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0   最凶最狠最野的那只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公子如雪 著

连载免费

穿书成女配,还得嫁给死太监六千岁,杜若则表示很淡定从容——不需要尽夫妻义务,还能坐享荣华富贵,这剧情我也可以!系统:女人,你太天真的了,一柱香之内不救孩子,你便会七窃流血而死。杜若:……便,人们吃惊地意外发现,心狠手辣的妖妃娘娘画风突变。大奸臣养父:乖女儿,把毒药放在小皇帝药里,他活但是四更。第二天,小皇帝小脸红扑扑地牵着杜若上朝:“以后,皇婶婶在便如朕莅临!”妹妹奴大哥:好妹妹,骂你的左相之女我抓来了,随你割心挖眼。第二天,自小完全失明的相府小姐笑眯眯地出:“以后,我和王妃是亲姐妹!”姐姐控三弟:好姐姐,天下第一才子给海棠枝头,红肥绿瘦。。……

免费阅读

沈芳洲手指收紧,单薄的丝绸一点点地变形,露出杜若挂在颈上的一个小小的纱质小香袋。

只不过,与其他女孩子香袋不同的是,这个纱质的小香袋里装得不是香料,而是两颗胶囊。

一半桔黄,一半米白,那是两颗布洛芬缓释胶囊。

“这个药,可以治你的头疼。”

作为《盛楚》的忠粉,杜若当然是了解沈芳洲的人。

曾经的异姓王侯之子,生在云端的人物,突然有一天,跌落泥潭成为人人可以欺负的丧家犬。

在高大的宫墙里,不知道有多少生得漂亮的小太监,沦为皇子、侍卫,甚至太监们的玩物。

沈芳洲这样一个落魄的美少年,无异于一块娇嫩的天鹅肉。

想要在兽群里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也成为野兽,而且是最凶最狠最野的那只。

当初入宫那几年,担心有人对他动手脚,他哪怕是喝口水都要小心提防,睡觉的时候也总是手里握着刀。

哪怕现在成为万万人之上的九千岁,不用再担心受怕,头疼的毛病却已经落下病根。

因此,很少能睡几个安稳觉。

只是……

这个秘密,她怎么会知道?

沈芳洲的视线落在她手上的胶囊。

他的父亲沈烈是名门之后,家里代代皆为名将。

母亲却是江湖人,医术超群,因为救过父亲的命结下缘份,自小沈芳洲也是闻着药香长大的。

他虽然没有继承母亲的医术,但是耳濡目染奇珍异药也见过不少,但是像杜若手中的这种药,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那样的质地,与他见过的所有药都不相同。

目光从香袋里胶囊移到杜若脸上,沈芳洲微眯着眼睛想要从中看出杜若的底细。

“你可以试试,最多半个时辰,这药就会起效。如果无效,你想怎么样也都来得及。”杜若知道他的多疑,又补充一句,“知道你担心有毒,我可以先吃。”

如果说沈芳洲不动心,那绝对是假的。

沉吟片刻,他终于抬起抓在那对并蒂莲花上的手掌,扯下杜若颈下的小香袋。

袋口散开,胶囊滑过来,落在莲花上。

沈芳洲随手捏起一颗,仔细观察片刻,送到杜若嘴边,杜若张嘴要接,他又将手缩回去,将另一颗塞到她嘴里。

杜若含着胶囊,含糊开口。

“我需要水。”

连水都没有,难道要她干咽?

量她也逃不出自己的掌心,沈芳洲松开手掌直起身。

坐起身,将撕破的衣服拢好,杜若起身走到桌边,自己帮自己倒好一杯茶水。

张张嘴向他展示一下自己嘴里的药,端过茶杯就着水将药吞下,又向他张开嘴,将舌头吐了吐,证明自己没有作弊。

“你可以吃了。”

沈芳洲掂掂手中的药丸:“本王如何确定,你没有事先吃过解药?”

哪怕是一向淡定如杜若,也要被他气得心口发紧。

难道她还能挖开肚子,让他检查一下胃溶物?!

“信与不信是你的事,你死你活你疼不疼也与我无关。”懒得再和他多解释,杜若一把将茶杯摞到桌上,转身坐到床边,扬眉对上他的眼睛,“来吧,想怎么样随便你!”

她倒要看看,他一个作案工具都没有的人,能怎么折腾她?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