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三章 整装待发

摄政王的炮灰小厨娘

恒宝蛋 著

连载免费

……

免费阅读

萧易恒撅着屁股帮嫂嫂晒蘑菇,小兔子的绳子紧紧的抓在手里。

“易恒,嫂嫂捡的板栗,等晚上回去给你做板栗糕,明天路上吃好不好?”

“嫂嫂,这个东西可以吃的呀?好多刺刺会扎嘴吗”

杜诗语笑着把用石头把板栗的外壳给揉开,取出里面的板栗。

不敢让萧易恒碰,就自己来,萧易轩带着暗卫不知道去了哪里,杜诗语没有过问,不该她知道的,她也不想知道。

林子里面有很多小动物,杜诗语最怕的就是蛇,萧易轩从梁神医那里拿了驱蛇的药,每人一个挂着。

等板栗全部砸出来以后,萧易轩还是没有回来,杜诗语有些无聊,想到处走走,可是又怕危险,只能作罢。

萧易恒下午睡习惯了,这会正在犯困,杜诗语到破屋内看了下,并没有床铺,只好问留下来的暗卫,有没有什么办法?

“出来吧,这里又没有人,你们还藏着干嘛呀?”

杜诗语对着林子喊起来,很快身后落下来一个人,吓了她一大跳。

“你藏在哪里的啊?”杜诗语非常感兴趣,兴奋的问。

“属下就藏身在房子上面。”暗七回了话后就抱起了萧易恒,从屋子里面取了用绳子和布制作的简易吊床。

拴在了大树上,萧易恒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躺在里面就直接闭眼睡了,真是秒睡啊!

“那个侍卫大哥,还有吗?有没有大孩子可以睡得?”

杜诗语小心翼翼的问,她也很想躺着吊床睡觉啊。

“有的,属下这就给二皇子妃也搭一个。”

暗七拿出另外一个,给杜诗语栓好,杜诗语躺了上去,嘱咐暗七看着萧易恒,再给他搭一条毯子。

然后躺在吊床里昏昏欲睡,再然后就睡着了,醒来太阳都快下山了。

“醒了?再不醒我都打算抱你下山了。”

杜诗语笑笑,伸了伸小蛮腰,睡得真舒服啊!小易恒早就醒了,正在帮忙收蘑菇。

“走吧,下山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这山里玩了。”

萧易轩笑笑,没有接话,因为他不会做无用的承诺,允诺了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到家已经天黑了,杜诗语想了想明天就要走了,打算做点小零食带着吃。

点了几根蜡烛照明,先烧了开水,把板栗放开水里泡五分钟。

然后捞出来用刀开口,把皮都剥了,剥了皮的板栗放蒸屉里面蒸上。

剩下的一些板栗,用刀开了口子。

再用水泡半个小时,然后泡好的板栗放入锅中,焖煮10分钟。

水干以后,用中火开始炒,炒到口子开了就差不多了。

炒板栗也是贼香,香的口水直流。

炒好的板栗用油纸包好,避免受潮。

板栗蒸好以后,拿出来捣成泥,拿出一盒鲜奶,一边倒一边搅拌。

将捣好的板栗泥倒入锅里,用适量的油小火翻炒,等油和板粟泥混合好后加入少许白糖。

将炒好的板栗泥压模,弄成一条条长方形,再切成正方形的小块,方便携带。

猪头肉也卤好了,还有些五花肉全部都放进去了一起卤了。

卤了满满一大盆,为了方便,杜诗语提前都切成了片。

明天一早把调料带上,路上吃的时候直接一拌就可以了,方便又美味。

忙完就去睡觉了,萧易轩和暗卫一起去商议事情和安排明天的行程了,还没有回来。

杜诗语实在太困了,就自己先睡了。

早上一大早杜诗语就爬起来了,马车已经在院外等候,杜诗语把被子抱了进去,仔细的铺好,在马车里整整垫了两床被子。

把昨天准备好的卤肉放在了后面的车里,一共两辆马车,一辆她和易恒坐,还有一辆是拉行李的。

杜诗语打开了行李车厢,车厢里放的竟然是她的腌豆角,罐子周围用布仔细的包裹住了,预防碰撞,看得出来很是用心。

除腌豆角以外,还有吃剩下的辣椒,她的调料都得带着了,再有就是一些被褥,衣物。

还没回到马车,老远就听到了熟悉的嚎啕声音。

“诗语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走了让娘怎么办啊?”

可能老天看不过他们走的太顺利,一大早就给找了个不痛快。

杜大娘哭的撕心裂肺,几乎快要晕倒,这番做派如果不是知道她为人的人,估计都会站在她这边。

“娘,你忘记啦?我现在已经不是自由身了,你们已经把我卖给萧公子了。自然是主子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了。”

杜诗语真心烦原主一家人,迫切的希望可以换个身份,现在就觉得婢女这个身份好像挺好。

难过了一晚上的王圆圆,听到杜诗语竟然说她只是是被买回去的奴婢,

顿时喜笑颜开,她就知道。萧公子心里是有她的。

只是不知道这一去何时才能回来,王圆圆的忧愁,在看到拉马车的几匹骏马,和十几位侍卫以后。

心里做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便急急忙忙的跑回家了。

“我不管,你是我生的,今天你要走,必须得给我养老钱。”

杜大娘见示弱没用,直接耍赖。

“你弟弟的腿被你相公都给打断了,你必须得出银子,今天若是不给银子,你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杜大娘犹豫了一下,还是躺到了马车前面,看着近在咫尺的高头大马,杜大娘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直接把人拉开算了,我们出发吧。”

杜诗语懒得继续看杜大娘表演,说她不孝也好,冷血也好,随便吧,反正以后也听不见了。

暗卫直接把人扶起来,没敢动粗,给人架到了一边,旁观的原主爹打算上前,被暗卫用刀挡了回去,吓得不敢吭声了,只冷冷的盯着杜诗语看。

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马车走远。

怕她难过,萧易轩把马交给了手下,钻进了马车。

马车里,杜诗语躺在被子上,仰头像是在发呆,萧易恒则在一旁坐着看书。

“是不是不忍心?”萧易轩的出声打断了杜诗语的发呆,杜诗语有些迷茫的看着他,她刚刚都已经快睡着了,什么不忍心?

反应过来是在说她家里人,忙回了一句:“没有,我在想中午吃什么?米饭还是馒头,或者面条?”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