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七章 新婚燕尔长歌·行

长歌·行

Fanyalan 著

完结免费

二十六世纪的孤女东方彦,本是一小偷组织成员,再后来被送进孤儿院,与同是孤儿的朱灵相依为命。谁知,朱灵竟为了自己冒险的成了职业大盗,机缘凑巧之下,东方彦再次穿越到了三国。 身在乱世,惟有放下自己骨气,才能生存。...[更多] 书籍简介:二十六世纪的孤女东方彦,本是一小偷组织成员,再后来被送进孤儿院,与同是孤儿的朱灵相依为命。谁知,朱灵竟为了自己冒险的成了职业大盗,机缘凑巧之下,东方彦再次穿越到了三国。 身在乱世,惟有放下自己骨气,才能生存。赖上郭嘉,是谁的不幸的?!那重病麻烦缠身的青衣男子,会很温柔如水的说:“彦儿熬得药,不苦。” 初恋情人的……

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新婚燕尔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再也不是我一个人了。虽然记不得具体内容,但我一直都觉得很温暖,很幸福……抱着“枕头”蹭了蹭,我舒服的呻吟出声。睡了这么久的瓷枕,我终于可以睡软软的枕头了。正想着,感觉“枕头”在动,我赶紧把它抱在怀里,生怕一不留神就没了。只是,这枕头怎么越来越热,炽热的连我的皮肤也跟着发烫……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朦朦胧胧出现了淡淡的影子,接着,幽暗的朦胧转换成白茫茫的昏暗。我闭了闭眼,隔了好一会儿,才再次睁开眼睛。“周瑜……”这周瑜,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居然半夜三更跑到我床上?!(显然,某人还没睡醒)周瑜的脸色一沉,似有不悦,但还是缓了脸色轻声纠正我,“是周郎。”“周郎。”我呐呐的跟着叫了一声,随即一愣,连声道,“你,你怎么,跑到我床上来了。你,你这个大色狼!”我挣扎着推开他,却被他翻身压在身下,“小乔,看清楚了,这是我的床,不,是我们的床。”这句话犹如一把利剑刺穿所有的混沌,我怔住,脑袋里猛然回想起昨夜的缠绵,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已经是周瑜的妻子了。“怎么?想起了什么?”周瑜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那样浅浅的微笑,却仿佛五月的初夏时节,碧湖中睡莲初绽,清新淡雅的令人眩目。我迷醉在这比星辰月华更美的男子光晕下,如痴如醉。黑色的眸子氤氲出的眼波流转出水般的温暖,他缓缓靠近我,毫不费力的就捉住了我的唇,辗转深入……“等,等一下!”我急喘几口气,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从他的身下爬出去,却被他一拉,又回到了他热的发烫的怀抱。“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他急切的用嘴堵住我的,把我要说的话堵在嘴里。我挣扎了一下,趁着彼此喘息的机会,连忙说了一声,“娉婷说,要拜见吴国太。”周瑜顿了一下,嘴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幅度,“小乔撒谎都不会。陈夫人说了,我们是新婚燕尔,月后再拜见。”说着,手便向我的下身探去。我怔了怔,连声道:“不行,周郎。”“怎么?”他顿住,不解的看着我。我的脸一热,咬唇,“好疼。”“还痛?”周瑜一把把我拥在怀里,轻吻我的鬓发,“只此一次,往后,不会再疼了。”我窝在他热情减退的怀里,轻轻点头,低声问道:“周郎,守宫砂,是不是就是守贞的……”“好了,别提了。”周瑜有些挫败的看了我一眼,伸手拉好被角,“睡吧。”我乖乖点头,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声。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轻浅均匀的呼吸声。我轻轻抬头,不怎么清醒打量身侧的男子,内心充满了甜蜜。若是有朝一日,周瑜和小灵子碰面了,一人手持三尺青锋,一人拿着手枪,大眼瞪小眼,那是多么可笑啊!我不惊扬了扬唇角,随即一愣,笑容僵在脸上。如今,我已嫁了周瑜,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周夫人了,已经主动贴上小乔的标签了,是否也意味着,我的未来,将按照历史记载的上演?我将有三个孩子,与周瑜琴瑟和鸣恩爱十二年,然后,看着他死,最后,等死……这,我的一生……不行!我不要按照历史发展,我更不想看着周瑜死,我,我能怎么做?!改变历史吗?不行!历史改变了,小灵子怎么办?我怎么办?我们都会消失啊!!不……我闭了闭眼,半晌,才痛苦的睁开眼睛,视线再次定格在近在咫尺的俊容。