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傻瓜

拳震四方

飞廉将军 著

连载中免费

陈召远七年前打晕了意图强奸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杨菲菲的校长之子,误我以为将对方被打死,远遁海外,再次回归家乡宜城。回去后,不当心将门弄坏,被父亲误以我以为是死对头派人来登门为非作歹今日却有一些不同,在这里多了一个年轻人,一米八以上的个子,如刀削般的脸庞充斥着一种坚毅的神色。。……

免费阅读

杨薇薇隐约间听见了一丝动静,虽然并不清晰,但是她能感觉的。半眯着的眼睛看到了一道朦胧的身影,这个男人高大稳重,更重要的是他穿着衣服,面颊的神情让她感到莫名的安心。

是他吗?

“召远……”杨薇薇轻启红唇,微微呼唤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小,但陈召远还是听清楚的。莫名的,他感到一阵辛酸。

他坐上前,握住了杨薇薇的玉手,轻声道:“薇薇,我在。”

“你感觉怎么样?”陈召远紧张地问道。薇薇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他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具体情况问清楚再放任对方离开。

“我……我好热……”杨薇薇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难受……”

热?

陈召远皱起了眉头。伸手在杨薇薇的额头贴了贴,果然十分的滚烫。可是看这情况似乎并不像是发高烧了。

“我热……我要……”杨薇薇面颊红烫,全身燥热非常,嘴里嘟囔着,紧接着开始扭曲着娇躯,伸手开始撕扯自己的衣衫。

陈召远见状,大吃了一惊。这是被下药了?

麻痹的。竟然敢对薇薇下药。陈召远面色铁青,早知道如此,他之前就应该将这催情药灌进高伟身体然后给他拍摄一段裸露的写真。

此时,杨薇薇已经扑在了陈召远的怀里,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开始奋力撕扯陈召远的衣衫,那锋利的指甲划过表皮,让陈召远微微吃痛。

“薇薇,你清醒点。”陈召远搭着杨薇薇的香肩,使劲地摇晃了一下对方的身子,企图以这样的方式让对方冷静下来。只是这药效实在太猛烈了,这样的方式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唔!

杨薇薇就像是一条水蛇似得缠绕着陈召远,转而便向着陈召远展开了攻势,她的香唇贴住了陈召远厚实的嘴唇,香舌在齿贝上打转旋转着,拼命的索取着。

陈召远亦被激得一阵火热。他是一个正常男人,受如此大的诱惑和挑逗哪能受得了。

唰!

陈召远双眼通红,一下子将杨薇薇反压了下去。随即俩人便再床上来回翻滚了起来。

他压着杨薇薇一边亲吻索取,一边褪下自己的衣衫和裤子。

很快的,两人身上的衣物便所剩无几了。

其实,陈召远的内心还保持着理智。他清楚自己趁人之危的行为与禽兽无异。但是——俩人不正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倘若换做是别的女人,陈召远定不会轻易与其发生关系。但是薇薇,他相信她的是愿意的。

当褪下最后一丝衣物的时候,俩人彻彻底底的裸露在了空气之中。

陈召远掀起被褥盖上。很快的,被子里面就有了大幅度的翻滚动作,那一阵阵细柔的娇喘和沉闷的哼声在整个房间内回荡着。

一场大战完毕。

陈召远出了一身热汗。见着杨薇薇瘫软熟睡了过去,他将被子盖好,然后起身去洗手间冲了一个凉水澡。

待得洗澡回来,杨薇薇依旧没有清醒过来,陈召远也不显着急,就静静地坐在那儿等待着,望着杨薇薇熟睡的面容,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能够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熟睡,这是一种十分美妙的感觉。

阿瑞斯。暗鼠。陈召远目光仰望着天花板,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暗鼠果然潜藏在了华夏,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想来这个该死的家伙也认为华夏是最安全的藏身之地吧?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暗鼠竟然加入了阿瑞斯组织,而且还是阿瑞斯组织在华夏的总头目。

一想到自己战友的死,陈召远突然间感到有些烦闷,他掏出烟盒,默默地点上了一支烟,神情有些惆怅,目光逐渐的变得阴冷起来:“暗鼠。等着吧。这笔帐迟早是要算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召远感到有几分困意了。

被子掩盖着的杨薇薇有了稍许的动静,陈召远立马清醒了,试探性地叫道:“薇薇?”

“我……”杨薇薇俏脸绯红。虽然之前朦朦胧胧,但隐约间还是能记一二的。

“你脸怎么还是这么红啊?”陈召远有些疑惑地问道。明明已经发生那种关系了,按理说杨薇薇应该退了药效了。可是脸怎么还是这么红呢。

杨薇薇翻了翻白眼,羞得将整张脸都埋了下去。心里想着,明知故问。

陈召远也意识到自己问的有些欠缺,于是尴尬地笑了起来:“那个,刚才……”

“刚才的事情……我都知道。”杨薇薇轻声喃喃着道。

陈召远看着她,微微错愕。不过随即便释然了,也是,这么大的动静,自己总归是会有些印象的。

陈召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脸正色,目光柔和地盯看着杨薇薇,道:“薇薇,你不会怪我吧?”

杨薇薇摇了摇头,那微红的俏脸上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我知道迟早会有那么一天的。只不过这一天比我预算要早一些而已。”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你及时的出现,让我感到庆幸。”

“傻瓜。”陈召远心头一暖,笑骂了一句。“我想保护好你,一直如此,从不曾改变初心。”

“看出来了。”杨薇薇嫣然一笑。她的娇躯有些晃动,那秀眉微微蹙起。

陈召远看出了这一丝异样,询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杨薇薇摇了摇头。“只是觉得有点儿头晕。”

陈召远理解地点了点头:“可能是药效遗留下来的副作用吧。”

“药?”杨薇薇愣了愣。显然她还并不知道自己被下了催情药。

“你被下药了。作案人是高伟。”陈召远说道:“哦。对了。还有你曾经的好闺蜜王丽丽。”

“哎。”杨薇薇轻叹了一口气。仔细回想一下,当时除了王丽丽以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人了,那么给自己下药的人不是她又是谁呢?原本她还认为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她们之间的姐妹情谊是不会变的,可是她发现自己错了,错得离谱。只怪自己太傻太天真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