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58章 风雨中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新的一周开始了,求点、推、收、粉红等等支持!女人也会加油的!

***********

红鸾有些受惊的样子,她看看大妞过去请来人坐下:“姐姐,不知道女史大人叫奴婢有什么事儿?”她们院子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掌理姑姑到现在也不见人,她当然会感到惧怕才对。

说着话,她塞给来人十几文大钱,接着脚发软、手发抖的倒上一盏茶:“姐姐喝口茶润润。”巴结人的手腕一点儿也不高明,而且那碗凉茶来人根本连看也不会看一眼的。

来人把钱收起来皮笑肉不笑的道:“没有什么大事儿,只是问问有关花姑姑的事情。”她指的是花宫女。

“为、为什么是我啊?”红鸾有些胆战心惊,院子里的宫奴那么多单唤她怎么也不像是好事儿。

来人看一眼躺在炕上抬起头来注意着她和红鸾的刘珍,眼底闪过一丝光芒:“还不是因为你有福气和她住在一起,又有福气和她们姐妹有过节。”

“姐姐,那真怨不得我,是她们姐妹在欺负我;”说到此处红鸾终于机灵了一点儿:“万望姐姐在女史大人面前分说一二。”

来人拍拍她的手:“女史大人没有什么是不知道的,放心吧。”她站起来横一眼刘珍:“还有你,要我过去请你下炕不成?一同跟来,女史大人可没有多少耐性等人的。”

刘珍只能强忍着全身的伤痛起身——昨天晴儿可是下了极重的手,不过是下地就疼得她出了一身的细汗。

红鸾不作声的跟着来人,其实心中并没有多少惧意:说一丝怕没有那是骗人的,倒底要去见的是掌管着她生死的花女史;不过她料到花绽放会来唤她,也等着要去见花绽放,早已经准备好了。

成败与否,花绽放会如何做是极重要的;如果她不唤红鸾,红鸾也要想个法子见见她:在花绽放身上有所图谋,当然是很危险的事情;但,宫女之位她存了必得的心思,也就顾不得那么许多。

风雨比起昨天已经小多了,但也不是一柄油纸伞能挡得住;不多时红鸾的裙子已经湿了小半截,除了有些凉意并没有其它不适,而刘珍身上虽然只是皮肉伤,但是沾上雨水的衣裙贴在身上还是让她的痛意又加重了不少。

刘珍比红鸾还要怕,她经过昨天一天已经有点明白过来,可是事以至此后悔是无用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变;她想到此处看一眼前面的红鸾,眼底闪过一丝恨还有得意,随之就被疼痛的神色给代替。

红鸾一行人在风雨中走得不算快,忽然听到前面传来踏水飞奔的脚步声,都吃惊看过;看清来人的服色后,来唤的人带着红鸾和刘珍避到一旁给飞奔而来的人让路。

来人是一个太监。

红鸾就在抬头的霎间认出太监是古安平,看到他满脸的焦急以及他现在所行的路,猜想他八成是去寻自己的,只是眼下她却不能和古安平说一句话。

古安平走到红鸾几人近前放慢了脚步,他也看到了红鸾;他是来寻红鸾的,因为他知道了御花园所发生的一切,想要阻止红鸾再做下去:再有几天,红鸾就可以出宫了。

因为红鸾的关系,他对花绽放的身边人都是认识的,在看到红鸾身前的人时他就知道自己来晚了。他的心中涌上来太多的滋味儿,混杂在一起反而什么味儿也品不出来了。

功亏一篑。

他费尽心思、花光所有的积蓄,欠下极大的人情,事情就差最后一步:宫中的文书,放红鸾出宫的文书;可是红鸾没有听他的,她还是依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了,让他这两日的全部努力都付诸东流。

满天的雨水被风儿带着不轻不重的抽打在他的身上、头上,满头满脸的雨水中他的目光只在红鸾身上微微一顿。

红鸾心中是有愧的,尤其是看到古安平没有雨具就这样急急赶过来,因此她甚至有些不敢看古安平的眼睛,怕看到他责备、怪罪或是痛苦的目光。

越是不敢看却越是很想看,她的目光还是悄悄扫过古安平的眼睛,然后她的心酸楚难明:古安平的目光里没有责备、没有怪罪,也没有痛苦,满满的全是担心,对她的担心。

古安平猜到她要去哪里,可是他并不能帮上一点儿,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已经不是他能阻止或是改变的;红鸾知道他担心自己有个万一,那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古安平救不了她。

她微不可见的点头,在古安平快要走过她身边时用目光偷偷的示意:她不会有事儿。

他是担心。

她是安慰。

风雨中的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目光相对也只能是一碰就分,可是所思所想却都不是自己。

古安平的脚步并没有停顿,也没有在红鸾身边放慢,反而有点加快:现在他能做的就是不要再增添任何一点儿变数,才能最大的保证红鸾能平安。

擦身而过,古安平没有回头急急的飞奔而去。

红鸾没有抬头、没有回头,不紧不慢的跟上花绽放的人;她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只能向前一直走下去。

到了花绽放的屋里,打开帘子扑面而来的温暖让她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她甩甩手中油伞的雨水,把它交给一旁的宫奴:“麻烦姐姐。”

风雨被隔在帘子外,连风雨之声都听不到了,入耳的是琴音。

红鸾转过屏风却看到有位宫女正在抚琴,而花绽放却半倚在床榻上合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琴声没有因为她们的到来而停下,红鸾等人便没有上前去给花绽放行礼。

一曲终了,花绽放缓缓的睁开眼睛:“你的琴艺,退步了不少。”

“俗事染心。”那宫女起身,手掌轻轻抚在琴上使得琴又发出一串悦耳的声音:“奴院不是一个养琴养心的好地方。”

花绽放默然半晌:“你去吧。”

那宫女却看向红鸾和刘珍,一面把琴收起一面道:“这就是让你心不静的人?看来你也退步了。”说完抱起琴来行礼告退。

花绽放的眉头微微的动了动:“你的话什么时候变得多了?”不再理会那宫女看向红鸾和刘珍。

红鸾上前给花绽放行礼后跪在地上不敢多说一个字:花绽放不多说,她也不能多说,多说便会有破绽。

花绽放等到抚琴宫女出去后才轻轻的道:“你们花姑姑因你们受责可能累及性命,你说我应该如何对你们才好?”

*****女人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