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10章 最高的位置

有凤来仪

一个女人 著

完本免费

天下唯一的院子里,有天下最少的是非;一步一步,看红鸾小孤女一路上如何步步生花。****封面由非常热心书友恋沨热情制作,非常感谢!“嗯,你去歇着吧,晚上你还是要看紧些莫要大意,那屋里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说着话他不住声的咳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免费阅读

太监带着红鸾她们走了半晌才到了一个院落中,他并没有进去只是对门口的两个宫奴道:“给花姑姑说一声儿,十个宫奴送到了。”

其中一个宫奴看了一眼红鸾等人:“辛苦公公了,这些人交给奴婢带进去就好;公公要不要进来吃杯茶歇歇脚?”

太监轻轻摇头:“正当差呢,改日吧;我就不进去给花姑姑见礼,还要赶回去——今儿差事香,姑姑是知道的。”

宫奴对着太监行礼目送他离开,才收起笑脸来淡淡的道:“跟我来吧。”说完转身就进了院子。

红鸾等人只能跟进去,院落里已经站满了新宫奴,除了新宫奴还是新宫奴,没有一个宫女或是太监在,除了带她们进来的那个宫奴外,也不见其它早进宫的宫奴。

“站好,宫中是有规矩的地方,不经问话是不能开口的,你们记住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宫奴交待完这一句转身就出去了,留下红鸾等人站在院子里晒太阳。

今天的太阳很不错,春天的阳光洒在人身上让人感觉到暖洋洋的同时,也感觉到有些懒洋洋的:很舒服。只是再舒服的阳光晒得久了就不会舒服了,红鸾站了多半个时辰后就感觉太阳太热了,她想喝水。

院子里除了陆续进来的新宫奴外依然没有一个人,红鸾就算渴的厉害也只能忍着;她能忍得了,却有人忍不了。

新宫奴们不但站得疲累而且极渴,尤其是一上午了也不见一个主事的人出来,除了她们这些新宫奴外,只看到门口带人进来的两名原本当差的宫奴:在这种情形下,新宫奴们紧张、忐忑的心情放松不少,便有人开始小声说话。

有人开口便有人跟随,虽然话声不是很高,但是有大部分的宫奴都开了口,无非就是累了、渴了、怎么还没有人、要站到什么时候等等的话——没有人知道答案,因为她们都是今天才入宫的宫奴。

红鸾没有动、没有张望,她对皇宫一点儿也不熟悉,不只是环境尤其是人、是规矩:她做乞儿的时候就知道,到一个新地方后最重要不是吃与喝,更不是睡,想要活下去最先要知道的就是当地的习俗、规矩与人。

如果不了解习俗规矩,一件简单的事情就会要了人的小命;如果不知道当地哪些人是不能招惹的,哪些人心肠是不错的,讨饭的时候一开口说不定就会被毒打一顿:到时死与不死全凭运气了。

这里虽然是皇宫,不是她乞讨的某个村子或是小镇、城池,可是她认为差不多: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习俗规矩,人一样要分三六九等、人的性子一样是各不相同。

所以她对进来时门口宫奴的提醒很是感激,做过乞儿的她知道那是安身保命的第一步:没有人问就不要开口说话,这就是宫里她知道的第一条规矩,而她绝不会破坏宫里的规矩,因为她现在没有那个能力在破坏后保住自己的小命,所以她很老实的立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动不动。

宫奴们的窃窃私语随着太阳的西移、随着肚中的饥饿变得嘈杂起来;自始至终红鸾都没有动,虽然她带得有干粮却没有拿出来吃。

梅姐和招娣等人已经耐不住饿在偷偷的吃窝头了:她们不舍得吃馒头。

直到太阳西斜,风也变得凉了时,院子正房大厅里走出两个宫奴来,她们看也不看红鸾等新宫奴,只是把帘子挑了起来。

所有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可是已经变得胆子大起来的新宫奴们,有不少人悄悄的向大厅里看去。

红鸾依然低垂着头,她的喉咙已经干裂、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双腿也软绵绵的了;她把那句无人询问就不得开口的规矩,在心中引申为没有人吩咐便不能乱动:累、渴、饿,一个白天的时间不会要人命,可是规矩却能在一霎间就要了人的性命;为此她坚持着。

自厅里有人搬出了张大大的椅子,又安放好小几,在小几上摆好了茶水:所有这一切都悄无声息,红鸾没有抬头看一眼什么也没有听到——如果不是有其它的宫奴们私语,她根本不知道正房那里有人出来了。

既然人已经出来了更不必急在一时,红鸾依然低垂着头。

终于在新宫奴们悄悄的探视下,有个梳着丫髻的、年约四十上下的女子扶着宫奴的手自厅里走了出来,缓缓的在摆好的大椅子上坐下,扫了一眼宫奴们取了茶盏来在唇边沾了沾又放下了。

她没有说一个字,可是被目光扫到的新宫奴们心头一跳,人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更不敢再瞧那人一眼。

静,院子静得连风声好似都没有了,每个人都只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那目光并不阴寒,也不是杀意毕现,更不是怒气横生——每个被目光掠过的宫奴,再细想时那目光好像极为平淡,但就是让她们心底泛寒,不敢再有所造次。

“我姓花,原来的名字嘛,好久没有唤了;”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开口了,声音很平和:“大家都叫我花姑姑,得娘娘恩典掌管所有的宫奴。”

红鸾把耳朵支了起来,她认真仔细的听着花姑姑的话,一个字也不敢漏掉:她讨饭的时候就知道,越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废话越少,反而是那些没有什么事儿的老大爷和老大娘,才会对她一个小要饭的絮叨个不休。

花姑姑说话并不快,字字都很清楚:“宫里是有规矩的地方,乱不得一分,错不得一丝;你们、现在可知错了?”她抬起眼来:“你们被带进来时,谁没有听到她说,没有人询问不得开口说话的?”

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新宫奴们立时面色大变。

“规矩是错不得的,虽然说你们是新人刚进宫还什么也不懂,可是你们至少都知道了一条规矩却都充耳不闻——为了你们好,也是为了我好,为了我们大家都能在宫里安安生生的活下去,所以我要让你们知道如果违了规矩会如何,免得你们以后再不把规矩二字放在眼中,给我添乱。”

花姑姑的声音还是平和的、清晰的,可是随着她的衣袖轻轻一摆,再也没有人当认为她是一个性子好可欺的:如狼似虎的老宫奴们冲上来,把那些开过口说话的新宫奴统统都拉到了对面去。

除了红鸾外,只有十几人被留在了原地:没有冤枉一个人,也没有放过一个人。

红鸾虽然至今没有看花姑姑一眼,可是在她的心中已经把花姑姑升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就是自己饿死也不会向他讨饭的那种人,她做乞儿那么久、行经很多地方,在她心中也只有那么一个人占住那么高的位置。

现在有两个了,而且花姑姑被红鸾放到了最高的位置上,比原来心中的那个喜欢把人活活打死、还要打三天以上才能把人打死的恶霸还要高上一筹。

****

女人的其它作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