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大婚长歌·行

长歌·行

Fanyalan 著

完结免费

二十六世纪的孤女东方彦,本是一小偷组织成员,再后来被送进孤儿院,与同是孤儿的朱灵相依为命。谁知,朱灵竟为了自己冒险的成了职业大盗,机缘凑巧之下,东方彦再次穿越到了三国。 身在乱世,惟有放下自己骨气,才能生存。...[更多] 书籍简介:二十六世纪的孤女东方彦,本是一小偷组织成员,再后来被送进孤儿院,与同是孤儿的朱灵相依为命。谁知,朱灵竟为了自己冒险的成了职业大盗,机缘凑巧之下,东方彦再次穿越到了三国。 身在乱世,惟有放下自己骨气,才能生存。赖上郭嘉,是谁的不幸的?!那重病麻烦缠身的青衣男子,会很温柔如水的说:“彦儿熬得药,不苦。” 初恋情人的……

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大婚清晨,整个院子里热闹非凡。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每一口箱子都精致无比,扎着红艳的绸缎,显得喜气洋洋。我娘和奶娘正在一一查看,并吩咐众人将箱子抬进后院房中。“小姐,这是周大人的聘礼,可是不少呢!”娉婷兴奋的伸长脖子往院里张望。我苦笑一声,看着院中忙碌的身影,压低声音,“娉婷,今晚,我会走。”娉婷整个身子蓦地僵住,半天才回过神来,茫然的转过头来,支支吾吾的问道:“小姐,你……你不是喜欢周大人吗?你不是打定主意,要,要嫁吗?”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紧紧抓住心脏的地方,那里很痛,像是被坚硬的利器凿开一般,冒着鲜血,又好像灵魂失去了什么,空荡荡的没有着落。我叹了口气,轻声咕哝:“他喜欢的人是……小乔。”“小姐叹什么气?莫非是想情郎了!”抬眼一看,奶娘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身前,笑眯眯的说道,“周大人对我们小姐真好!知道皖县到会稽路途遥远,还特意遣了船队前来迎亲。小姐,坐船可比马车舒服的多。”我的心一沉,坐船?那中途要跑路的几率就更小了!小心驶得万年船!今晚,一定要跑!“小姐?”奶娘的手在我面前晃晃。我回过神来,赶紧岔开话题,“大乔呢?她何日启程?”“昨晚就已坐船走了。”奶娘拿着礼单,细细的点着数。“昨晚?”我眯了眯眼,不着痕迹的瞥了娉婷一眼,这小妮子怎么连这事也不告诉我!“哎,昨晚大乔一直在等你,可惜,传话去了几次你也没来。”我娘黯然道,“不过,也没关系,到了会稽你们两姐妹要互相照顾彼此。”说着,我娘的眼圈渐渐红了。我赶紧上前,轻声安慰道:“娘,你别担心,姐姐识大体,会过的很好的。”“哎,为娘是担心你啊,傻孩子!你才十五岁,什么都不懂,娘本想多留你几年,可惜……”我娘声音微微有些嘶哑,又抬眼怜惜的看了我一眼,“来,随娘进屋,娘有事跟你详谈。”我乖乖任娘牵着进屋,感觉她掌心所传来的温度,那种感觉,与院长妈妈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仿佛能透过她的手感觉她的心跳……进了屋,娘与我对面席地而坐,轻轻握着我的手,神色温柔的说道:“颜儿,你,你对男女之事了解多少?”我一下噎住,娘,她该不会是想来个婚前性教育吧?!见我半天不答话,娘大概以为我是害羞,便轻声向我解释道:“夫妻,不是拜了天地就是真正的夫妻,而是要行周公之礼。所谓周公之礼……”“娘!”我急切的打断娘的课程。不是因为害羞,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带色的电影不是没有看过,而是因为……这些话从眼前的妇人嘴里说出来,总感觉怪怪的。“呵呵,颜儿是害羞。”娘掩唇轻笑,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册子,塞进我的手里,“你看看,如果不懂得再来问娘。”嘴角微微抽搐,我已经猜出这小册子是什么了!不过翻开一看,还是吓了一跳!这,这春宫图未免也太露骨了!简直可以达到令人喷血的地步!“颜儿,莫害羞。”娘轻抚我的额头,大概是脸颊发热的缘故,那手的温度带着舒心的凉意渐渐的浸入我的肌肤,凉凉的,很舒服。“娘……”我将小册子放在一边,整个身子扑进娘的怀里,淡淡的幽香充斥着我的嗅觉,那种感觉,就像雄鹰飞翔在云间,鱼游弋在水中,在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做最舒心的事。这就是——妈妈的味道。“颜儿……”娘顺势将我搂在怀里,轻拍我的后背,“娘对不起你……”“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喉咙一阵堵塞,我的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喷涌而出,似感动,似离别,似纠结……我吸了吸鼻子,任由滚烫的热泪落在她的衣衫上,“娘……彦儿对不起你,彦儿……不能留在你的身边尽孝道。可是,彦儿真的真的很爱娘,在这个世界上,最最舍不得的也是娘。若是有一天,彦儿做错了什么事,娘,求你,求你千万不要恨我!”