为今之计,就是早日找到心弦琴,趁自己还未泥足深陷之前抽身离开,这样,于他于我,都好……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流泻进来,空气中的尘埃仿佛融进了阳光里,轻轻的飞舞着,干净的好似透明。淡淡阳光随时间移动,恰好从门扉中进入,映在床上。罗帐,被子的褶皱,珠帘都虚幻起来,像是要消失一般。一切的一切,美好得不真实,仿佛完全不属于这肮脏尘世。“小乔真能睡。”听到帘子的响动,我方才抬头,只见穿戴整齐的周瑜正含笑的看着我,手里还拿着竹简,想必是在看书。我的脸一红,不动声色的拉起被子笼住自己。他上前,轻轻坐在床沿上,为我拂开额上的乱发,“怎么,还害羞?你身上哪一处我没见过,没碰过?”我羞得不敢看他,只能岔开话题,“周郎,现在什么时辰了?”周瑜一愣,低低的笑出声来,“巳时。”巳时?我怔了一下,对于古代的计时方式我还是不习惯,只能认命的把“子丑寅卯”背了一遍。原来已经十点左右了。“怎么?要丫头进来伺候更衣吗?”周瑜起身,正要喊人,我连忙拉住他的衣襟,“不用了,我自己来。我不习惯别人伺候!”周瑜顿了顿,伸手取过屏风上的衣衫,放在床上。我看了他一眼,干脆坐了起来,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得差不多了,我就大大方方的任卿欣赏!虽然来这里已经四五个月了,可要我能在几分钟之内穿上一件汉服,简直是天方夜谭!再加上紧张等诸多元素,一件衣服愣是被我穿的乱七八槽。“小乔真笨。看来还需要为夫帮忙。”周瑜放下书简,两手架住我的胳膊,毫不费力的就把我从床上放到地上,慢慢为我整理衣物。淙涧一样黑亮的长发在阳光下闪烁着湛蓝色的迷人色泽。但他垂下头去整理我的衣物时,柔滑的发梢就从肩头处一丝一丝滑落,恍若缓缓铺陈开了一匹举世无双精美绸缎。“公瑾当真生的如此好看?”周瑜唇边的笑意更浓,温热的嘴唇轻轻擦过我的面颊。我连忙低下头去,盯着那床上展开的书简,轻声说道:“周郎看什么书?”“哦,没什么,打发时间而已。”周瑜领着我坐在梳妆台前,唤了娉婷为我梳洗。刚刚梳洗完毕,却听见门外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奴才赵传,给老爷夫人请安。”周瑜笑笑,平声道:“进来吧。”只见一位老叟走了进来,此人慈眉善目,一双星目炯炯,两鬓泛白,还未说话,周瑜便笑道:“老赵,你呀,难道就不能少折腾我一天。”“老奴不敢。”老叟看着我一拜,“只是周府来了女主人,老奴若是不来请安,有违礼数。”“老人家这一拜,小乔哪里受得起。”我怔了一下,赶紧虚扶了一把。以周瑜的态度,此人应该不是一般奴仆,何况我初来咋到,凡事谨慎一点。想到这里,我笑吟吟道:“老人家,还不知该如何称呼?”“老奴不敢。”老叟恭敬的后退一步。周瑜牵起我的手,笑道:“此人是周府的管家,日后有不懂的地方,还要向老赵请教。”说着,又抬头向管家说道:“老赵,今日前来,有何要事?”“没什么。”赵管家从怀里掏出一本大册子,“这是周府的账簿……”我的心“咯噔”一跳,联想到密密麻麻的数字,以及我几乎不认识的繁体字,我的腿就一阵虚软,只能求救的看向周瑜。周瑜怔了一下,眼里融进了淡淡的笑意,转身微微笑道:“老赵,府中之事小乔还不熟悉,那就一切照旧吧。如若有不能定夺之事,直需来报。”“这……那老奴就先遣两个丫鬟过来,如何?”“嗯。”周瑜轻应了一声,“小乔,先用早膳吧。等一会儿,我再陪你在府里转转。”我点点头,经他这一说,我还真觉得饿了!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我撑了一把红色的油纸伞,穿了件浅绿色的汉式纱裙,在徐徐微风中,与周瑜携手走过一座座简约却不失宏伟的院子。斜风轻过,院中扶苏木微微作响,隐隐带来一阵清香。“你住的是主园——沁雪园。”“沁雪园?”我重复了一遍,微微出神的打量这个园子,心里不经想到:怪不得人人都想嫁小开,如果要是离婚了,这么大一个园子,一半都是我的!肥死我了!想到这里,不经又仔细打量一番园子,只觉这园子设计的极为巧妙。高树与低树俯仰生姿,落叶树与常绿树相间,花时不同的多种花树相间,这就一年四季不感到寂寞。特别是建筑物,错落有致,充满了艺术的美感。东边有了一个亭子,西边就是一个回廊,绝不对称。墙壁上有砖砌的各式镂空图案,廊子大多是两边无所依傍的,实际是隔而不隔,界而未界,因而更增加了景致的深度。“小乔看出什么了吗?”周瑜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我怔了一下,回头浅浅笑道:“亭台轩榭的布局,假山池沼的配合,花草树木的映衬,近景远景的层次,都很讲究啊。不知是出自于哪位名家之手?”周瑜眯了眯眼,眼底飞快的掠过一丝诡异的神色,随即顿了一下,方才道:“宅子是伯符送的。至于出自哪位名家,公瑾也无从考证。”我“哦”了一声,撑着伞继续向其他园子走去。而周瑜一直沉默的跟在我身后,没有吱声。游览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自己似乎在原地打转,不惊问道:“周郎,我怎么觉得自己在原地打转啊!”“没有。”周瑜抬手理了理我散落下来的额发,“这是梅苑。是沁雪园外院。它的布局与沁雪园正好相反。