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3  血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公子如雪 著

连载免费

穿书成女配,还得嫁给死太监六千岁,杜若则表示很淡定从容——不需要尽夫妻义务,还能坐享荣华富贵,这剧情我也可以!系统:女人,你太天真的了,一柱香之内不救孩子,你便会七窃流血而死。杜若:……便,人们吃惊地意外发现,心狠手辣的妖妃娘娘画风突变。大奸臣养父:乖女儿,把毒药放在小皇帝药里,他活但是四更。第二天,小皇帝小脸红扑扑地牵着杜若上朝:“以后,皇婶婶在便如朕莅临!”妹妹奴大哥:好妹妹,骂你的左相之女我抓来了,随你割心挖眼。第二天,自小完全失明的相府小姐笑眯眯地出:“以后,我和王妃是亲姐妹!”姐姐控三弟:好姐姐,天下第一才子给海棠枝头,红肥绿瘦。。……

免费阅读

“二小姐!”

翠莺推门而入,直奔喜房。

进门第一眼就看到地上那已经被撕得七零八落的喜服,脑子里嗡得一声,她小跑着冲过床边,一把揭开杜若的被子。

枕上杜若正幽幽醒转,喜被是双人被很宽大,翠莺只揭开一半,一眼就看到白色床单上大片的血迹。

眼圈一热,她眼泪差掉下来。

自家娇生惯养的娇小姐,竟然落到这么一个变态手里。

“见过夫人。”

婆子丫环们一齐欠身行礼。

“竟然把她折腾得这样……”翠莺抬手抹一把眼睛,一把拉住杜若的胳膊:“小姐,咱们这就回去找相爷给您评评理!”

几个婆子丫头都偷笑起来。

“我的傻姐儿!”为首的婆子笑着拉起染血的床单,“流血就对了,这证明咱们夫人可是玉洁之身呢!”

见翠莺还是不懂,她凑过嘴边在翠莺耳边低语几句。

翠莺顿时红了脸,难为情地松开杜若退到一边。

翠莺到底是年纪小,卖进相府之后就跟着原主,不懂男女之事。

杜若可是医生,没有实践经验,理论知识还是有的。

身上的其他衣服被沈芳洲撕掉,肚兜和中裤却都还在身上,二人昨天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发生。

这血是哪来的?!

中年婆子折好带血的床单,郑重地放到一旁丫环捧着的托盘上。

新婚夜的这张床单,对于古代的女子来说,就是最好的贞洁之证。

若是大婚夜不见血,那可是要被人嘲笑一辈子的。

丫环们去收拾桌上的东西,地上的喜服,为首的婆子恭敬地欠欠身子:“请夫人沐浴更衣。”

杜若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翠莺留下就是。”

众人只当她是不好意思,放下东西退出门外。

翠莺过去关上门,杜若揭开被子认真看了看。

中裤完好无损,身上没有任何异样,那血绝对不是她的。

昨天晚上,负责铺床的喜娘特意吩咐人,取来那块陪嫁的床单铺到床上,还在她耳边小声提醒过一次。

杜若很清楚这床单的意义,因为沈芳洲的太监身份,她也并没有在意。

这是沈芳洲的卧室,不可能有别人随便进来。

现在这床单竟然有血,难道……

是沈芳洲干的?!

拿过一件宽袍披到杜若身上,翠莺注意到她唇角的伤,皱起柳眉:“小姐的嘴受伤了?”

杜若抬手抹抹已经结痂的唇角,忿忿轻哼。

“狗咬的!”

……

……

千岁府花园。

湖侧山顶,问春阁。

坐在主位上的沈芳洲,鼻子一痒,重重地打个喷嚏。

老管家池砚正在帮他处理手臂上的伤口,看着男人翻开的皮肉,心疼地皱眉:“这伤是利器所致,到底是怎么回事?”

府里也没有刺客,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把沈芳洲弄伤。

“不小心划到。”沈芳洲淡淡道。

池砚是沈芳洲母亲的旧部,沈家被诛之时,他人在沈母的药谷不在沈家王府,侥幸躲过一劫。

知道沈芳洲保住小命,池砚立刻赶来京城,这些年来一直陪伴在沈芳洲左右。

等池砚包扎完毕,沈芳洲伸出右手。

“池爷爷,这药您可认得?!”

男人玉白的掌心里,托着杜若给他的那颗小胶囊。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