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17章 迁怒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3500PK分加更。亲们各种票票的有木有?呃,那个催更票便不用了,嘿嘿;其它的票票亲们有多少请砸多少吧,鞠躬感谢之!

****

红鸾被吓了一跳,不过做乞儿形成的本能让她极快的伏在地上,并且闭紧了嘴巴:如果此时发出声音来,说不定会被那个刚刚飞过去的人回手收走自己的小命。

她没有叫出来可是却有人叫了出来,只不过很快被人捂住了嘴巴。

飞过去的人并没有回手收拾惊叫的宫奴,可是紧跟着出现的人却很不满:“什么人?”刀光剑影出现在花圃四周,只要一句话不对红鸾等人就会身首异首。

黄宫女已经赶过来,她应该被吓得不轻:因为她上前就给来人跪下了:“我是宫奴司中的黄宫女,今日带着宫奴来给芍药上肥。”

那些手拿刀剑的人终于放松下来,也没有人再理会黄宫女及红鸾等人,一霎间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黄宫女直到人都走了才爬起身来,看看那些人远去的身影,然后看向灯光来得方向又躬下身子:“公公。”

红鸾并没有那个好奇心去瞧一眼来的是什么人,因为好奇心可以害死九条命的猫,而她只有一条性命;所以不管来人是谁,没有得到黄宫女的吩咐之前,她决定好好的伏在地上不言不动。

“嗯。”很低沉的声音,然后忽然惊咦了一声:“你就是那个……”后面的话消失了,过了一会儿:“你在当差吧?没有什么事儿,你带着你的人走吧,差事没有完成也没有什么,我会知会花宫女一声儿的。”

黄宫女道了谢,可是她的声音落在红鸾的耳中却带着几分颤音。

听到黄宫女叫宫奴们都起来回去时,红鸾才自地上爬了起来;和黄宫女说话的人早已经带着人走开了,红鸾并没有去注意那人,心中在想: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呢。

黑漆漆的天空中连丝星光也没有,好在宫中不多远就会有盏宫灯,不然红鸾真怀疑自己一行人会因为看不到路撞到宫墙上。

黄宫女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而且走得很急。

红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心知回去怕是有场暴风雨:做头儿的心情不好,倒霉的永远是下面的人;做乞儿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一点。

进了院子黄宫女沉声道:“关门。”

红鸾低下头、缩起肩膀,只希望黄宫女不会看到自己;虽然她没有做错事情,可是当头儿的人盛怒时没有一个讲理的。

“刚刚是谁尖叫了,自己走出来领罚。”果不其然,黄宫女坐下后连茶也没有喝一口,就冷眼看着宫奴们问。

没有人动,因为大家都怕。

红鸾心下大叫,笨啊,你越不动她岂不是越生气?还不如早早出去,能少受些皮肉之苦呢。只是可惜无人能听到她的心声。

黄宫女看到无人站出来果然更怒,只是脸上并无怒气语气更见冰冷而已:“你们三个说,刚刚都有谁惊叫了。”

大妞和另外两个早进宫的宫奴上前跪下,她们是很清楚不说出实情的后果是什么,当下没有犹豫半分就把尖叫过的人说了出来,立时有些人的脸就变得犹如土色。

刘秀被大妞点到了名字,她吓得直接软倒在地上。

黄宫女冷冷一哼:“你们都是学过规矩的,而且花姑姑在你们头一天就教过你们,不应该听不要听、不应该看的不要看,看了、听了就要全部忘掉;你们做到了吗?看来今天还是要好好的教教你们,免得日后我被你们带累的丢了性命。”

刘秀等几个人被拖到一旁,这次没有人堵她们的嘴,两尺长、两指宽的戒板抽打在她们的后背上,便有人忍不住痛叫出声。

“被罚被打不能出声痛叫,这是规矩,你们都是知道的;只是却没有把规矩放在心上啊,”黄宫女的话轻飘飘的:“每叫一声加十板。”

所有的人都是一凛,而红鸾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尽量的缩小自己身体:她知道黄宫女在生什么气。

黄宫女这一次打完后并没有饶过刘秀几个人,而是让她们接下来都跪到院子的墙边上,自回屋去睡了。

红鸾和刘珍、大妞回到房里,三个人谁也没有看谁,更没有开口说话;大妞自己上炕睡了,红鸾想了想也跟着上炕躺下,只有刘珍坐在桌子前发呆。

这一夜,红鸾没有睡着;大妞是不是睡着了,她并不知道,听着鼻息应该是睡着了;不过她却极清楚另外一件事情:屋里的四个人已经生出了嫌隙来,而她面临着要选择那一边的问题。

第二天早饭后刘秀回到房里,她的两只膝盖完全的肿起来;她看到大妞的一霎间便暴发了,也不知道她哪里来得力气冲过去撕打大妞:“你居然害我,你为什么要害我?!”

大妞用力把刘秀推开:“没有人害你,在这宫里虽然有不少害人的人,可是像我们这样的宫奴,却可怜到没有几人肯用心思来害我们;是你害了你自己,如果你再管不住你的嘴,再什么事情都依赖于你的堂姐,你绝不会活过三个月去。”

说完这番话,大妞拿起绣好的手帕出去了。

刘秀却还在咒骂大妞,刘珍根本劝不住她。

红鸾听得心烦喝道:“大妞姐姐没有说错,你再不住口想接着去跪墙边不要紧,只是不要连累我。”她说完起身摸了摸袖中的东西也步出房门。

刺客,昨天晚上宫里来了刺客;不过这样的事情就是不应该看到、听到的,所以红鸾心里十二分的明白,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同时,她还断定,黄宫女绝不是单单为了刺客的事情而重责刘秀几个人,但是她并不想知道原因,因此她并没有去猜。

她还牢牢记着那位宫女曾对黄宫女说过的话:你以为这里是承露殿吗?

就凭那一句话,红鸾猜想黄宫女原来应该很得势,不,应该说她伺候的主子很得势——那才是真正高高在上的人,而那样的人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她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因为她想活下去,活到平安出宫的那一天;她知道在这个世上,有些人就是那高大的马儿,而她只是微小的蝼蚁:就算是那马儿喘口气,都有可能会要了蝼蚁的命。

在黄宫女房外等了一会儿,等到大妞出来后,红鸾才低着头进去。

黄宫女歪在床上:“你,有事儿?”她心情很不好,可以说红鸾来得极不是时候。

红鸾屈膝行礼,然后上前把手中的东西放在黄宫女面前后退立好,低垂着头依然没有开口说话。

黄宫女看了一眼那金包银的簪子:“这是做什么?”语气已经柔和了很多。

****

女人的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