比如,沁雪园的亭子在东边,而梅苑的亭子却在西边。小乔仔细想想,是不是?”我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但也不经纳闷:虽然两个园子这样布局确实巧妙,但对于不熟悉环境的人来说,很容易迷路。特别是墙砖和廊子都是镂空的,给人一种犹在此处的错觉。我把伞塞进周瑜的手里,提起裙摆,手脚利落的爬到不远处的假山上。用手挡着光线往下一望,竟有种似梦非梦的感觉。两个园子极其相似,即便是这样俯视,也会头晕目眩。我闭了闭眼,又向远处望去。整个周府,很明显的被分为五六个园子。有些园子被高大的乔木所挡,只能依稀看出点轮廓。有一个园子,满园种满了五彩缤纷的花。有几个园里有古老的藤萝,盘曲嶙峋的枝干就是一幅好画。这样的宅子,置山林于庭前,引流水于院后,叠山理水,巧妙布局,既有湖光山色、烟波浩淼的气势,又有江南水乡小桥流水的诗韵。使游览者无论站在哪个点上,眼前总是一幅完美的图画。“小乔,小心点,危险。”周瑜纵身一跃,落在我身侧,紧紧把我搂在怀里。我笑笑,“这算什么?你看到那边的百花泡桐没有?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爬到树顶。”“哦?”周瑜并没有看那棵树,只是定定的看着我,嘴角勾起漫不经心的笑,“想不到公瑾竟娶了一只猴子。”“怎么?觉得自己误上贼船了?”我作势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搂的更紧,只能撅着嘴瞪他,“你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可是——”他故意拖长尾音,“公瑾偏偏就喜欢这只活蹦乱跳,错漏百出的小猴子!”“哼!少油嘴滑舌!”我转过身去,掩饰自己眉间的羞涩,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被远处荷花池吸引,惊奇道,“周郎,那里有一个荷花池,好漂亮!”手自然而然的被牵着,周瑜莞尔一笑,“公瑾这就领你去看。”眼前的荷花池着实震撼了我一把!正是初夏时分,翠绿的荷叶丛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像一个个披着轻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微风拂过,池中碧绿的莲叶上几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好像珍珠一样滑来滑去,有的滑落水中,有的滑落在莲花上,浅紫,鹅黄,淡粉,水珠随着不同颜色的花瓣折射出不同的色彩,在阳光下灼灼生辉。“真美。”“嗯。”我轻应。“公瑾说的是人。”“嗯。”我毫不谦虚的照单全收。不是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若是寻常女子,此刻,必定面红耳赤。”突然,周瑜俯下身来,靠在我耳边轻声道,“我的小乔,果然很特别。”我顿了顿,低头掩饰自己眼里的笑意,“无他,唯小女子皮厚也。”“呵呵……”周瑜低笑出声,琉璃般的眸子仿佛藏匿在湖底的宝石在闪闪发光。这样一直看着,好像不知不觉被他的眼睛吸引了……“小乔?”“呃。”我回过神来,隐隐感觉脸颊有些熨烫,连忙转过身去,“周郎,我们再去别的园子瞧瞧。”正说着,脚下一个不留神,一滑,竟崴了脚。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我不由得“啊”地叫出声来。“小乔?痛吗?”有力的臂膀揽住我的腰,我吸了一口凉气,试着动了动脚踝,痛得我嘶声连连。周瑜脸色微变,俯身把我拦腰抱起,几个箭步就冲到湖中的凉亭,轻轻把我放在石凳上。他蹲下身子,掀开我到脚踝的长裙,慢慢脱下我的鞋袜,只见那微红的脚踝已经肿了起来。周瑜抬头,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手缓缓靠近我的脚踝。我看着他微颤的双手,拾起袖摆,轻轻拭去他额上的汗珠,“我不痛,真的。所以,你也不要紧张。”他点点头,手上微微用力,只听轻微的“咔嚓”一声,脚踝处的痛楚便减轻了许多。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便被周瑜轻轻拦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我心里觉得好笑,他怎么把什么错都往身上揽!只是——那句“对不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心中的疑云越发稠密。我低头,轻轻瞥了一眼不算太高的台阶,一丝明了掠过心间,他在试探我?!他在试探我会不会武功?!所以,一开始,他就没有要救我的意思……直到,我崴了脚,直到确定我不会武功,他才……新婚的甜蜜瞬间荡然无存,余下的只有悲凉,还有那似有似无的喟叹……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