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第18章 狐妖花魁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围城外的钟 著

连载免费

魏天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本仙侠爽文里,接着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是从头到尾被主角始终狠狠的打脸血虐的大反派???空有强悍的家族背景却只会吃吃喝喝玩乐;空有一副帅气逼人皮囊却只会作奸犯科;空有优裕的修炼资源却只会混吃等死……更有甚者连躺平都做将近,所以主角立刻就得杀登门来抢老婆了!曾我也想做个好人,但现在的是真没得选啊!一个约莫20岁出头的男生此时正满脸疲惫的靠在床头,双手如飞的不停点动手机屏幕。。……

免费阅读

“公子,那个徐青婉虽然实力尚可,但指导您习武怕是还不够。”飞驰的马车上,王二一脸郁闷:“再说您给她开的价也太高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也能教。”“嗯?”魏长天瞥了一眼王二彪悍的身形,再想到他贴身指导自己动作时的样子......“哪凉快哪呆着去!”王二闻言有些受伤,不过很快又想起一事:“对了公子,您让我查的杨柳诗有结果了。”魏长天点头:“哦,说说吧。”“是。”王二压低声音小声道:“柳诗姑娘是青州府人,家中本颇为富裕,后全家丧命于一场大火,只有她活了下来。”“后来她便来京城投奔了一家远房亲戚,因为长得国色天香,这家亲戚便想将她许配给户部的张侍郎,给自家儿子换个一官半职。”“可柳诗姑娘宁死不从,于是那家人一气之下便将她卖到了凤栖馆。”“谁料她一入勾栏后就跟换了个人一样,竟然是混的如鱼得水,去年更是在评花会上摘得花榜之首。”“嗯......”魏长天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实则却是跟明镜似的。什么青州府人,什么全家丧命于大火,全都是假的!这杨柳诗压根连人都不是!她就是个妖怪!狐狸妖!从西南十万大山中来,混入京城就是为了找机会从悬镜司的大牢中救一个人,不是,救一个妖。并且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过分的是她每次接客都是用幻术糊弄人!客人以为自己爽了,实则只是在“意淫”。这不是活脱脱的欺骗消费者吗?太可恶了,必须要去给她点颜色瞧瞧!眉毛一扬,魏长天问道:“杨柳诗哪几日接客来着?依旧是那个规矩?”“是。”王二如实回答道:“柳诗姑娘还是每月的初一、十五、二十八接三次客,客人必须是三品以上官职。”“不过几日后的中秋灯会上她也会花船夜游,并且放出风来说是可破一次例,不少文人墨客都等着那一天呢。”“嗯。”魏长天点了下头,命令道:“安排一下,中秋那天我要上杨柳诗,咳,的花船。”“好的公子。”王二低头领命,心里暗自腹诽。虽然公子最近性子温和了不少,已经好几天没出去杀人了。但老色批这一点果然还是没变啊!......“汪汪汪!”“咕咕咕咕!”头顶刚刚西斜的日头回到魏府,魏长天一进院子就看见大鬼在追一只老母鸡,两只畜生从东跑到西,从南跑到北,一副再生动不过的“鸡飞狗跳”场面。“哪来的鸡?”魏长天走到屋檐下满脸无奈的秋云身边,惊讶问道:“又是巧玲弄来的?”“是呢。”秋云揉了揉额头:“小姐说是咱们院子里太闷,这样能热闹一点......”“......”沉默半晌,魏长天咬牙又问:“她人在哪?”“在屋中跟夫人学写字呢。”“巧玲?学写字?”魏长天愣了一下便往屋里走,不过没走两步便又转回身来,脚下蹬地直奔那只大母鸡而去。“咕咕咕咕!”“噗通!”“......”“正好,今晚吃鸡。”......书房中檀香袅袅。特制的小木桌前,魏巧玲正握着一只最小号的毛笔奋笔疾书,墨汁乱飞的样子颇有几分狂野派艺术家神韵。陆静瑶站在旁边,虽然衣裙上满是墨点,不过倒是也不嫌弃,脸上居然难得挂着一丝笑容。这还是魏长天第一次看到她笑。平心而论,说句笑靥如花不算过分。“大哥大哥,你回来了!”听到房门处传来的动静,尚不知自己“痛失爱鸡”的魏巧玲立刻从小桌子后蹦起直奔魏长天而来。“别动!”魏长天忙不迭捏住两只袭来的小黑爪,“帮助”魏巧玲用她自己的衣服把手擦干净。“大哥!你看我写的字!”魏巧玲并不知道自己又被嫌弃了,拉住魏长天的手走到小木桌前,得意的举起自己的杰作。其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爹爹、娘、大哥、嫂嫂、大鬼......”“这......”魏长天一愣,有些后悔刚刚宰了那只大母鸡了。其实魏巧玲之前也蛮可怜的。前主虽然也算疼爱这个妹妹,但主业仍然是逛窑子,所以偌大的魏府中除了几个小丫鬟,实则并没人能陪她玩。难怪这小丫头特别喜欢养动物,并且能这么快就跟陆静瑶混到一起......魏长天一阵沉默,正在心想要不要让人再去买只鸡回来之时,鸢儿却突然从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公子,秋云姐让我来问,那只大母鸡要怎么吃?”魏长天:“......”魏巧玲:“......大咕咕......哇!!!”......半柱香后,魏巧玲抹着眼泪跑去看炖鸡了。然后就是日常上药时间。魏长天赤着上半身趴在床上,陆静瑶则是坐在床边仔细涂抹着药膏。相比于偶尔会做些粗活的秋云,她的手要更柔软一点,动作也很小心。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回荡在房间中,整个过程两人都没说话。直到完事儿之后魏长天才发现陆静瑶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他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怎么了?”陆静瑶有些犹豫:“你、你要不要学写字?”“嗯?”魏长天一愣,突然想起自己写给陆静瑶的那首“诗”。果然被鄙视了么?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确实也需要提高一下毛笔字水平,便大方点了下头:“可以,以后我若有空,每日跟你学一个时辰。”“那你现在要学吗?”陆静瑶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小声说道:“离吃饭还有段时间呢。”“行啊。”魏长天问道:“我们去书房?”“嗯......书房被巧玲弄的有些乱。”陆静瑶嗫嚅道:“去我房间也行的......”魏长天:“?”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的动机并不单纯!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