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章 难过

摄政王的炮灰小厨娘

恒宝蛋 著

连载免费

……

免费阅读

打开食盒见到有鸡腿猪蹄鸡汤这些需要时间炖的荤菜,忙盖上了食盒。

“暗一,你先回去保护好小语,无论见到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要憋在心里,那是小语的师傅送给小语的,不得惊扰到她师傅。”

“喏,属下告退!”

暗一也急着回去吃饭,杜姑娘可是说了,他也有份,急得他来时候一路用轻功过来的,马都没骑。

生怕晚了一步,晚饭就没了,杜姑娘师傅做的味道肯定比杜姑娘做的还好。

好在回去的时候没人进过厨房,桌子上留给他的饭菜用盘子扣了起来。

暗一尝了一口,也不知是不是最近吃的太清淡了。

一口鸡腿肉下去,胃口全开,吃一口鸡腿就一口饭,再啃个猪蹄,吃完再喝一碗鸡汤,吃的满嘴流油。

忍不住感慨,真不愧是杜姑娘师傅做的饭菜,真是人间美味啊,吃完满足的摸着肚子,还是杜姑娘了解他啊,他最喜欢吃肉了。

杜诗语给萧易轩准备的还有两个素菜,而留给暗一的则没有,因为她空间里面烧好的素菜也不太多了。

萧易轩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半夜了,暗一吃完就在门口的树上盯着,见王爷过来,赶紧从树上下来行礼。

“属下见过王爷,杜姑娘有交代说让您回来喊她,她有话要跟您说。”

“知道了,你退下吧,本王亲自去喊她。”

萧易轩推开了门,杜诗语没想到她倒床上就会睡着了,所以根本没有栓门。

进门就看到床上躺的四仰八叉的杜诗语,嘴角还流着口水,睡得特别的香甜,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好吃的。

萧易轩见她鞋子都没来的及脱,就睡着了,可见是真的累坏了,弯下腰半跪着给他的小祖宗脱鞋。

脱第二只鞋的时候杜诗语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见有个男人背对着她,还在摸她的脚,想也不想就用另一只脚踹了过去。

然后就看到了踹趴在地上的萧易轩,杜诗语暗自心惊,紧张的小脸皱成一团,悄悄的想要缩回她的小脚脚。

“杜诗语,这是你第二次踹我了!”

萧易轩黑着脸从地上起来,也就是杜诗语敢踹他,这要是换了别人早死七八回了。

“第三次,第一次没成功你忘记了?话说第一次你没武功都能挡住,怎么现在有武功了,你还被我踹。”

杜诗语伸出三根手指,小心翼翼的反驳,明明有武功能躲开,还要怪她。

“因为第一次的时候我还不喜欢你,所以躲开了,现在喜欢了,就不想躲了。”

杜诗语翻白眼,真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撩她,她杜诗语是这么好撩的吗?不过这要是换个古代女子,就凭萧易轩的身份跟脸蛋,早就扛不住了。

“别说废话了,你怎么会在我房间,还摸我脚,你都不嫌弃臭的吗?我都还没洗脚呢,话说,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杜诗语想到这里故意拿了被子把自己裹起来,诚心想要恶心萧易轩,果不其然,萧易轩的脸更黑了。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怕你睡得不舒服,想给你脱了鞋睡的舒服些,再说,不是你让暗一通知我回来时候找你的吗?”

“对哦,差点忘记了,城南边那边疫情如何了?”

“木屋已经在加急修建了,只是做工粗糙,只能避雨,不过好歹有个住所了,

至于生活用品,我也让人在城里的空房子搜了,好在现在天气炎热,没有被褥也可以,不然冻也要冻死一批人的。”

“萧易轩,如果我说我见过这种疫情,还知道一种草药可以治疗你会相信吗?”

杜诗语小心翼翼的问,有些纠结怎么样才能让萧易轩相信她。

“真的吗?小语,你真是我的福星,不过永远不要害怕我好吗?当初的事是我做错了我承认,能不能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尝试去相信我。”

听出杜诗语语气里面的不信任和防备,萧易轩突然感觉心口有点疼,当初的他到底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萧易轩,你知道吗?当时如果不是谢毓元有目的的帮我挡住了大皇子的剑,那么现在你就是在对着我的坟墓在说对不起了,所以,别再让我给你机会了,我现在信任的只有时间,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你为了救你心中的父皇抛弃了我,可是你看这洛阳的百姓,你父皇真的是一点不知吗?

或许他知道,只是他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知道,因为他拿不出来解决办法,干脆把消息压住,这样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坐在皇位上,自以为是的认为大旱会过去的,百姓会熬过去的,百姓即使再受苦受难,他远在京城也看不见。

你看,萧易轩,你就是为了救这么一个人而放弃了我的。”

不理会萧易轩突然变白了的脸色,杜诗语心情不好的把脸对着床里面,暗自懊恼一着急就又透露剧情了。

“你回去吧,我明天要上山去摘草药,让暗一别跟着我了,他有武功,去建木屋可以一个顶十个。”

萧易轩想说他也一起去,但是想到城里的百姓,始终没有开口做出这种不成熟也做不到的承诺,这样杜诗语只会更失望的。

“暗一还是跟着你吧,明天你去山上我不放心,等你回来再让暗一去帮忙。”

见杜诗语一直看向床里面不理他,萧易轩顿了顿,还是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但是一定要烂在肚子里,不然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只能落寞的走出了门,是啊,除了危险和麻烦,他好像什么都没有给过她,他有他的责任和义务,他的父皇再不好,现在也不能出事。

他从得到洛阳的消息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父皇在刻意的压下消息,不愿意承认他在位期间发生大旱这种事。

最后消息瞒不住的时候才装出一副刚得到消息的样子,但是这样的亲情不应该被一个不涉及朝堂甚至没进过京城的女子知道的。

想到杜诗语说的话,萧易轩突然感觉他是真的错了,这么久以来,他一直觉得他的选择没有错,杜诗语有她的师傅可以保护她。

他可以回去救他的父皇,这样的安排最好不过了,听到杜诗语说她差点死了,萧易轩心里特别的难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