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7章 用作刀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时间很短,其实抬头与不抬头只有眨眼间的功夫;如果大家都抬起头来,而红鸾没有抬自然是她太过突出,想不被人注意也难。

红鸾最在意的并不是众宫奴会不会抬头,因为决定一切的人不是众宫奴而是屋里的花绽放,她的心思才最为重要:眼下她认为抬起头来的人别有心思,还是会怀疑不抬头的人呢?

想到刘珍离开院子,想到刘秀死之前众宫奴的证言,红鸾带着一脸些微吃惊的神色抬头看了一眼刘珍,然后又飞快的垂下了头。

不会是每一个人的心思都一样,但是在此事上,众宫奴都在刘秀的口中知道刘珍去柔妃那里,但是眼下她却出现在花女史的房中,怎么也会让人有些吃惊的;而且现在众宫奴因为刘秀的死正在胆战心惊中,所以听到刘珍的声音下意识的都会抬头,可是抬起头的一霎间就会想起刘秀的死、想起宫中的规矩与花宫女的辣手,定会飞快的低下头。

头是抬了起来,不过应该什么也没有看到就又低下了头才对;太过惊讶真得看了一眼刘珍的,或是根本不抬头的,不是心思沉稳之辈就是另有居心。

红鸾不想成为其中的任何一种,所以霎间她抬头又低头,根本没有想看到刘珍,也没有想去看晴儿,她的眼睛根本没有想落在任何人的身上。

可是她在低头的一霎间,却感觉到了:的确是感觉而不是看到,她的动作一是快二是没有想过要看任何人;她感觉到了刘珍的目光。

刘珍的目光盯着她,直直的盯着她。

红鸾并没有看清楚,只是模糊的看到刘珍好像已经转过身去,只是偏回头来的样子;她这样注意自己什么意思?或者说,她在花绽放跟前说了什么?红鸾的心高高的提起来。

就算刘珍先到一步,花宫女是花绽放的心腹,她和晴儿所说的话花绽放应该会更能相信一分;何况刘珍是自己前来的,有这样的心思机巧在花绽放面前未必是件好事呢。

众宫奴的反应和红鸾差不多,只是抬头的前后不同;红鸾因为迟疑了一点点,所以她抬头的时间即不早也不晚:其实差了这么一点点,如果不是特别仔细根本不会注意到。

晴儿进去了,院子里没有人动一动,大家屏声静气的立在那里。

红鸾和大妞是前后立着,在前面的大妞全身上下除了被夜风吹拂而动的发丝,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更加没有低头给红鸾使眼色之类的;而红鸾十分的本份,和大妞一样微垂头没有轻唤或是轻咳的举止。

静,但是压抑。

众宫奴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倒霉的人是谁,如果是红鸾或是刘珍,她们当然不在意;但是如果因此事殃及池鱼连累到她们——并不是不可能的。

正屋那里终于又传来了声响:“红鸾、大妞,女史大人请你们进去。”原本上下都称呼花绽放为姑姑,因为花绽放不喜欢人家称她为女史大人;但是她的侄女来了之后,她也只能让大家唤她的官阶。

出来传话的人依然是刘珍。大妞和红鸾答应着,步上台阶。

可是刘珍没有立时转身就走,她看向红鸾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才引着大妞和红鸾进屋;红鸾和大妞的脸上都浮现出怒色,不过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上前来。”花绽放阻止了大妞和红鸾开口:“抬起头来。”然后她长长的一叹:“下手实在是太狠了些,就算是姑姑训诫也万不会打到脸上去。”

刘珍立时跪在地上请罪:“奴婢知错,恳请女史大人和姑姑责罚。”

花绽放看着小几上的茶盏:“你倒是个伶俐的。”这话听不出喜怒来,也是因此更让人心中生惧。

红鸾和大妞都是一副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刘珍再次叩头:“奴婢被自家妹子蒙骗,大错已经铸成,只求女史大人和姑姑重重责罚,再给奴婢一次改过的机会。”

花绽放伸出手指轻轻的弹了弹茶盏,听着那清脆的声音她看一眼花宫女:“你的人,你的意思呢?”

花宫女欠身,两个人的目光相撞她微微一愣,虽然眼中闪过不解还是道:“刘秀性子如此顽劣,视同伴性命如草芥实在是要严惩的;至于刘珍嘛,她的性子原本就柔弱,一向听刘秀的话行事,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死。”

红鸾跪在地上闻言神色间有些变化,最后却是几分惧意留在了脸上。

大妞却是一开始就生出惧意来,却和红鸾一样不敢动、也不敢开口说什么。

花绽放的目光在她们二人身上一转而过:“嗯,你说得有道理;死罪能免但活罪难饶,我看还是要打上几板子;宫中的规矩错了就要罚的。”

“是,姑姑。”花宫女恭敬的答应:“奴婢也向姑姑请罪,是奴婢管教不力。”

花女史点头:“你倒是个明白人,此次的事情我记下来的,月钱先扣一个月的,如果再有什么事情,我便只有上报。”

“谢谢姑姑,奴婢定会尽心做事。”花宫女施礼。

花绽放摆手:“用心当差就好。来人,拖她下去重责十板,让同院的宫奴看着引以为诫。”

红鸾和大妞脸上都闪过解气的神情,虽然极力压抑着却还是显现了出来;但红鸾心中却有着十二分不安,花绽放把事情处置的也太简单了。

刘珍落泪却没有大喊大叫着告饶,而是向花绽放叩头:“谢女史大人。”

花绽放的目光落在了红鸾和大妞身上:“嗯,你们受伤了。我看,今天晚上的差事你们便不用去了,但是明天的差事却不能误了;我们人手少,你们也是知道的。”

红鸾和大妞都极为高兴叩头谢过了花绽放。

“嗯,你们以后好好当差做事,也不要心中记恨;好了,你们出去吧。”花绽放一句话就打发红鸾和大妞。

红鸾和大妞自正房出来,被夜间的风一吹才发现身上的内衣都湿透了,还真是凉;但是两个人连目光也不敢交换,低着头行到了众宫奴身边看刘珍被打。

刘珍闭着眼睛,脸色白得吓人,泪水与汗水交织在一起,如果不是把嘴巴塞了起来相信定会大叫出来。

红鸾只是看着刘珍紧闭的双眼若有所思。

板子打在刘珍身上沉闷的响声传不到正房里,现在屋里只有花绽放和花宫女二人。

花宫女正焦急而不解的道:“刘秀一死,如果到时候柔妃万一要刘珍怎么办?”

“你急什么,刘珍、心思太活了些,我还要再看看她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花绽放的手指沿着茶盏无意识的滑动:“不过那个红鸾和大妞也让我有点不放心。”

“她们?笨得和那些个宫奴没有什么不同,姑母也看到了的。”花宫女不在意:“我倒是看刘珍很不放心,就像姑母所说,她的心思太活了,平日里却完全没有看出来。”

花绽放看一眼花宫女:“你啊,到现在还没有想清楚吗?你分明就是被人当作是刀,做事太急了、实在是太急了。”

***女人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