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69章 恨得深沉

快穿之岁月悠然

血色的妖异 著

连载免费

全球灵气复苏,云兮刚觉醒了个鸡肋异能就惨遭炮灰,死后胎穿成四福晋,嫁四爷,保弘晖,无视后院的是是非非,她只专注于养娃和做好自己的福晋本分。从福晋到皇后,再到长寿的太后、太皇太后,她理智的从不跟四爷谈情爱。哪想,在云兮觉得自己一生圆满无憾,成功咽下最后一口气后,才发现她的穿越之旅并没有结束。而且,那个早已驾崩多年的先帝爷,他他他……竟然也跟过来了。本文1vs1。女主:乌拉那拉·云兮男主:爱新觉罗·胤禛四爷会带着记忆跟女主一起穿,每个世界生活到老。老夫老妻,日久生情模式。“驾!驾!快点,再快一点,追上他!”。……

免费阅读

胤禛刚不顾吴嬷嬷的阻拦,径直进了在时下被认为是污秽之地的产房,就看到了自家福晋痛昏过去的一幕。

“福晋!”

胤禛急步蹿到云兮跟前,冷着脸问产房内候着的人:“怎么回事?福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晕过去了?”

文兰赶忙给云兮把脉,片刻后说:“福晋似是突然受到了惊吓才晕过去的。许是……许是……”

她犹犹豫豫的看着胤禛。

胤禛见状,沉声问:“许是什么?只管说,爷不会怪你。”

闻言文兰心里暗暗叫苦,她担心的是这位爷听了她的话后,怪责福晋啊。

“许是爷您突然进了产房,产房污秽,福晋见你出现在这里,受了惊吓。”

文兰以极快的语速说完这话,偷眼打量胤禛的神色。

这是她给云兮诊脉后,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了,但愿四爷不要因此而怪罪福晋才好。

“胡说!”胤禛闻言,却是瞬间摇头否定。

“依福晋的性子,是断不可能因为爷进了产房,就吓得晕过去的。”

论起对云兮的了解,哪怕文兰等人贴身服侍着云兮,也远及不上与云兮同床共枕多年的胤禛。

“一定还有其它原因。你们仔细找找,这产房内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有福晋在昏迷前,可有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

胤禛给出了思路,文兰等人顺着想下去,一下子就发觉了症结所在。

“福晋在昏迷前,曾问过奴婢们有没有听到过笛声。”

“不过,在奴婢们说没听到后,福晋就没再多问,而是让吴嬷嬷把大阿哥抱得离福晋近些。然后福晋看了大阿哥一眼,伸手摸了摸大阿哥,就突然昏倒了。”

闻言,胤禛剑眉紧皱。

他直觉感到此事绝对不简单。

“细细排查一下,看产房里有没有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和人,另外苏培盛你再让人去四处巡查一番,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人进了西头所。”

胤禛对刚气喘吁吁追进门的苏培盛吩咐道。

“嗻!”

苏培盛气都还没喘匀,就抬腿准备出去。

谁知胤禛又补了一句:“福晋生产,太医院那边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你再派人去催一声。”

闻言,苏培盛又回了一声嗻,急匆匆出去办事了。

做完这些,胤禛才想起那个被他期待已久的孩子。

“将咱们的大阿哥抱到爷跟前来。”

吴嬷嬷依言行事。

看着襁褓中这个红彤彤皱巴巴的小东西,胤禛的第一反应是:“好丑!”

吴嬷嬷乐呵呵的给胤禛解惑:“爷,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等过段时间,大阿哥长开了,定不会再丑的。”

胤禛把这句解释听进去了,又让吴嬷嬷教他怎么抱孩子。

“那是自然,爷和福晋生的,怎么可能丑?”

胤禛在吴嬷嬷的指导下,手忙脚乱的抱住这个孩子,一时间四肢僵硬,竟是连呼吸都不敢重上一分半点。

他只觉得怀里这孩子太小了,也太轻了,脆弱得似是他稍微用点力,这个孩子就会消逝,离他而去似的。

这让胤禛不由得又稍微将孩子抱得紧了些。

等将孩子抱得稳当了,胤禛才让人端了把椅子来,在云兮床前坐下,空出一只手来拉着云兮。

看着自家福晋即使昏睡,仍旧残留在睡容上的痛苦神色,胤禛紧紧拉着云兮的手,认认真真,一字一顿的说:“福晋,爷不会让你白受苦的,定会将那幕后真凶找出来,为你报仇!”

太医院那边。

在接到西头所的四福晋已经生下了一个小阿哥,且母子平安的消息时,太医们吓得一个个冷汗涔涔。

乖乖,这咋就不声不响的,就把娃生下了呢?

这四福晋从发动到生产未免也太快了吧!

幸好没事,要是有事的话,就算他们太医院是因为收到消息晚了才没及时赶到,也定会吃挂落的。

上头的人在气头上时,可不会管他们冤不冤枉,无不无辜。

太医院第一时间派了人过去,精通妇科的王太医,还有精通儿科的方太医,齐齐出动,马不停蹄往西头所赶。

苏培盛派去的人刚走到半路,就遇上了王太医和方太医。

这名小太监顿时大喜过望,忙不迭的说:“哎哟!可算是等着二位了,咱家福晋在生产后晕过去了,太医快随小的去看看吧。”

闻言,两位太医更不敢慢下来,几乎是用跑的跑到了西头所。

这个时候,产房已经收拾干净了。

云兮的床前挂上了围帘,只露出来一只手让太医诊脉。

方太医和王太医接连上手,诊脉诊了大半晌,依旧没能得出个确切结果来。

“福晋的情况如何?”

胤禛已经等不及问了好几遍了。

这回,方太医和王太医讨论了一会儿,才有些不确定的说:“福晋在生产后似是中过毒,受了惊吓所以才昏睡不醒。至于福晋具体中的何毒,还要去请了精通此道的梁太医,才能知晓。”

“又是毒!”胤禛闻言剑眉紧锁,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宫里虽说不太平,可也没谁像他们这样,三天两头的被人下毒啊。

难道真如那死去的佟贵人所说,因着他跟福晋会是未来帝后的关系,碍了不少人的眼,所以才会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他和福晋?

就是不知,这次……又是哪一方势力下的手了。

去见佟贵人那次,虽然康熙封了口,但胤禛可不信他那些兄弟就一点风声都没闻到。

这一点,从太子近日来对他日渐冷淡,其他的兄弟们也不时偷眼打量他,就能看得出来。

这些兄弟们或许不知实情,但一定闻到了风声,知道皇阿玛对他的态度不同寻常,所以才对他戒备起来的。

梁太医很快就到了。

如今,西头所四福晋生了个阿哥的消息,已经在宫里传开了,太医院那边自然关注,梁太医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在替云兮诊完脉后,梁太医犹犹豫豫,吞吞吐吐了半天,才来了一句:“此事,卑职得先去请示一下皇上。”

什么事这么紧急,需要在诊完脉后不告知结果,而要先去请示康熙?

这不是明摆着,此事与数月前他和福晋中毒一事有关吗?

康熙都找了替罪羊并且处置了。

现在,却又来一个。

胤禛已经能想象康熙在得知消息后,脸上会挂不住,下不来台,进而在其它地方发泄了。

他只感到一阵头疼,对那幕后下毒之人恨得深沉,挥挥手打发了梁太医。

“那你就先去禀报皇阿玛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