“不会……”娘的眼睛也湿润了,她摇摇头,“往后,嫁去了会稽,做了周夫人就不要这样任性了,遇事与你姐姐商量,她明白事理,必定会帮你。”我点点头,手紧紧的圈住她的腰,“妈妈,就让彦儿抱一会儿,就一小会儿。”“傻孩子……”天色渐晚,淡淡的夕阳余晖洒满了府邸,流淌在天边玫瑰色的残阳似乎还恋恋不舍的在那里徘徊。夕阳洒金,残红映在湖面上,随着微风拂过,荡起粼粼的波澜,像无数璀璨的星星闪烁着眼睛。轻轻关上窗户,我溜到屏风后面,手脚麻利的脱下穿了几层的汉服。正准备穿上丫头装,转身的一刹那,我透过屏风瞥见一抹黑色的身影,连忙拿起衣物遮住胸前。“你看了多久了?!”“从你脱衣服开始。”那身影动了动,略带调笑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放心,以你的身姿,还不足以诱惑我。”言下之意,莫不是我的身材很糟糕吧?!我偷偷看了看几乎赤裸的身子,额上青筋往外冒,是!我承认自己身材不好,但也不用羞辱人吧!更不能以此为借口偷看人家!我伸手取搭在屏风上的喜服,转过身去,“我正在试穿喜服,如果有兴趣,你大可以过来看,我不介意。”有种你就过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算了。”隐隐听见移动椅子移动的声音,只听他叹了口气,“明日寅时你一上船,我就会去找真正的小乔。”我在心里冷哼一声,我就不信在这之前,你会寸步不离的守着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坐在梳妆台前,手虽然梳着头发,眼睛却一直盯着铜镜里的黑色倒影,心里忍不住将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遍。他如果再不走,我娘就该来了!迎亲的人也要来了!“吱呀”一声门开了。我急忙转过头去,娉婷贼兮兮的站在门外,一脸愕然的看着穿着喜服的我。我又回头去看桌子,此时,那里连一个鬼影也没有。那人的武功……当真深不可测!“小姐,你怎么……”“没什么,只是改变主意了。”我站起身来,眼睛四处乱瞄,细心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他已经不再房内,才压低声音道:“娉婷,什么时辰了?”“子时刚过。”娉婷松了一口气,连忙转身关上门,“我一直在后院等着小姐,见小姐没来,便猜准小姐定是改变了主意,所以才回来看看。”“现在出去应该不难吧。”我又走到屏风后面,开始快速脱喜服,扼腕啊,今天脱衣服就要把我弄疯了!“小姐!”娉婷绕到屏风后,正准备过来,被我一个眼神制止了。“小姐,子时已过,如今要出去,恐怕比较困难。先前由于迎亲人多,混出府去自然简单。可是现在……”娉婷语重心长,过了一会儿,也没有下文。我探出头去,冷声道:“爬墙也要爬出去!”娉婷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姐,喝茶吗?”我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确实觉得口渴了,“倒一杯吧。”话音刚落,一个茶杯顿时出现在眼前。我停下手上的工作,正准备一饮而尽……“小姐!”我顿了一下,“什么?”娉婷低下头去,“没……没什么。”“娉婷,以后别这样一惊一乍的,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白了她一眼,喝了一口茶,只觉茶的味道有些苦涩,“这茶味道不对,不能再用了。”好歹我曾经也修炼了半个多月,对茶学不能说是精通,但也是略知一二。“嗯,我会换掉。”娉婷点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瞧。我的心里腾升起一股诡异,但也无心细想,一股脑的想要把身上繁杂的衣服拔掉。“小姐,有人来了,好像是夫人!”什么?我娘?!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现在才子时啊!我一时慌了手脚,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提起脱了一半的裙摆,准备跳窗而逃。突然,脚下一软,我就差点跪在地上,幸亏娉婷扶住了我。我摆摆手,示意没事,刚迈出一步,整个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往前倾。这是怎么回事?!感觉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小姐,你还好吧?瞧你脸色这么差,还是歇歇好。”“不能歇!”我咬牙,单手撑地,使劲浑身力气,好不容易才站起来……“娉婷!动作怎么这么慢!已经丑时了,怎么小姐还没有梳妆完毕?”奶娘的声音在身侧响起,我刚想喊她一声,却愕然的发现,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娉婷扶住,坐在梳妆台前。刚刚奶娘说什么?丑时?不是子时刚过?!没了说话的力气,只能任由纤纤素手在我脸上描来绘去,不消一刻,除了头发,我已经被包装完毕。往镜里一照,那绝色女子也在看我,只是那眼里的疑惑与不甘,又有谁能看清?!