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14章 饭与夜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为2800PK分加更!亲们如果e票票,不管是粉红票、PK票还是推荐,请大力支持!

****

因为宫奴们大量消失不会只有一两个人注意到:一句不在宫中了,可并没有直说那些宫奴死掉了。

说得人没有说错话,听得人你怎么想就是你的事儿了;如何想无人管你,可是你如果把所想说出来,那便可能是祸事了。大妞的话很明白的告诉红鸾不要招祸,更不要牵连于她。

红鸾呆呆的坐了良久,才慢慢的起身走到桌子那里,一起倒了三四杯凉水全都灌到了肚中,才感觉呼吸有些顺畅了。

为了能重新得到自由身,她不得已才入宫为奴,原以为熬上几年得宫中恩典能重新成为一介庶民,离开宫廷重新过活;做宫奴嘛,苦一些、累一点儿,她都能忍受、能坚持下去,只因为她想要活下去。

但是她入宫第一天却得知宫奴里十个也不一定有一个能活着离开,几乎要软倒在土炕上;重重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红鸾狠狠的擦了擦嘴角上的水渍:不,不能就这样放弃,她定要活下去。

眼前浮现父母用力把她推到大石上,自己却被大水冲走,好不容易抱住了大树爬上去,却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又被浪头打到水中冲得无影无踪;父母在淹死前对她说:没有什么比你的性命更重要,要活下去!

红鸾握紧她的手:就算一百宫奴中只有一人能活着出宫,她也要做那一个人。

“你叫红鸾是不是?”大些的宫奴走过来:“怎么了,是不是——?”她的目光扫向大妞儿,刚刚红鸾和大妞的话她并没有听到。

红鸾勉强笑了笑:“没有什么,只是渴得厉害了。”她把壶递过去:“珍姐姐是吧?你也渴坏了吧,喝吧。”就如大妞所说,要少说话——花姑姑这样说,大妞也这样说,她当然不会乱开口的。

刘珍也没有想太多,实在是太渴了接过壶也是连喝了三杯水:“秀儿,你也过来喝些吧?”

刘秀自炕上抬起身来:“姐姐,我不想动,你给我拿过来吧。”

刘珍瞪她一眼却还是把壶拿了过去,看着刘秀把水喝完。

大妞只管绣花头也不曾抬一下,只在刘秀要在床上喝水时她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不过并没有开口。

红鸾注意到大妞皱起的眉头,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家都是进宫为奴的,如果刘秀还一心当自己是小妹妹,事情大多依赖刘珍的话,她们姐妹二人只怕会死得更快一些。

可是这话要如何对刘珍姐妹说?红鸾也低垂下头,没有提醒刘珍和刘秀,只希望明天上差后刘秀能明白过来。

不大一会儿有人喊她们去拿饭菜,大妞猛得站起来,扔下手中的绣活儿就冲了出去,其速度之快把红鸾及刘珍姐妹吓了一大跳。

刘秀拍了拍胸:“姐姐,你帮我拿饭好不好?我累得不想动了,反正你也是要去拿饭的。”

刘又瞪她一眼却还是答应了下来。

红鸾看得心中真叹,和刘珍一起出门去取饭菜,忍不住轻声道:“你们,是亲姐妹?”

“不是,堂姐妹;我们两个人的爷爷是亲兄弟。”刘珍温柔的一笑:“不过我们这一家子人少,所以走得极近;珍妹妹自幼就喜欢粘我,如果不是家中老人……,我们也不会进宫的。”她的话声低了下去。

红鸾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听她如此说后更不知道如何提点她,最后依然只能闭上嘴巴:在宫外还有祸自口出的老俗话,更不要说在这可怕的宫中了。

是的,红鸾进宫的第一天对宫廷的感觉只有“可怕”二字。

饭菜极为简单,一个窝头一个汤;那汤真得是汤,虽然汤水混浊似煮过东西,可是不要说盛到碗中的汤水,就是食桶中的汤水也见不到几根菜叶、萝卜什么的。

红鸾并没有多想,领了饭便回房了;她回到房里时大妞已经在吃饭,大妞的碗里倒是有几根萝卜条儿——红鸾也就明白大妞为什么跑得那么快了。

只是为了几根萝卜条儿,值得吗?

大妞看了一眼红鸾:“两根。”

“啊?”红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大妞淡淡的道:“只有两根萝卜条儿。至于其它,你以后自知。”她慢慢的吃起饭来,吃得极为仔细,每一口都要咀嚼很久才会咽下去;就是那两根萝卜条儿,她也是分成两次吃下去的。

红鸾不太明白,不过那是人家的事儿,也许大妞就习惯这样用饭呢?她不再看大妞儿,拿起窝头来一大口咬下去,窝头便少了快一半儿。这是她做乞儿后养成的习惯,到手的吃食只有装进肚子里才是自己的。

刘秀还是在炕上的吃得饭,刘珍和红鸾、大妞都坐在桌边;她们姐妹两个吃相相比红鸾的狼吞虎咽要斯文很多,不过比起大妞来还是快了很多。

“红鸾妹妹,你还是吃慢些的好。”大妞看到红鸾再一口后,手里的窝头便余下的不多,顶多也只有一口的份量时,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

红鸾看看窝头,再看看大妞,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对于前辈的话,能照做的都要照做;同样也是她做乞儿时明白的道理。

大妞没有想到红鸾如此受教,对她点点头又继续吃饭,根本就没有打算解释,为什么要让红鸾吃得慢些。

红鸾也没有追问,学着大妞的样子把口里的窝头细细的嚼了又嚼,然后把手中最后所余的窝头和着汤很是细嚼慢咽了一番:她比刘珍还晚一点吃完饭。

吃到最后的当然是大妞,她收拾起自己的碗筷来道:“走吧,我们送出去。”

晚上红鸾躺在土炕上,看着在灯下还在绣花的大妞,盯着她皮包骨的身体怎么也睡不着了,心里的惊惧让她在被中团起了身子来,却依然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她知道想出宫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她手中有石氏的那些东西,要离开皇宫怕是不够的;想着心事,自然是越想越无睡意,又想到黄宫女没有要走她的夹衣,此事她也要弥补才成:也不能做得太明显、太露财,还要能博黄宫女的欢心。

红鸾正犯愁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才合适的时候,却听到了哭泣之声;她吃惊的抬头看过去,却见刘秀伏着身子,哭得正伤心。

刘珍回头看过来:“妹妹想家了,不好意思。”

红鸾正想说“不要紧,第一天嘛总难免会想家的”,门却被人一脚踢开!红鸾一惊也就把话咽了回去,看着黄宫女带着两个宫奴走进来,她的心猛得提得很高:不会吧,黄宫女就为了一件夹衣?

****

女人的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