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信就信

自在神医逍遥客

疯狂小牛 著

连载中免费

特种兵杨业在机缘凑巧之下可以得到了云游四海道士的指点,从此就了不像的人生,他银针渡人,术法渡鬼,成就济世仁心,都市生活消遥自在!且看杨业如何在这大多市厮混,成了消遥杨业身穿迷彩T恤,提着一个行李包走进了头等舱,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坐下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免费阅读

此时的徐世林对杨业的话,不对,应该是每一个字都深信不疑。他立即掏出手机,拨出了自己表叔的电话。“喂,表叔,回家了吗?我是问一下悦曦好点了没?没有?表叔,我认识一位神医,要不我请他去你那儿看看?”

徐世林挂了电话,他拉着杨业就往外走:“帮个忙,去我表叔家走一趟。我刚刚问了,我那小表妹感冒越来越严重了。”

因为徐世林头被撞了一下,所以由杨业开车,路上的时候他就说了,他表叔常庸元是当官的,具体什么级别没说,只告诉杨业说话要注意点。

按照徐世林的人工导航,车子在市中心转了两圈后进了一条巷子,然后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上面挂着一块牌子“市委大院家属区”

车子开进去之后,在一个院子门口停下了,徐世林率先走了进去。

两人一进院子,杨业就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当然,这里所谓的煞气并不是灵异的气息,而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低沉气场。

老道士临死前告诉过杨业,道士所学有五术,称为道家五术,分别是山、医、命、相、卜。因为杨业认识老道的时间不长,接触他的时候也已经二十多岁了,所以老道士主要传授了他医和相这两术,另外的山、命、卜,不是杨业不会,而是不精。

磁场的感受就是医中所学,中医看病所讲究的望闻问切,其中的望和闻,就属于气场、气味,的搜寻和判断。

人的气场分高中低三等,成功人士一般的气场属于高等,尤其是掌权者,经常有气场强大这一说法。一般普通人则是中等,不强不弱。而生病或是人气不足之人,气场就会下沉。下沉之后与地相连,与其他气场碰撞,称之为撞煞。

徐世林和杨业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一个半头银发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书。厨房里传出锅铲碰撞的声音,还有空气弥漫的菜香味儿。

“表叔,还没吃饭呢!”徐世林上去打了个招呼。

杨业见徐世林有些拘谨,心生疑惑,看样子他这个表叔官职还不小,能让这个豪门大少都小心翼翼,不多见。

中年男子穿着一件白衬衣,下面是普通的西装裤子和一双凉拖鞋,茶几上还放着一个公文包,看样子是刚回家不久。

看到徐世林,中年男子起身,笑了笑:“世林来了,快坐,吃饭了吗?”

徐世林点点头,然后左右看了一眼,指着杨业对中年男子道:“表叔,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神医,杨业。”

“杨业,这是我表叔,叫常庸元。”徐世林相互做了个介绍。

“常先生你好。”杨业主动上前和常庸元握手,而常庸元用审视的眼神朝他看了几眼。

杨业能感受到这个常庸元身上的气场很强大,不用讲他也能看出来,这人是一个久居高位的人上人。

“我就叫你小杨吧。能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上班吗?”常庸元又坐回了沙发,语气很是平淡。

“没在医院,是在一家中医馆工作。”杨业如是说道。

常庸元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然后起身道:“罢了,我带你先看看我女儿吧。她的情况有些特殊,今天带她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居然没有任何问题,但到现在,她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常庸元走到房间门口,先敲了敲门,喊道:“曦曦,爸爸进来了好吗?”

半响,没人回答。他苦笑一声,扭开门把走了进去。

一进门,三人就看到布置的很温馨的房间里,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正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将她的脸蛋深深的埋在膝盖中间,并没有抬头的意思。

“小杨,你直接去看吧,她这几天都是这样,不太搭理我们。”常庸元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杨业慢慢的走过去,轻声叫唤道:“小妹,你能抬头让我看看吗?”

半响,没反应。

杨业伸手过去抓在小女孩的手腕上,入手尽是冰凉,他皱了皱眉,然后用手勾起小女孩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抬起来了。

看到小女孩一张清秀白皙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只是她脸颊上没有半点血色,重要的是,双目之中尽是空洞,好像面前的杨业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曦曦,你肚子饿吗?”杨业在她面前晃晃手,试探性问道。

女孩木纳的摇摇头,依旧不说话。

杨业叹息一声,转身回到了徐世林身边,点了点头:“有答案了。”

三人来到客厅,常庸元听说杨业有答案了,心中开始有点相信这个年轻医生了,便问道:“小杨,你能告诉我悦曦到底是什么病吗?”

这时候一个身上穿着围裙,头发结盘,一脸素颜的妇人走了过来,见到徐世林后,妇人扬起一丝苦笑:“世林,这位就是你请来的神医吗?”

徐世林点了点头。

杨业看着这对年纪稍长的父母,顿了顿,似乎在组织措辞。他点燃一支烟,沉声道:“你女儿没有生病。”

“啊?没有生病,那,那她怎么会这个样子?这几天她都消瘦了好多。”妇人一脸痛心道。

见常庸元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杨业缓缓说道:“你女儿,丢了魂,得帮她招魂。”

徐世林也是脸懵逼,弄了半天,他没想到杨业的答案居然是这个。忽然,他很快就感觉到不妙,抬眼朝常庸元看了过去。

果然,常庸元的脸色慢慢拉下去,冷哼一声,瞪着杨业说道:“简直是胡说八道,什么丢魂?新社会里谁还信这些东西?我作为一名党员,也作为一名无神论者,坚决不相信你说的这些荒唐至极的话。我看你顶多就是个神棍,不好意思,我女儿的病不用你看了,你请回吧!”

好家伙,一言不合就赶人。

杨业撇撇嘴,吐出一个眼圈,轻声道:“常先生,我说的并不是迷信,中医之道本就玄之又玄。你相信就相信,不信就不信,我从不勉强,而且,这里面的人是你女儿。下一次,说不定你请我我也不来,告辞!”

杨业说完,转身就走,他从不在不相信自己又不懂中医而且态度狂妄的人身上浪费时间。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身对常庸元说道:“三日之后是满月,你女儿会出事。我先提醒你一句,提前带她到人气旺盛的地方可能避免。”

杨业走到了巷子外,徐世林从后面追了出来。

“我去,你这脾气咋这么烈呢?我不是告诉你了说话要注意点吗?”徐世林有些懊恼说道。

杨业冷笑一声:“我与他无亲无故,又不欠他的,为什么要讨好他?而且,他女儿的病非我不能治。你等着瞧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