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0章 不沾血的刀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为PK8400分加更!顺求一切支持,点、收、推、粉红票等等,女人会努力的!

*******

晴儿打人可是很有技巧的,不同红鸾的打;红鸾打是为了打而打,为了抢半个窝头、为自己不被欺辱而学会的打,但是晴儿是为了怎么打人能打得疼、自己不会同样的疼且能省力气而特意向人请教过的。

她举起手掌来的动作并不快,挥过去的力道并不重,可是那一掌落在刘秀的脸上,却立时就在她的脸上浮现了红色的指印;不过指印并不是耳光最厉害的地方。

刘秀被打得愣了,她在吐出一口血水来后才反应过来,指着晴儿道:“你、你敢打我?”她已经瞧不上晴儿,但是多日积威下她还是自心中生出几分惧意来,那句质问出来便少了许多的气势。

晴儿微微一笑:“你问我吗,刘秀?”她说的话依然是没有什么起伏,可是手起掌落,又一个耳光响亮的贴到了晴儿的脸上。

她虽然也是宫奴,可是却不用去当差做那些又累又脏的活儿,每天只是伺候好花宫女,再帮着花宫女管着院子里的女奴;她在众宫奴面前从来都是高高在上,没有哪个敢在她面前放肆。

如果刘秀当真已经做了宫女,不要说只是当着她的面斥责她,就是打她一顿她也只能咬牙认了;可是刘秀不是宫女,而且她打定主意绝不会让她做宫女的。

红鸾看到晴儿眼底的冰冷,过去给晴儿行礼:“姐姐,刘珍和刘秀想要我送到姐姐处,请姐姐给姑姑送去那一点儿大钱;因为那些银钱不是我所得,才想托姐姐对姑姑分说清楚明白的;可是没有想到却给姐姐添麻烦了。”

她让大妞去叫晴儿,就是猜想晴儿绝对不会舒服她手下的宫奴有人要做宫女了,还是贵妃娘娘的宫女;在晴儿看来,如果她们这院子里要有一个去做宫女的话,绝对是她才对;这就是妒忌了。

在她来到屋里看到刘秀大闹就算不会对刘秀怎么样,也会让刘秀安静些;让她对刘秀笑脸相对现在她是绝对做不到的。不过现在嘛,晴儿便不只是对刘秀的妒忌了。

晴儿轻轻摆手:“不关你的事儿,是刘秀现在翅膀硬了而已;如果我再不来——”她看向红鸾的脸上:“啧啧,你还不被她们一起活活打死?我们宫里的规矩可不是摆着玩儿的,如果出了人命,不要说是我了,就是姑姑也是要担责任的。”

红鸾连连点头:“姐姐说得是,我没有想过那么多,见识比不上姐姐人又愚笨,进宫后也亏得姐姐多照顾我。”

说着话,她把手在自己衣服擦了擦才轻轻扶着晴儿走到桌边,又飞快的把衣角翻过来把长凳擦了又擦才道:“姐姐仔细伤了身子,我们这些人没有姐姐提点可是不成的,为了我们姐姐也要心疼自己一二。”

晴儿很受用红鸾的举止,往日红鸾虽然乖巧却从来不像今天这么知情识趣儿,她轻轻的拍了拍红鸾的肩膀:“我知道你受了委屈。”给了她一个只管放心的眼色。

红鸾欠身:“我没有受什么委屈,只是刘秀对姑姑和姐姐的恩德半丝也不记着,还对姑姑、姐姐喊打喊杀的,唉,是姑姑和姐姐委屈才是;为我们着想那么多,现在能吃得饱、又能拿那么多的月钱,不是花姑姑和姐姐我们哪里能过这样的舒心日子?”

“姐姐也莫要生气,身子要紧啊;姑姑那里少不得姐姐,我们也一样离不开姐姐的,千万不能气出点病痛来。”红鸾说得情真意切,狗腿至极。

晴儿心中受用的真想笑几声,不过她看一眼刘秀心头又生出恼意来,并且也恨极了刘秀:没有得势便如此张猖,得了势不要说她自己了,只怕小花姑姑她都不会放过的。

红鸾的举止有人高兴,自然也有人看不过眼去,比如刘秀。

“你狗腿什么,巴结上她以为就可以保你无事?哼,你等着,到时候看我要收拾你,哪个敢拦着!到时候,我非在这院子里当着众人的面儿,活活的打杀……”刘秀的脸要多难看就有难看。

因为西厢的门没有关,所以她被晴儿掌掴院子里的宫奴们都看得一清二楚;她虽然没有看过去,却感觉那些宫奴眼中定是幸灾乐祸与鄙视,都认定她不会再飞上枝头了。

刘秀却相信柔妃,因为那可是贵妃,花宫女和花绽放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违了贵妃娘娘的旨意:她自家知道自己出身是不错的,所以才不会被晴儿两个耳光吓住。

也不是完全没有吓住,至少她虽然气得半死却不敢打还给晴儿。

刘珍急得汗水都出来了,她大叫着打断了刘秀的话:“秀儿,你犯混了不是?你刚刚不是还在说日后能有什么好处,也是姑姑和姐姐们的调教之功,要好好的报答姑姑和晴姐姐嘛。”

红鸾笑着点头:“是啊,刘秀和刘珍可是很想好好的‘报答’姑姑和晴姐姐的。”她也没有阴阳怪气,只是把报答二字咬得重了一点。

这话落入众人的耳朵自然也就不同了。

刘珍气得瞪向红鸾:“你不要曲解我的话!”

红鸾歪头看向她:“我的话不对?难道刘秀刚刚所说的记恨姑姑和晴姐姐的话都是真的?我的天!刘秀不懂事儿,刘珍你做姐姐的向来明事理,今天怎么也糊涂了呢?”

“她不是糊涂。”晴儿冷笑:“她看得太清楚了,所以已经受不得半丝气儿。”她起身长长一叹:“红鸾,还有大妞,你们跟我来;人家今时不同往日,刘秀可是要去做宫女的,我们哪里敢招惹?万一日后人家刘秀大宫女来寻仇,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我看你们也住不得这屋子了,和我一起等姑姑回来看看能不能把西耳房给你们住——惹不起,就躲着吧。”晴儿看也不看刘秀和刘珍,和红鸾大妞向外行去。

红鸾当然不敢当真和晴儿手拉手,她用手扶着晴儿的胳膊,以下人的姿态跟晴儿向外行去;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可以让晴儿高兴,让刘秀不屑并着恼。

她记得有个老丐对她说过,天下最利害的刀子可不是钢铁之物,而是看不到、还不用沾血的“刀子”。

这把刀子她用得还不熟练,不过她已经学会怎么用了;所以她每一步迈得都很平稳,虽然腰弯下了,可是眼底深处没有一丝谦卑,反而闪烁着饿狼猎食的光芒。

红鸾相信,在这里宫里她能活下去。当然,还必须要活得很好,她才可以报爹娘的大仇。

***女人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