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60章 旧事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本月最后一天粉红大清仓喽!有票的都砸过吧!

预定下月粉红票,让我们的加更之旅无比精彩!!!

************

“就算是奴婢二人死了也不能让贵妃娘娘息怒。”刘珍紧跟上一句:“奴婢的贱命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史大人的体面与前程。”比起红鸾只会求饶来,她的话可是高明太多太多了。

但是花绽放就是不理会刘珍,反而追问红鸾:“你呢,有什么要说的?”她让人叫红鸾来可不是让她跪在一旁看戏的。

“女史大人饶命。”红鸾再次叩头:“事情和奴婢无关的。”她开口闭口好像只会说这么两句话。

事情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而刘珍把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现在只余一件事情:花绽放是不会保花宫女的,可是她叫自己和刘珍来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呢?

她原本以为花绽放叫她们来,是为了明天去见柔贵妃的事情;看来是她猜错了,或者是说她只猜中了花绽放少部分的心思。

花绽放冷冷一哼:“你说饶命我便饶你一命?那这个女史让你做好不好。”

红鸾这次没有再开口只知道叩头,可是她却拿眼睛狠狠瞪向刘珍,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刘珍已经几次看到红鸾的怒火,也几次抢先在她想要开口时说话,现在看到红鸾眼中的怒火刘珍心情反而更好,也更镇定——看来昨天晚上她偷听到的,是红鸾最后的手段。

仇已经结下了,刘珍不想给自己以后留个麻烦,所以她才不止一次的向花绽放建议,让红鸾和花宫女一起去死——她没有明说出来,因为花宫女倒底是花绽放的嫡亲侄女。

但是她可不认为花绽放会下死力保花宫女:换作她是花绽放,同样也会舍花宫女而自保的;谁的性命也不如自己的性命重。

花绽放当然看到了红鸾眼中对刘珍的怒火,也看清楚了刘珍掩在哀求目光深处的一抹得意:难道真是她多心了吗?

虽然说那个救了太子的宫奴没有出来领赏,并不像是刘珍会做的事情,但是仔细一想刘珍是聪明人也很谨慎的,如果不是被逼她也不会如此急功近利的。

再看一眼红鸾她忽然道:“太子遇刺的时候那天晚上,你们在哪个花圃里做事?”

红鸾当然知道,第一次宫中有刺客的事情,她只记得那天晚上的人与灯光,却不记得其它;可是第二次她可是记得太清楚,就是在那花丛下她和太子殿下一起躲过了杀身大劫。

她脸上是仔细回想的神色,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最终她还是摇头:“回女史的话,奴婢不太记得了。”

刘珍看看红鸾再看看花绽放最终也是叩头说记不清楚了;她记得,是因为事后有红袍太监来她们院子里寻过救太子的人——真恨不得是她啊。

花绽放看看刘珍淡淡的道:“这可是关系着你们生死的事情,想好了吗?想得起来,你们至少能活命,想不起来……”她没有说下去,只是用眼睛冷冷的看向红鸾和刘珍。

随后她开始轻轻的说起太子在花丛下的遭遇,和红鸾所经历的几乎是丝毫不差:太子说出来的,因为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那天晚上花丛下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她曾摸到过太子的衣袍一事,花绽放都说了出来。

红鸾额头上的汗水都要流下来了,是吓得。

她听古安平说过一些丽妃的事情,丽妃明面上极为宠爱太子,但实际上她一直都在培养她所出的福王——皇上对福王很为满意,相比之下太子的学业便不那么让人高兴了。

丽妃的心思太子当真不知道,还是说太子根本就没有对那天晚上所遇到的宫奴心生感激呢?红鸾细细的思索,如果换作她是太子会怎么想:太子是自己躲到花丛的,而她所为也只不过是没有大叫而已;事实上如果大叫当天她也会横死当场,因为她根本不知道那人就是太子,也没有起心要救他——太子凭什么对她心怀感激?

太子除非是为他自己的安危考虑,不然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为了当天那个小宫奴而隐瞒什么;红鸾终于想明白了,更加对红袍太监寻太子的“救命恩人”心生寒意。

幸好,当初她没有站出来承认是她“救下了”太子。

她现在也明白,花绽放今天叫自己和刘珍来,不是为了花宫女而是为了找到那天救太子的人:当然是不怀好意了。

刘珍也是满头的汗水,她不知道那天太子被救的详情,她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事关自己的性命,眼下她要选择说与不说那天晚上是在哪个花圃当差的:她不知道哪一个说出来才当真能救自己的性命。

红鸾战战兢兢几乎是大哭伏地道:“女史大人,实在是日子过去的太久,奴婢不记得了;饶命啊饶命啊。”她今天自见花绽放开始,还是第一次抢在刘珍之前开口分说。

花绽放冷冷一哼脸放了下来看向了刘珍。

刘珍在听到红鸾开口后终于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她张口说出了花圃的名字:“杜鹃花圃。”

花绽放看向刘珍:“你没有记错吧?”

“没有。”刘珍答得斩钉截铁。

花绽放和红鸾同时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两人的心情却各不相同,所想所虑当然也不同了。

红鸾所思要简单的多,她为逃得一命而暗自高兴;同时也想看看东宫的太子知道当天晚上的小宫奴是谁后,会不会出面保他的“救命恩人”。

她猜,多半是不会的。

花绽放所想就复杂多了:刘珍那天救下太子,刘秀差一点巴结上柔贵妃——她们姐妹所为是谁指使的?太子和她们及她们背后的人又是什么关系……等等,只是眨眼间她的脑中便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她知道,这些疑问都要等眼前的事情告一段落后,才能好好的问个清楚了。

她抬起手来眼角闪过了笑意,看着刘珍道:“你说得很对,现在……”“女史,永福宫来人了。”

门外随着话声进来一名宫女,她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红鸾和刘珍,对着花绽放笑道:“女史大人倒真是做事勤恳用心。”

花绽放虽然品阶比对方要高,却还是站起相迎:“就是因为平常太过大意,才会让娘娘生气,现在敢不用十二分的心思。”

宫女点头:“花女史这番话可以对贵妃娘娘分说;现在就走吧,娘娘的旨意,召女史花绽放,宫奴红鸾、刘珍到永福宫问话。”

花绽放跪下叩头然后起身:“容我去换身衣……”

“不必了,娘娘说了要花女史立时去永福宫。”宫女转身就走,根本不给花绽放任何开口的机会。

红鸾刚刚放下的心因为柔妃又提了起来:晴儿现在就在永福宫内,而花绽放这里该做得她都做完了,成败全在永福宫里——如果她在永福宫内应对有一点点的不对,或是猜错了柔妃的心思,那么她所有的努力都白废了。

花绽放只能跟着宫女立时就走,不过她悄悄打量红鸾的目光中隐隐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借刀杀人可并不是柔妃一个人会。

红鸾默不作声的跟在刘珍身后,她想利用去永福宫的这段路镇静下来,因为柔妃可是让她极为忌惮的人,不小心应对是不成的。在行到转角时,她看路时不经意撇到湖石旁的衣角:太监?!她愕然,然后飞快的扫一眼,入目的是一双担心不已的双眸、还有握的紧紧的拳头。

****好书强力推荐*****

禾早新书《顾熙生欢》,书号:1972028

洞房花烛夜,新娘上吊时。

郎君病怏怏,小妾虎耽耽。

穿越重生的舒欢,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

*****女人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