一双温柔的手抚上我的黑发,梳子轻柔的梳到发尾,娘温婉动人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一梳梳到尾。”我的眼睛渐渐觉得有些酸涩,只能轻轻闭上眼,静静的享受妈妈的祝福。就算是假的,就算这一切都是梦,也请给我时间让我把这个梦做完。“二梳白发齐眉。”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我已经不能动的手上。我却无声的笑了,现在的东方彦,好幸福。“三梳儿孙满堂。”一时之间,我有些恍惚,我究竟是谁?是小乔?木梳轻轻搁在我手里,娘拿了丝缨束住我的发辫,“颜儿,这丝缨除了你的夫君,谁也不能取,知道吗?”艰难得点点头,我张了张嘴,还是发不出一个音。我真的好想叫一声妈妈。“夫人,吉时已到,该启程了。”奶娘轻轻的提醒,将喜帕缓缓的盖在我头上,“夫人,莫担心,有瑾儿伴在小姐左右,定不会出任何岔子。”手上一热,熟悉的温度握着我的手,“颜儿,一定要幸福。”我咬唇,只感觉血腥外弥漫在口中,如果我现在还能开口,我真想说不嫁了!永永远远留在娘身边!管他什么历史,什么心弦琴,我只要娘!在船上做了一天不能说话不能动的木偶。第二天,一股恶臭味充斥着嗅觉,我警觉的睁开眼,一张银色的面具便出现在我眼前。我下意识的一挥手,“啪”清脆的耳光声。银色面具无声无息的落在我身上。一张美丽的脸庞出现在眼前。他的肌肤如雪般白皙,柳眉不黛而弯,挺直灵巧的鼻子,一双凤目半睁半闭,双眸如黑曜石般熠熠夺目。还有那诱人犯罪的红唇,仿佛新生的花蕊般娇艳欲滴。“黛眉似烟,明眸沉静,顾盼和柔,身如蒲柳,啧啧,原来大哥是货真价实的美娇娘……”说着,我就往他胸前摸去。他微微后仰,脚尖一点,便离我一丈之远。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何他看我换衣服时无动于衷!原来我有的他都有!“大哥,不对,大美人,你怎么还在这里,难道不应该去寻找小乔了吗?”我站起身来,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能动了。难道,是刚刚那股臭味……“大美人,你真不厚道,居然连自己人也下药,害的妹妹我像木头人一样坐了一天。”我斜睨了他一眼,心里不经叹道:果然最毒妇人心!“药,不是我下的。”我眯了眯眼,“不是你,那还会是谁?”“你的丫头。好像叫娉婷。”心中尚存的一丝侥幸也在此刻被轰的粉碎,心痛,一波又一波……那杯茶,果然有问题!娉婷她为什么会……她明明知道我不是小乔,为何要逼我嫁给周瑜!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知根知底的朋友,居然背叛了我……“怎么?不相信?”他轻蔑的勾起唇角,讽刺的看着我,“难道你不知道她是乔玄的人?!”我怔了一下,其实我也有想过这个丫头不简单,但毕竟我终究要走的,不想过多的深入的牵扯进去。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终究棋差一招,满盘皆输。“我在乔府埋伏多日,乔府的情况已经了若指掌。”他拿起一个杯子,轻轻放在掌心,只是几十秒,变化为一滩水,“我也想不到,乔玄那么有野心,居然处心积虑把两个女儿作为棋子。据我观察,乔夫人,大乔,娉婷对此事似乎知情。只有你,傻乎乎的一直被当猴耍!”乔夫人,大乔……我的心猛地一刺,感觉有什么自眼里滑落……“娘她,也知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娘是出卖女儿的人,她为我挡那一剑已经说明一切!娘绝不可能……背弃我……下巴被捏的很痛,迫使我抬头直视他那双幽深的眼睛。他微微俯身,毫不费力的就吻上了我的眼睛,冰冷的唇仿佛万年玄冰一般。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愣愣的看着他。“忧伤的眼神,不该属于你。”他的手慢慢下移,恰好掐住我的脖子,“若是你变得懦弱,我会亲手杀了你。自。己。人。”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我还是扯开唇角,笑道:“娉婷那丫头留给我。”“当然。我还想看乔玄那老头能玩出什么花招。”他手上的力度渐渐放松,另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嘴唇,“周大人若是看了我们小乔今天的模样,必定无法自持。”“若是男人看了大美人你,必定败在石榴裙下……”话还未说完,只觉一种熟悉的感觉侵袭全身,顿时,全身又无法动弹。“只有先委屈你了,小乔。”他将我拦腰抱起,轻轻放在床榻之上,正要走,忽然,脚下一滞,转过头来,勾起一抹倾国倾城的笑容。还未等我回过神来,他冰冷的唇便重重的覆在我嘴上……我的天啊!她居然吻我!我居然被一个女人吻了……好恶心……我没有那方面的嗜好……“我叫子羲。别再叫我大美人,否则——”他的唇划过我的眼睛,邪恶的笑声传入耳中,“我会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舌头。”我赶紧闭紧嘴巴,这女人,惹不得!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