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34章 有意思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PK6300分加更,继续码字加更求支持。^_^

***********

红鸾只是低着头看着那些脚,确切来说是靴子;她知道最前面的两双靴子,较大的那个应该是太子,另外那双较小的是康王了。

又遇到太子了,那一次是在花丛下身周无人得知太子躲在那里;而这次再遇太子,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红鸾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只是惊讶于她能这么快再遇到太子,按说她一个小小的宫奴,是不可能见到高高在上的太子爷。

世事难料,她却遇上,而且这已经是第二次。

康王要剪花下来,太子却不准,身后跟着的太监宫女们也是好言相劝;总之大家都认为那花朵不应该剪下来。

“你,给本王滚起来!”康王忽然大恼,一脚踹到红鸾身上:“你给本王把花剪下来。”

什么叫做无妄之灾?

红鸾现在知道了,她只不过是来御花园做苦工的,只不过是刚巧就跪在花车边而已,却被人硬生生的踹了一脚不说,还摊上了要命的差事。

不要说她听到了太子和众人的话,就是原本花宫女的话也让她明白,今天她们搬运的花可是不能伤一片叶子的,否则就是对皇上的大不敬、是死罪——现在康王叫她剪花,她剪了当然是死罪,不剪呢?抗王命,惹了康王不高兴要她的性命也只是一句话而已。

红鸾爬起身来:“王爷,奴婢、奴婢空手无法剪花,请王爷责罚奴婢。”她急中生智,捉住了康王话中的一个剪字。

如果有人递给她剪刀,她也只能认了,反正也拖上了一人和她共赴黄泉:她不知道康王的脾性,可是康王身后的人知道;相信那拿着剪刀、或是能吩咐人取来剪刀的人,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会想法子阻止康王的,到时她的性命也就保住了。

她轻轻一句话让康王的注意力又回到他身后的太监宫女身上。

康王回头:“取剪刀过来。”

太子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没有抬起头来的红鸾:“王弟,不要胡闹了,让丽贵妃知道后定会生气,到时候丽贵妃的病加重,你我兄弟可就是大罪过。”

身后太监宫女都跪了下去:“请殿下回转。”

康王气得跺脚:“你们都怕了那个柔妃我却是不怕的,我偏要剪了那花下来不可。”他赌气说得很痛快可是全身上下也找不到刀剪之类的东西。

就算他贵为王爷,也不可能带着凶器在皇宫里行走。

找不到刀剪的康王抬起脚来又想踹人,却发现红鸾距他有些远,换了个方向一脚踹在刘秀的身上:“你,给我去剪那花下来。”说完一顿后道:“剪下来本王重重有赏。”

刘秀叩头:“王爷,奴婢不敢。”

康王又是一脚过去:“你不敢?你不敢本王现在就让人活活打死你。”

太监和宫女都是他身边的人,虽然打杀了也没有什么却会寒了贴身之人的心,不足取;但是一个小小的宫奴却是无所谓的,打杀也就打杀了。他虽然极为生气却也分得清楚轻重,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太子还在劝说康王,并且不许刘秀去剪花,至于刘秀的死活他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不过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又扫过红鸾:这个小宫奴,有意思。

同样是宫奴同样被康王踹了一脚,两个人都被吓得不轻,身体都在发抖汗水都滚下了额头,可是红鸾爬起来跪好后却距康王远了不少,而刘秀却几乎还是在原地;最主要的是,红鸾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

康王又是一脚踹过去:“死奴才,你不遵王命我这就让人打杀了你!快去,快去。”

众宫女太监一起叩头:“王爷息怒。”

红鸾和大妞等一起叩头,很用力的叩头:“王爷息怒。”然后她们两个人距太子和康王更远了一点儿,不过她们二人还是一前一后,红鸾在前大妞在后。

刘秀叩头:“王爷,奴婢遵命。”她转了一个方向对着宫中最雄伟的大殿方向叩了九个头:“奴婢向皇上请罪,不敢请求皇上恕奴婢大胆妄为的罪,一切都是奴婢的错。”

她起身后爬到了花车上开始折花朵,不过她力气并不大,所以好半天才折下一朵花来;她把花高举过头跪下献给康王,有宫女过来取走后她又起身准备再去折花。

太子只是劝说康王,并没有阻止刘秀的举止。

康王却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好了,就这一朵吧。”他随手自身上取下玉佩扔给刘秀:“赏你了。”

刘秀跪下叩了三个响头:“奴婢罪最大恶极,不敢接王爷的赏赐;奴婢对皇上大不敬,理应是死罪,绝不会连累任何人。”她说完,忽然起身对着花车就猛撞了过去。

众太监宫女惊呼赶过来相救了,他们不是为了救刘秀,只是不能让御花园里见到血腥,那一样是大罪啊;而跪的远近不同的宫奴们只是惊呼却没有人想起救人来,在听到太子和康王到了之后她们便吓坏了。

刘秀距花车很近,虽然太监宫女没有人来得及拦下她,她除了头撞破外倒也没有性命之忧。

太子顿足:“王弟,你看看、你看看。”他完全没有一点主意。

康王也被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刘秀额头的血再想想她说过的话、与做过的事情,感觉这个宫奴还是很明大义的;再者他也心知是自己所为不对,活生生的性命要在他眼前死去,还是他有生第一次看到。

愧疚在他的心中生出一丝丝来,当即皱眉道:“本王做得事情自有本王向父皇请罪,用得着你小小的奴婢代本王受过吗?来人,叫御医来给她看看,今天的事情同她无关,那个,你是谁的人,告诉她一声不要为难你。”

说完他小脸上浮现一丝红色,拉起一旁手足无措的太子来就走:“王兄,快走吧,一会儿花便不鲜艳了。”

太子顺从的被康王拉走,只是他的目光和红鸾的目光都落到了地上,那里有一点点没有涂干净的痕迹,好像是字迹;而痕迹正好就在刘秀和刘珍姐妹之间。

和红鸾不同的是,太子在扫过那字迹时,还不被人注意的看了一眼红鸾,因为这个小宫奴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而且还让他有一丝丝的熟悉感。

*****女人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