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12章 好处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亲们的推荐票很给力,此章为推荐票900张加更!让推荐票继续给力,更给力吧!

****

红鸾虽然是最先明白黄宫女身**奴暗示的人,却并没有立时上前送东西:金银之物虽然不多但她也有一些,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她做乞儿的时日虽然不算短,但是她原来可不是乞儿,所以只要能保命、能安身,金银之物她完全舍得拿出来——没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这是她的父母在大水中,抱住树枝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永记心间,所以她要活着,为自己、为父母,为了她那个已经消失在大水中的家。

现在她没有去送东西是在等,因为她不想也不能第一个给黄宫女送上东西:她当乞儿的时候也不是一味的好勇斗狠,有很多地方的乞儿是她小小年纪打不过的,那么她就要拜码头送好处,让对方容许她在那里讨生活;只不过送好处也是有学问的,尤其是外来的她。

送得东西如果比对方所想的要好、要多,那么她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不要小瞧了人的贪念,在得了她的好东西之后,那些乞儿会认为她还会有更多、更好的东西,为此杀掉她都有可能。

但是,如果送得东西如果比对方所想的要差、要少,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少说也会挨顿打——所以送好处前定要好好的打探一番,然后才能决定送什么、送多少;对红鸾来说,这是安身立命的学问。

此地是皇宫,要好处的人就在面前,她当然不可能出去打探一番再决定送黄宫女什么好;不过眼下要送好处的人不是她自己,所以她在等:等其它人拿出身上的东西来,她再决定要送什么。

只要做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她应该就是安全的。

十几个人中只有两人各拿出了有一两左右的碎银子来,其它人大多只是自己所绣的荷包等不值几个钱的东西,甚至还有人拿出来的是吃食;红鸾见十有八九的都把东西拿了出来,也就心中有数了,没有等到最后就把身上的一只细银簪拿出来:能值个几钱银子,放到了黄宫女面前的桌子上。

黄宫女把桌上的银子和红鸾所送的簪子收了起来,说话举止都极为自然,一看便知道不是第一次“收”好处;她身后的宫奴收东西的举止也很利索,显然也是做熟了此事。

至于荷包等物、以及吃食等不值什么的东西,就堆放在桌子上没有人动;黄宫女的目光落到红鸾的身上,盯着她半晌都没有眨一眨眼。

把红鸾盯得全身汗毛都站了起来、后背上冷汗直流;她脸上越来越惶恐,眼看着就要吓得哭出来了,而心中却在飞快的思索着:自己做错了什么,黄宫女才会如此瞧着自己不放?

自她见到黄宫女开始,直到眼下她所有的一举一动都仔细的回想、琢磨,可是并没有发现做错过什么,猜不透黄宫女此举是什么意思。

红鸾的心七上八下,因为想不到自己哪里出错也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心中当真生出了惊恐来:怎么办?

“你是来做宫奴的,知道宫奴是什么吗?”黄宫女终于在红鸾眼中浮上泪水时才开口:“宫奴就是宫中做最累、最脏活计的人,你身上的衣服实在不适合去当差做事。”

衣服,居然是衣服!

红鸾知道了黄宫女为什么盯着她之后微微的松一口气,立时屈膝蹲下行礼:“谢谢姑姑指点。”她很乖巧的把衣服脱下来放在桌子上。

“嗯。”黄宫女点头:“你倒是个懂事的,知道我是为你好。”她把衣服仔细看了看:“这衣服你想要……”

“奴婢正在长身量,十年后出宫这衣服已经旧了不说,且绝对不能穿用了,放在屋里也没有什么用;嗯,奴婢斗胆麻烦姑姑不知道可不可以?”红鸾不是第一次送人好处,知道黄宫女这样的人就是占了人家的好处,也不想承人的情。

人在屋檐下,她只能顺着黄宫女的心思说下去,只求她不来寻自己的麻烦就好:衣服她想要就送给她吧。

黄宫女唇边的笑意更盛了一分:“嗯,我看着宫外有什么人家需要,就代你做个好事儿送人吧,也算是给你积阴德。”她说着话摆手让身后的宫奴把红鸾放在桌上的衣服收了下去。

衣服送出去并没有什么心疼的,因为本就不是红鸾的:身上的衣服居然会引来黄宫女的注意,实在是出乎红鸾的意外。

说起来也是红鸾年纪太小,虽然家中遭逢巨变、又做了很久的乞儿,她一下子成长了很多,但对人性还不是那么了解;而且她穿春儿的好衣服也是不得已,因为她要假扮春儿,为了让老牛头一眼认为她是春儿,所以必须要穿上春儿最好的衣服,和其它的女孩子一眼就能区分开:她怕老牛头在人群中寻春儿,只要照脸仔细一眼她就会被揭穿。

不想一身衣服助她在老牛头那里过了关,却在甫入宫就为她寻了麻烦来:世事难料,她倒底只是凡人哪里能设想的那么周到圆满呢?她也的确是想不到更好的法子,周全宫外与宫里的两件事情。

红鸾脱下了外裳自然就露出了里面的夹衣来,她的夹衣虽然不新了,却洗得很干净:也是她在得了石氏的信任后,为了安石氏的心才把自己的衣服洗了洗——如果有其它的杂念,哪里有心思做这样的杂事。

黄宫女看看红鸾的夹衣:“这夹衣手工不错。”她居然还看上了红鸾的夹衣。

红鸾眼底深处微微一变,夹衣是绝不能给黄宫女的,不是她舍不得里面的银子、田契等物,而是她怕黄宫女会因此生出杀她灭口的心思来:她做乞儿时可没有少看过夺财害命的勾当;财不能露白,露白后只有死路一条——夺她财的人为了安心享用,当然不会容她活下去,免得日后再被她寻仇。

而且她不想做十年的宫奴再出去,想能早一点出宫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而夹衣中的东西就是她的依仗:买她日后的出路;在她把石氏的私房收起来时,便打得是这个主意。

可是如果不把夹衣给黄宫女的话,结果如何红鸾还真是不敢去想;她在黄宫女的注视下,鼻尖上冒出了汗水来,这一刻红鸾清楚的知道了什么叫做进退不得。

给,她十有八九会被害死;不给,那结果和死也并不多:黄宫女可是直接掌管她的人!

放在红鸾面前只有两条路,夹衣她给,还是不给?汗水爬上了她的额头。

****

女人的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