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25章 隔岸观虎斗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红鸾一直安安静静的站在宫奴群中,微微低垂着头,就好像大多数胆子不大的人一样;只是她的嘴角在听到黄宫女的话后露出了微笑。

黄宫女说完就向门外行去,可就在此时刘秀忽然看向红鸾:“你笑什么?”然后也不等红鸾回答,她就急行两步跪下对黄宫女道:“姑姑慢行,我们的月钱被夺当然是太让人气恼,只是事情在奴婢看来多少有些奇怪,大胆问姑姑一句,不知道宫中原来可有此事?孙姑姑原来也夺我们院子里人月钱吗?”

黄宫女闻言住足转身看向地下的刘秀,然后她对身后的宫奴道:“你快去看看孙贱婢去了哪里,快些来回报我。”看着宫奴出去后她才转过身来,扫一眼院子里所有的宫奴:“夺月钱的事情,还真就是第一次呢,如果不是经人提醒,我只顾着你们的钱袋却几乎被人害了。”

红鸾嘴边的笑意早已经不见了,她瞧了一眼右侧向后一点点的刘珍,再看看那跪在地上的刘秀,依然不言不动的立在原处。

她真没有想到刘秀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看来刘秀是恨极了她,非要除之而后快:红鸾并不怕,只是她有些无奈,因为她和刘秀当真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恩怨的,真不明白为什么刘秀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

黄宫女没有多少时间可用,不管宫奴们的钱袋是怎么丢的,她就要想法子快些截回来才成;在宫中当差多年,又做过承露殿的掌殿女官儿,只微微一想她便开口道:“是谁先被夺去钱袋的,可有人知道?”这样的伎俩她只要两三句就能问个明白清楚。

宫奴们都立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真不知道谁的钱袋最先被夺的:她们的钱袋又不是一起被夺走的,不知道在自己钱袋被夺时,有没有人的钱袋早已经被夺走。

黄宫女看到宫奴们的样子也就知道了答案:“那你们的钱袋不是一起被夺的了?那你们当中有谁的钱袋是一起被夺的,还有谁的钱袋是自己一人时被夺的?”

宫奴们终于有了反应,纷纷回答了黄宫女的话。

黄宫女把宫奴们分开,她才看向红鸾这边二三人一起被夺钱袋的人:“你们的钱袋是一起被孙宫女夺走的?”

红鸾等人都应了一声“是”,她可是有大妞为她做证,自然是不怕被人盘问的;回答后,她看向另一边的刘秀,发现刘秀的脸色有些变了,目光却瞅向自己这边的刘珍:看她的样子,红鸾也知道她以为自己是单独把钱袋弄丢的,却没有想到自己和大妞在一起。

在刘秀的神色中红鸾看到后悔二字,只不过现在刘秀就是后悔也不成了;红鸾微微的撇了撇嘴角,刘秀不要偷鸡不成再把自己搭进去。

刘秀会跳出来说那番话的原因红鸾是清楚的:因为近一个月来,这院子里的宫奴们也就红鸾出去过二三次,其它宫奴们出去的也有,不过也就一两次而;不过红鸾出去却常常是一个人。

黄宫女先询问了红鸾等人,当然是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问到红鸾和大妞时,她们二人都答:“不知道孙姑姑在夺我们钱袋时是不是夺了其它人的钱袋。”这是实话,两个人没有什么可心虚的。

黄宫女转开去问那几个单独被夺钱袋的人,她们就说不清楚了;黄宫女脸上闪过厉色,刚好看到她派出去的宫奴回来,便把手一摆:“去墙边给我跪着好好想一想,如果我回来还想不起谁是第一个被夺钱袋的人,你们是知道的。”现在她没有时间找宫奴们算帐,等她把孙贱婢那里的钱袋夺回来再来打死她们!

相信死几个宫奴后,这些人就不敢再胡来了。她处置刘秀几个人后急急迎向进门的宫奴,悄声问了两句话话后她失声道:“去了花姑姑那里?”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发颤,也顾不得其它提起裙子来急急而去。

自红鸾入宫后,就没有见过黄宫女如此惊慌失措后,那次夜遇刺客时她也只是有些失魂落魄而已,但是行为举止还是很得体的。

她轻轻的扫了一眼跪在墙边的刘秀,又看向身侧的刘珍,不想和刘珍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没有回避,目光就那样静静的落在了刘珍的眼底。

刘珍的目光微微一闪,便也静静的迎上了红鸾的目光;她的目光带着三分求恳,似乎是为了刘秀的所为而道歉一般。

红鸾什么表示也没有,收回目光后立在原处一动不动的等黄宫女回来:如果黄宫女还能回来的话。对于刘秀红鸾当然不会不记恨的,又何止是记恨那么简单——刘秀可是想要她的性命,红鸾视她为仇人,你死我活的仇人。

今天如果她不是和大妞在一起,那么说不定刘秀就会说出自己这个月出去过几次,而且还都是一个人:相信刘秀定不会介意说三分假话的,以便于黄宫女更相信她;到那个时候,不管有没有什么凭证,黄宫女都不会放过她。

黄宫女要弄死一个宫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吧?相信她会有很多的法子——红鸾并不想亲身去试,不过刘秀的运气不错,她应该不会被黄宫女收拾的。

足足等了快一个时辰,才有人来唤她们去见花姑姑。

还没有到花姑姑的院子里,在必经路上的转角处一片狼籍;红鸾的眼底闪过了深深的笑意,并且身上轻松了很多:以后相信可以能吃饱了;只要能吃饱,她便能好好的活下去,也能好好的想法子、寻找机会成为一个宫女。

到了花姑姑的院子里,红鸾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跪在地上的黄宫女,她却并没有声嘶力竭的哭叫,伏在地上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孙宫女立在一旁,微微的躬着身子一动不动。

院子里虽然有很多的人,可是却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这是你们的月钱吧?”花姑姑的声音传过来:“你们这两个月每个月都只领到四十五枚大钱吗?”

红鸾等人微微迟疑后,参差不齐的答道:“是。”

大妞等三个老宫奴脸上的神色很怪,有惊惧也好像有压抑的高兴;而红鸾等人却是清一色的茫然:不是每个宫奴都会领到这些吗?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花姑姑看向地下的黄宫女:“饭食的克扣、月钱的克扣,你手下的宫奴是所有院子里死得最多的——你分辩说是夜里做活辛苦,我也没有多究什么;可是,我已经提醒过你,是不是你把我当成了木头,认为我的话听不听都无所谓?”

红鸾听到这里知道大局已经定,虽然宫奴地位低下,可是皇家倒底是爱面子的,且是拿了真金白银买进来做工的,如果死得人太多、太快,不止是皇家的名声不好听,银子也是白白打了水漂。

****

女人的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