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18章 货物有问题

我家有玄门大佬

阡夜禾 著

连载免费

一座城下,埋葬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谁是幕后的策划者,谁又将是最终的胜利者……看转世重生后的顾晚通晓奇门异术厮混在各色人等中,如何把近百年的世家谜团渐渐地神秘面纱来。斑驳的树影下此刻却聚集着不少人,为首站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上穿着花衬衫蓝裤,后面跟着六个他的手下。堵在院子门口凶神恶煞地瞪着对面几步远这处宅子的女主人。。……

免费阅读

顾晚看向床上的陈运良,现在人已经苏醒过来了。以她现在的修为只能画普通的符纸,镇住了没多久他体内那股的阴邪。陈运良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被绑住马上就用力挣扎。

转眼床柱就被他挣断了,把其他人吓一跳,眼看整个床都有可能被他给拆掉。

“靖东,你妹妹有没有办法能治运良的病?”陈运良的爸爸着急道,儿子变得不正常,之前能被顾晚的符纸定住,此刻在场的几个人里估计只有顾晚可能有办法治疗儿子的病。

顾靖东看向顾晚,这个妹妹这一整天所展露出来的本事令他很吃惊,既然她能帮他祛除体内的阴气,那么此刻让她帮忙治疗陈运良说不定也可以。陈运良家也不富裕,家里就靠他一个养家,要是出事,这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生计都会出问题。

想到这就恳求:“晚晚,你帮下忙好不好?”

旁边陈运良的母亲也哭着求道:“晚晚,求你救我家良子啊!”

顾晚没有反对,即便他们没说她也会帮忙的,陈运良给顾靖东找了工作,平时上班也挺照顾他,又是顾靖东的好朋友,所以顾晚不会拒绝。

顾晚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驱邪符,念一段咒语然后烧化泡水让顾靖东端去喂给陈运良喝,然后又在他的口袋里放一张符纸。

“这张符纸必须带在身上三天天,明天杀只大公鸡给他吃,另外让他这几天多晒晒太阳补点阳气。。”

顾晚说完,陈运良的父母猛点头,要给顾晚钱,顾晚摇头,“不用了,你们也不容易,给我那两个橙子就可以。”

这个家不富裕,看他们的房子就知道。她们这行不收钱不行,富人多收,穷人可以少收,所以顾晚才会拿橙子代替报酬。

顾靖东再一次惊异,对宽哥那样的人,顾晚很干脆地收卦金。但是在这里她却不要钱只拿两个橙子,更觉得这个妹妹不简单也很善良,毕竟他也知道陈运良家里也不好,他爸常年吃药,家里存不了钱,二十多了有未婚妻却还不能结婚。

陈运良这时候清醒过来,很奇怪地看着屋子里面的大家,尤其是发现自己还被绑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还有你们这是干啥了,怎么都在我屋里?”

他刚说完,陈运良的父母赶紧给他解了绑。

“良哥,你忘记了,你之前还咬了我一口。”顾靖东没好气地说道。

“我咬你?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陈运良身上的绳子解开后说道,尤其是他还咬了顾靖东,但是他脑子里面一点也记不起来。

顾晚提醒道:“你跟他说他中邪后的事,他是不记得。时候不早了,你们赶快想想你们昨天搬的货是什么?”

顾靖东被他这么一提醒就对陈运良说道:“晚晚说咱们昨晚搬的那几个木箱子有问题,你才会中邪变成这样。我记得老板说那几个木箱子里面不是放一批瓷器之类的仿制品,难道这批货有问题?”

陈运良皱眉起来,“不对!我记得前天下午下班的时候,老板叫我打开仓库,老板的朋友送来三只木箱子一起放到里面,昨天一早老板就叫我过去,让咱们把那批货一起搬走。”

“你们的意思是,那三只木箱子里面装了你们都不知道的东西,但是货物出库的时候一起随着出库?”顾晚问道。

陈运良点头。

顾靖东马上就想到了一件事,“那三只箱子该不是就是特别重的那三箱吧,出库搬上货车的时候,我的肩膀还被砸到。”

陈运良很肯定地应道:“是,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不过确实那三只里面有一只箱子抬起来特别地重。我之所以现在这样,难道就是那三只箱子里面的东西搞得鬼,还有那批货现在都送去祁家的仓库去了。”

“祁家的仓库?”顾靖东突然想到了祁南辰。

而顾晚也想到了祁家,祁家这么多年一直霸占着本市第一豪门,尤其是经商方面,几乎各邻域都有参与,不是方家那样家族这十年才发展起来可以比的。

只是前世对于四大家族,顾晚没有多打听,她身体不好,常年待在自己的宅子里很少关注外面的世界,尤其是师父去世后,她更是很少走出去。

陈运良又说道:“那批货已经送出去了,如果现在叫老板退回来,一来会得罪祁家,祁家不是普通的人家,另外那批货只是暂存老板的仓库,货有问题也不是老板的问题了。”

顾靖东听完就说道:“那这事就这样算了,反正祁家也不是一般人家,万一出事他们也有法子解决。”巴不得祁家出事情。

顾晚没有出声,一来这不是她的事情,二来跟顾家没有关系的事情,她也没有兴趣追查下去。只是想到了两次碰到的祁南辰,尤其是那人今晚在医院还要让自己的司机送他们回家,顾晚的心里不知道为何升起一丝内疚。

“那咱们明天要不要跟老板说?”陈运良说道。

“要说,至少让老板也知道这个事吧。”顾靖东说道,毕竟不是小事。

陈运良没有反对。

见时候不早了,怕家里张玉萍担心,顾靖东就跟他们告辞,照旧骑着摩托车载着顾晚回家去。

回去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张玉萍担心两个孩子一直坐在院子门口等着他们,之前打电话,顾靖东只是说有事会晚点回来。直到看到他们兄妹回来的时候,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才稍微好一些。

“你俩怎么回事!都这么晚才回来。”板着脸斥责着,顾靖东平日晚回来也就算了,现在连晚晚都这么晚回来,尤其是她还是个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

顾靖东解释道:“我跟晚晚一起去还钱了,我们把那二十万加上利息都还给宽哥,以后咱们不欠宽哥的钱。”

张玉萍一听马上激动地问:“真的?你们之前是去还钱的,那啥不叫我一起去,万一王海宽刁难怎么办。还有你怎么把晚晚也一起带去了!”

女孩子去他们那三教九流的地方,好在没出事,都不知道这哥哥是什么当的。

“妈,人家宽哥最想见的是晚晚呢,带你去还不如带晚晚去有用。”没好气应道。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