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2章 天既白(中)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围城外的钟 著

连载免费

魏天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本仙侠爽文里,接着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是从头到尾被主角始终狠狠的打脸血虐的大反派???空有强悍的家族背景却只会吃吃喝喝玩乐;空有一副帅气逼人皮囊却只会作奸犯科;空有优裕的修炼资源却只会混吃等死……更有甚者连躺平都做将近,所以主角立刻就得杀登门来抢老婆了!曾我也想做个好人,但现在的是真没得选啊!一个约莫20岁出头的男生此时正满脸疲惫的靠在床头,双手如飞的不停点动手机屏幕。。……

免费阅读

平昌坊,迎春楼。

迎春楼是这附近,乃至整个京城口碑最好的“平价”青楼。

消费低、服务好,其中女子虽然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各个贤惠体贴,总能给顾客一种回家的感觉。

而此时就在迎春楼的一间绣房中,一男一女便正抱在一起耳鬓厮磨。

“官人,在悬镜司当差定是很危险的吧,你可切记要保重身子,否则奴家会心疼的……”

女子娇柔的声音传入已经褪去外衣的大汉耳中,后者只感觉舒心不已。

“娘子,你放心即可,我可是出了名的谨慎小心,绝不会去做那些以身犯险的傻事。”

“对了,我前几日刚从一个狗官身上又捞了一笔,很快便能攒够钱替你赎身了!”

“呀!真的么……”

女子轻呼一声,紧紧勾住大汉的脖子:“我以后定会好好伺候官人的!”

“嘿嘿,你今天也要好好……”

汉子话才说了半句就闭上了嘴,脸色突然变得古怪。

“官人,怎么了?”

“……没怎么,我现在有事要去办。”

“啊?”

女子一愣,扭头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色:“这么晚了,官人要去做什么?”

“不该问的别问!”

汉子此时已经将虎蛟服匆匆穿好,伸手抓起靠在墙角的花翎长刀便向门外走去。

不过在临出门时,他还是回头叮嘱了一句。

“关好门窗,今夜怕是要有大事发生。”

“什、什么大事?”

“……”

女子没有等到答案,留给她的只有一扇紧闭的房门。

汉子就这样走了,甚至连早已给出去的一两银子都没来得及往回要。

此时此刻,无数相似的情景正在京城各个角落上演。

如果站高一点俯瞰下来,便会看到那从四面八方出现的无数黑影在街巷屋顶中飞奔。

夜色深沉,黑云压城。

“噼里噼里”的雨滴声与嘈乱的脚步声混杂成一片。

下雨了。

……

一刻钟后,悬镜司点将台。

魏长天挺身站立在高台之上,任由雨水随意砸落周身。

他身后是一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悬镜司高层,眼前视野所及全是身着虎蛟服的差役。

得益于良好的职业素养,虽然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两千余人却无一丝交头接耳之声。

所有人都笔直站着,目光直直盯着魏长天。

是时候了。

“诸位同僚!”

魏长天的声音于雨水中清晰可闻。

“我乃悬镜司柳叶处总旗,魏长天!”

“灼烧祖玉实属迫不得已,但我又必须如此选择!”

“因为……”

魏长天扫视一圈点将场,以无比肯定的语气高声喊道:“因为我已掌握确凿证据!”

“当朝宰相柳元山,将于今夜谋逆造反!!”

“哗!!!”

暴雨如瀑,喧哗声更甚。

任凭悬镜司的纪律再严格,此时此刻也很难有人还能保持淡定。

柳元山造反?

这怕不是天大的玩笑!

在柳魏之争的节骨眼上,没几个人会相信这种的话。

即便魏长天上次说中了章家饲妖之事。

“魏公子!”

点将台上一人立马向前一步,厉声喝道:“此事切不可乱说!”

“我并未乱说。”

魏长天表情没有丝毫慌乱:“是真是假,曹大人与我一同去柳府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

那人有点语塞,但魏长天却是不给别人再次质疑的机会,冲着台下大声命令道:

“此事事关重大!我已派人进宫禀报皇上!”

“但迟则生乱!”

“柳家已有反叛之意,得知此事暴露后定会殊死挣扎!”

“请诸位同僚即刻与我同去柳府,捉拿反贼!”

“以防柳家霍乱京城!以保大宁江山无恙!”

“啪!”

吼完最后一句话,魏长天便翻身从点将台上跃下,一步步向外走去。

他所经过之处人群皆让出一条通道,但一时间却没有一个人跟上来。

也不怪大家如此反应,毕竟这事儿换谁也要琢磨琢磨。

点将场一片沉默,直到不知是谁首先喊了一嗓子:“我信魏公子的!我去!”

看着从远处挤过来的周呈,魏长天心说这时候还是熟人靠谱。

他脚步不停继续走,而被周呈这一带动之后,周围响起的附和声也越来越多。

悬镜司被魏家把持这么多年,本来人人就看柳家不爽。

再加上魏长天最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属实不错……从侦破章家饲妖案,到诗成骑花魁,再到英雄救美刀斩猿妖。

哦,还有那块竖立在演武堂,记录了他从五十八负零胜,到如今九十负九十胜的木牌……

所有的一切加起来,让很多人终于愿意在此刻跟着魏长天去那柳府走一趟!

柳家谋逆之事如果为真,那最好。

即便是魏公子想要“公报私仇”,那这个忙老子也帮定了!

带着这个念头,无数人或者大吼大叫,或者沉默不语的跟在魏长天身后,如同黑色洪流般往柳府涌去。

而他们的动作很快便传进各方势力耳中。

……

京衙,六扇门。

季宏安此时刚刚点齐了手下二百来号人,准备直奔柳府。

他倒不是柳家这头的人,只是六扇门作为维护京城治安的最主要机构,发生这种事时必须要在场。

不过就在他准备下令出发时,一个生脸捕快却是急匆匆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季大人,您可还记得欠我家主子一个人情?”

“嗯?”

季宏安眼神一凌,知道这人肯定又是谁家派进六扇门的细作。

“你家主子是谁!”

捕快并未正面回答,而是笑着说道:“八月二十一,菜市口。”

“……”

季宏安深吸一口气:“魏公子想让我做什么?”

“季大人放心,不会让您为难的。”

捕快凑到季宏安耳边小声说道:“您只需要晚一刻钟再去柳府即可。”

“……”

六扇门、城备军、都尉府……所有京城中的武装力量都突然因为种种原因按兵不动,不过有支最为精锐的魏长天却没办法……

大宁皇宫,近千骑禁卫自其中气势恢宏的奔腾而出。

与只负责安全事务的内卫不同,禁卫相当于皇帝的私兵,是整个大宁平均战力最高的组织。

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逐渐远去,宁永年这才推开隔门,重新出现在魏贤志和秦彩珍面前。

“魏爱卿,秦夫人……”

他盯着满脸茫然的两人,好半晌才神色复杂的缓缓开口说道:

“你们的儿子,带着悬镜司千余人……把柳家给围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