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59章 捉鸟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本月最后一天粉红大清仓喽!有票的都砸过吧!

1号《有凤来仪》就上架了,先向亲们预定保底粉红,我们的粉红加更之旅即将开始,前面更多精彩等着亲们噢!!!

PS:各位说多少粉红加更合适呢?

********

花绽放开口问红鸾和刘珍时,东宫的太子也在问一位老太监:“听你所说,除了我被刺杀时为人所救的事情外,所有的事情都和那个叫红鸾的小宫奴有关了?”

“殿下,不是有关只能说是她倒霉吧,几件事情只是起因或多或少的和她有所沾染,但是因为……的人,所以事情之后便和她几乎说是无关了。”老太监的脸上带着三分的憨笑。

太子摸摸下巴看着老太监道:“说得是,事情因为牵涉到两宫,当然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宫奴能左右;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她在事涉两宫的纠葛中,到现在还能平安无事呢?”

老太监闻言脸抽动了一下实话实说:“除了殿下并无哪一位贵人在意她。”那两宫贵人可是事忙的很,哪有功夫在意那么一个宫奴;就是太子殿下会注意到宫奴,都让他十二分的惊奇了。

太子的那话真让他无语:那宫奴不会是什么地方让太子不高兴了吧?他看一眼太子,自小看着太子长大的他却越来越不清楚太子在想些什么了。

太子在屋里踱步转了两圈摆手让老太监退出去,然后他微微合上眼睛思索起来:牵扯到红鸾的事情他都在脑中细细的想了又想,最后他的唇边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原来无事,只是这次还能无事吗?如果还能再继续无事,啧啧,就真得太有趣了。”他摇头晃脑的又踱开了步子,眼前浮现那个跌在地上、满面惊慌却不忘趁此向后退缩的宫奴——她当时真怕到无措吗?

他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她如果真怕那才有鬼呢。

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间想起最近一次被刺杀的晚上,在黑暗的花丛下那个明显受到惊吓,却还能保持镇定知道如何做才是最好选择的小宫奴:她和她,不会是一个人吧?

太子摇摇头,不可能的,天下间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自失一笑后他决定看看书,都到这个时辰了应该无人会再来打扰自己。

“皇兄、皇兄;”康王的声音此时传进来:“你闷不闷,我们去捉鸟儿玩好不好?”

太子的神色不变,只是把手中的书放回书架在书案后坐好,看向推门进来的康王:“皇弟,太傅说要写一百个大字的,我才写了二十几个。”

康王撇嘴:“写大字多闷,我们去玩了,回来再写不迟。”

太子摇头:“还有策论呢,写不完太傅肯定要责罚的。”他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微微皱起眉头。

康王抱住太子的胳膊摇来摇去:“皇兄,今天写策论、明天还要写策论,你还能找到比写策论更烦的事情吗?走啦走啦,回来我去寻二皇兄,让他代我们写两篇策论我们抄一抄就成。走吧、走吧。”说完拉起太子就要走。

太子只是迟疑了一下:“太傅如果知道……”他所担心就是被太傅责罚。

康王满嘴打着保票两人步出房门,太子才问道:“捉什么鸟啊,你想要什么鸟儿让人捉来或是买来就是,也用不着我们亲自去捉吧?而且这雨下了两天,根本没有地方可以捉鸟儿。”

“下雨也有地方捉鸟啊;”康王的声音压低了很多,带着七八分的调皮笑意:“母妃的雪儿饿了,我看永福宫里那只凤头百灵长得肥大的很,正好给雪儿充饥……”

“什么?!”太子的声音猛得提高:“雨天最讨厌了,我还是不要出去留下来写策论的好;皇弟,你也去写大字吧,免得被太傅责罚。”

可是康王却不放开他:“好皇兄,走吧走吧,读书多闷的事情啊;我保证捉鸟是最好玩的事情,绝不会被人发现的。”他挤眉弄眼的硬把太子拖走了。

太子口里说着不去却并没有当真用力挣脱,脑中所思所想却是:那个小宫奴这一次还能藏在他人身后不会被两宫的人发现吗?柔贵妃可是头不折不扣的虎,还是头笑一笑就能要人命的虎。

****

听到花绽放的话红鸾和刘珍都吓了一跳。

红鸾心头只是一转念便叩头:“女史大人饶命,饶命!事情同奴婢无关,全是刘珍所为。”她开口一句话就把刘珍推到了花绽放面前,逼刘珍开口自救。

刘珍是个聪明人,她应该知道花绽放此时的心绪不宁是因为柔贵妃的追究,此时就算把她和刘珍活活打死也不能让花绽放自麻烦中脱身——刘珍知道要如何开脱的。

聪明人让刘珍去做,红鸾只要做个老实人就足够了。

刘珍昨天晚上就已经明白自己没有借到东风,反而被人当作棋子来用,此时她的性命悬于一线当然是大为着急,听到花绽放的话后略微一想便开口道:“女史大人,奴婢们的性命并不值什么,可是女史大人的前程与体面却极为要紧,奴婢不敢因贱命而误了女史大人的事。”

红鸾在心中为刘珍叫好:果然是聪明人啊,说得好、说得太好了!只是聪明人都死得早一点,实在是可惜。

花绽放看向刘珍:“你还想花言巧语,是不是认为我很好哄骗?”

刘珍连忙叩头分辩并且献计,她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所以并没有说什么废话:“女史大人,此事全因奴婢而起,女史大人和此事绝对无关;奴婢很想一力担下罪责,可是贵妃娘娘当天却对奴婢大加慰抚,怕是贵妃娘娘不会相信。”

她不能让红鸾开口,因为昨天后半夜她分明听到红鸾和大妞在商议对策,虽然断断续续听到的不多,但是她也猜到了她们的法子:成为花绽放的心腹;她还在偷听中知道花绽放等人和柔贵妃并不是一路人,应该说是互相仇视才对。

活命的法子她真得没有想到,所以随机应变的主意就是在适当的时候,抢在红鸾前把主意说出来,让花绽放收她为心腹才能免去一死,还能从此平步青云;至于之后怎么做,那就要看情形了,没有足够的好处她是不会为谁当真卖命的。

打定主意的她快嘴快舌的道:“眼下奴婢是不能为女史大人解此烦扰,不过奴婢可以为女史大人做其它的事情——什么事情都可以的。”她抬头看了一眼女史大人:“眼下如果贵妃娘娘身边有人能为女史大人分说几句就好了。”

如此暗示可说是极为明白,花绽放看着刘珍:“你能我做什么不忙说,只是眼下贵妃娘娘怪罪下来……”

刘珍叩头:“女史大人,此事只要两个人足可以向贵妃娘娘交待了。”

“两个人?”花绽放闻言看向红鸾再看向刘珍:“你们也正好两个人。”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到了红鸾的身上。

红鸾叩头:“女史大人饶命。”她一直在思索着花绽放唤她们前来的真正用意,不然她就是白来了。

*****女人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