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6章 试探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为推荐票加更!顺求收、点、推、粉红等等支持!

******

刘秀被打得晕死过去几次都被冷水泼醒,最终只剩一口气的时候,打板子的几人停手看向了花宫女:她们都是打人的老手,是不是一板子下去真要了刘秀的性命,完全都在花宫女一念间。

其实,就算她们不再打下去,刘秀也是活不成的。

花宫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她倒真是个骨头硬的,罢了,我听听她还有什么要说的?”

自有人过去取出刘秀口中的东西。

刘秀却已经连头也抬不起来了,她用尽力气说出来的话却轻得要让人贴耳才能听到:“为、为什么,我可是、贵妃娘娘的人。”她到死也是执念不忘。

晴儿听清楚后把她的话转给花宫女听,心下却十二分的不以为然:如果柔妃当真是想要她的话,就绝不会让她跟着花宫女回来;就算是让刘秀跟回来,也不会不闻不问,怎么着也会打发人来照看一二。

那么,她和花宫女还真不敢对刘秀如何,就算是花女史也一样不敢的;但是柔妃娘娘并没有关照刘秀一丝,可笑刘秀到死却还是记着柔妃。

花宫女笑了:“刘秀,你当真是狂妄到失心疯了;我告诉你,你刘秀到现在为止都是我的人,不管是宫中的花名册上,还是你的身份都是如此。”

刘秀的眼睛瞪大了,不甘的“嗬嗬”有声,还用力挣扎着:在她重伤之下自然没有多大的力气。

晴儿低头看着她没有一丝的怜悯:“你死了心吧,贵妃娘娘那是在天上的人物,随口的一名话罢了,你却就此着魔,也不想想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凭什么去伺候贵妃娘娘!”

刘秀恨恨的盯着她,知道自己姐妹功败垂成都是因为她。

晴儿不在意刘秀的目光,只是扬声道:“你可还有话说?”没有的话,就可以早点送你上路了——这句话是晴儿用目光告诉刘秀的。

红鸾保持一种姿势动也不动,微垂着头不四处乱瞄,脸色有些发白就好像受惊的众宫奴一样;现在没有人注意到她,她在院子里没有任何存在感,连花宫女也忘掉了红鸾就在她身边。

刘秀点头然后说了一句什么,可是晴儿听不到;她在花宫女的示意下,不得不再次弯下身子,把耳朵贴向刘秀的唇边。

红鸾就在此生心生警兆,眼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到嗓子边上的惊呼却被她用力咽了下去;现在她不能胡乱出头引起众人的注意来,而且晴儿也不是什么好人。

刘秀又说了一句,可是晴儿还是听不清楚,只得把耳朵又向下压了压,然后她忽然尖叫着跳了起来,半边脸都是鲜血!

刘秀却古怪的笑着,声音虽然极轻,可是她脸上的笑意却让花宫女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刘秀嘴巴里叨着的正是晴儿的半边耳朵。

花宫女的声音也尖了起来:“杖毙。”她没有想到刘秀最后还会发难。

刘秀嘴里的耳朵吐出来,板子也打到了她的背上;她死的时候眼睛瞪大的大大的,脖子努力向一旁扭去,正是红鸾所在的位置;可是她却没有看到红鸾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晴儿痛叫一声便跪下请罪,用手帕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敢再痛呼出声,虽然她痛得直想在地上打滚儿。

花宫女心里很不舒服,不过看到晴儿的样子想了想道:“走,我们现在去见花女史。”

晴儿微微一愣,她的伤还没有上药呢,而且刘珍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八成是去了柔妃那边;刘珍是绝对不会见到柔妃的,不过她私自夜半出去当然要捉来好好的整治一番才对。

花宫女却没有解释的意思,起身就向院外走去:“晴儿,你带着众宫奴一起跟上来。”

红鸾没有说话,沉默的跟在花宫女身后,猜到花宫女的心思她只是有点可怜晴儿:伺候这么一位主子,还真不是辛苦二字能说明白的。

刘秀已经死了,她是必须要死的;而花宫女也准备好了说辞,自然是以红鸾和大妞为由头来证实刘秀该死至极;但是眼下晴儿的半边耳朵,却让她的想法有了改变,相信宫中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来质疑刘秀的死了。

红鸾原本还在担心刘秀的死多少和自己有些瓜葛,会因此让柔妃听到自己的名字;不想最后的事情突变,她很幸庆自己的运气不错——就是料到了花宫女后来的举止,所以她才没有提醒晴儿。

她一路上静默不语只在想刘珍,她如果去了柔妃那里,现在早应该回来了;难道是看到刘秀被打所以躲了起来?可是宫中有什么地方能让她当真躲起来不会被发现的。

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花绽放的大院子前,红鸾惊觉时才发现这里灯火通明:花绽放居然没有睡下。听人说,花绽放很在意睡眠的,常常说一天睡得不足脸上就会长出十道细纹来;今天到此时还没有睡,当真是太奇怪了。

没有时间给红鸾细想,她们跟着花宫女进了院子;花宫女自己进去正房,就是晴儿也留在了房外。

晴儿的血已经把衣领浸湿,她却只能咬牙坚持着:宫里一般不留肢体不全的人,她并不想一直留在宫里,可是能不能把这些年的体己带出宫去却在花女史的一句话;所以她拼命的忍耐着。

红鸾还在想刘珍的事情,可是她还没有想清楚眉目时,就听到有人唤晴儿进去;她听到声音差一点抬头看过去:刘珍?她居然是来了这里!

只是声音,但是红鸾相信自己不会听错;刘珍在花绽放的院子里,显然比花宫女她们这些人来早一步,而且她还代花绽放叫人进去——这是红鸾最在意的地方,因为花绽放绝不会缺少使唤的人。

呼吸之间红鸾便转了很多的念头,却保持着自己原本的姿势不变:抬头,还是不抬头?明显这是花绽放的试探,她要做得和大多数宫奴一样才可以,不然定会引来花绽放的疑虑。

左右看一看再决定如何做是不成的,天知道花绽放是不是在屋里的窗缝间向外看,就算是她本人没有也定有她的心腹在观看。

***女人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