狮子亦不打算再掩饰自己的利爪,要给敌人对凶狠的一击,以此告诉这天下,我们回来了!

  当张特率领魏军踏入东吴营寨的那一刻,结果便已经注定。孤狼再凶狠又怎么斗得过伺机待敌的狮子?

  张特想要以三千之兵夜袭五千之营,即使对方精锐几分,人数多上几分,而夜袭一旦成功,敌军一旦慌乱这二千之差便不是差,殊不知昔日甘宁百骑便于数万大军中杀个来回。可他千算万算都不会想到自己的行动几乎被人了如指掌,甚至放弃了那三百兄弟麻痹敌人都没有逃出算计,而且他面对的不是五千之众,而是一万五千严阵以待的精锐!

  带着怒火与仇恨的魏军,刚冲进营寨怒火还没来得及宣泄,便被残酷的现实扑灭,中伏,那么简单的两个字,有时却那么沉重,沉重到全军覆灭。

  前有强弓硬弩,后又铁骑伏兵,过程甚至比第一次劫营还要简单,中计的魏军虽殊死抵抗可前后皆有敌军且数倍于己,最终张特含泪下令命所有士兵放下武器,合肥告破。

  合肥城中,周瑜看着被压上来的张特说道:“你可投降?”

  “你当真周瑜,周公瑾?”

  “正是。”

  “亦是那个三气而死的周郎周公瑾?”

  “你!如此不识时务,让我一刀砍了你!”吕蒙抽刀就要将张特一刀正法。

  “子明稍安勿躁,莫我还没被气死,你倒先行一步了”周瑜急忙将吕蒙拉住,然后笑着对张特说道:“是,可亦是将你擒住的周公瑾。”

  “特只有一事想问,你如何知道今夜我会劫营?”

  “这几日,你一直在观望我军训练吧?”周瑜问道

  “是。”

  “是不是觉得训练几日军队越来越有素,阵型看着越来越牢不可破。”

  “是,我甚至曾出城于右山仔细观察。”

  “那是我演给你看的,给你再晚几天此营将牢不可破,合肥之兵将再无用武之地的错觉,至于具体是哪天前来,我亦不能确定,只是今晚可能性大些,因为白天我将军队阵法演化速度又加快了许多,若你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必有所行动。”周瑜颇有耐心的说道,讲给张特亦讲给吕蒙和陆逊。

  “哈哈哈!若是知道东吴都督竟能死而复生,我又怎会中此计?我是输给了无道的贼老天,不是输给了你!多说无益,特只求一死。”

  “给你几日思考时间,不过你降你的部下活,若是你不降……”周瑜若有深意的看了张特一眼,随后吩咐左右道:“压下去。”

  “诺!”

  陆逊看张特被压下去,方说道:“都督,这张特虽有本事却不会轻易投降,都督如此逼迫,怕是会让他假意应承啊。”见张特被押走陆逊上前说道。

  “他若是真降,那我如何攻取寿春?”周瑜看着陆逊颇有深意道。

  “都督莫非……”

  周瑜虚了一下手指,笑道:“言时尚早,具体谋划还没有敲定,详议后再说不迟。”

  “诺!”

  “来,如此契机,不妨一起来看看这久攻不下的合肥城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周瑜嘴角些许翘起,目光扫过诸将,随后起身向外走去。

  合肥,久战之地,曾经过数次战火,亦于战火中流传几番佳话。昔日旧城曾有张辽威震逍遥津,以弱击强,更甚至让孙权命丧黄泉。今日新城,张特三千守军拒十万之众,让诸葛恪一斩威望尽失,不久魂归九泉。合肥将东吴北进之路完全封死,而今日这颗钉子总算被完全拔出,自此北进之路大开!

  周瑜看着四处风景,抚摸着城墙上刀剑的痕迹,一时间感触颇深,看向各有所思的众人,最后将目光定在陆逊身上,一时欲言又止,最后无奈的摇摇头叹了一声:“但愿主公……哎。”

  几日后,建业。

  孙策看着手中的捷报,不由笑道:“好个周郎周公瑾,方才几日,合肥便已被攻破。”说着将将其递给孙权。

  孙权接过看完道:“东吴历代都督论智谋,公瑾言第二那就没人敢说第一了,这倒不足为其,小小合肥虽然拦得住我,却远远拦不住公瑾,我料只怕此时破寿春之计,公瑾也已思量好了。”

  “哦?权弟对公瑾如此自信?”孙策道。

  “我就是不相信自己却也不能不信他,先前我年幼,这东吴之局全仰仗公瑾了,而他更是没有辜负众人之望。不过,这寿春,却也不是那般好下。”孙权走道地图前指着洛阳道:“曹操纵然有乱局要面对,可其反应却绝不会慢得让公瑾可以吞下寿春。”

  “可纵然曹操万般不想,这寿春,我拿定了!”孙策将一面吴旗插于寿春自信道。

  “是啊,这寿春,这淮南,他不给也得给。”孙权顿了顿还是说道:“兄长,有一事,我们却是不能早下决断。”

  “何事?”

  孙权双目一闪,一字字说道:“是都督还是丞相,是吴国还是东吴,是被叫做主公还是陛下!”

  孙策听完背身向着孙权:“周瑜重临军营第一天便让人每日羞辱他,又何尝不是再提醒我,我又怎么会还是那个被传国玉玺蒙蔽双眼的孙策?等知道曹操刘备的打算后再议不迟,周瑜走时亦对我说过,这都督听着比丞相舒服多了。我亦觉得主公暂且好听些。”

  “兄长如此说,弟便放心了,那曹操绝对比兄长急的多。”

  “那你猜,他如何为之?”

  “猜不到,不过我肯定的是,他亦会等,等那刘备,等兄长,而刘备亦会等,三方短时间内会对此说不清道不明,谁都不肯先决定,而具体谁先决定,那就要看这段时间内谁争得的地方越多谁手中握有的本金越大了。”

  “所以,淮南,志在必得!”孙策目光炯炯,一股豪气与自信油然而生,不过当他正要言语的时候突然神色一顿,而后叹道:“还有一事。”

  “何事?”

  “有一人,你我对他皆有亏欠,公瑾说此人才干不在他之下,几次已洞察到公瑾真实用意却又伪装下来,若不是公瑾特意观察也是看不出来,他让我们最终如何对待此人,要早做决断。”

  “陆逊?陆伯言?”

  “正是。”

  “此事让权弟来吧,我对他亏欠太多。”孙权闭起双眼,似又想起了曾经的事情。

  “也好。论顶尖谋士,我东吴还是太少,若是权弟不能消其芥蒂,哪怕我负荆登门谢罪又何妨?”

  “诺。”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