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死域之门之困境

养尸为祸

流星矢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叫张小邪,事情还得从一个小山村说到从我出生于那一刻起,好像就注定一生将遭受一场死劫。从出生于就我就从来没有没见过我的母亲因而从童年时代时期就我对母亲这个概念始终很模糊不清幸好我除了宠爱我的父亲和和蔼可亲的爷爷爷孙三代生活在一起,家中虽不富足但也算波澜不惊,其乐融融PS:看《养尸为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免费阅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渐渐醒过来,胸口依旧隐隐作痛,整个头晕晕的,睁眼看的模模糊糊。王小姗此刻正坐在床边,端着药勺儿,吹凉了,往我嘴上送,与之前那红衣女尸殊死搏斗相比,现在这副场景简直就是天堂,或者现在本就是“天堂”,见我醒过来了,王小姗粉嫩的脸颊上划过几滴喜悦的泪水。小姗递过药勺儿给我喂上,艾玛,嘴角一丝巨苦,我算知道我现在肯定还活着了,天堂哪有这么苦的药啊,我居然还活着,可红衣女尸为什么没杀我两们俩,我晕过去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思绪黯然。喝完草药,小姗扶我躺睡在床上,思绪渐渐宁静,原先胸口的剧痛缓解了很多。“小姗,我昏了多长时间了”“小邪哥,你都昏三天三夜了呢,我都快急死了,你知道么。“往小姗边说边抽泣起来。“邪哥我怎么会有事呢,向来都是大难不死,我才舍不得抛下你呢,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只好安慰道,边说着,我自个都肉酥起来。“都三天三夜了,那现在岂不是12号晚上了?”"我晕后,红衣女人干嘛了,为什么没杀我们?""你昏过去之后,红衣女尸便消失了,一直没见到过,我也是奇怪她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小姗,明天我们得走了,不能在这呆下去”经历了那么多事,不得不信这小尚屯已经是个水深火热的地方,往后指不定会出来什么怪物,夏一蛋也曾经说爷爷吩咐过15号前务必要离开小尚屯,爷爷和外婆肯定是遭难了,可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做不了实质性的事儿,即便我坚持留下来,也不得不顾王小姗的安危,只能先离开,往后从长计议吧,正所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是,小邪哥,你现在的伤还没好呢”“没事,我走的动,明天收拾一下咱们走吧”正说着呢,漆黑的门外咔嚓一响,一缕红衣走了进来,这不是前几天那红衣女尸么,这可把小姗我两镇住了。看来今天跑不掉了,我和王小姗此时只能呆呆的看着她进来,宛如待宰的猪儿,坐以待毙。红衣女子朝我们飘过来,步伐有些奇怪,是飘过来的,不是之前那样走的,那红衣女尸飘到我们面前,噗通跪了下来,精致的瓜子脸酸酸的,一副想要哭出来的样子,可尸鬼类是不会哭的,自然是没有眼泪儿。这倒是让我俩挺惊讶的。良久,见她一副诚诚恳恳的样子,也许她并没有迫害我们的意思,不然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她使啊,我说让她先起来吧,问她找我们有什么事么?,她好像能听懂我们说的话,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一阵阵阴风吹打着我的脸庞,弄的我一脸汗,根本听不懂,鬼语?得,没辙了。这不,灰扑扑的地面就开始显现几幅笔画,不过都是繁体字,这女尸的灵智挺高,至少比起之前那群木头一样的尸体,不知好了多少倍,内容大概是说对之前误伤我的事表示遗憾,征求我的原谅,她并不知道我和爷爷外婆有关系,直到看到打斗时掉落的白玉佩。“什么,你认识我爷爷和外婆”女尸点点头内容大概是说她叫孙尚香,生前被人陷害,死后落得失魂不宁,尸首也给仇家下了蛊术,之前和外婆有所约定,外婆答应帮她找到丧失多年的尸首,作为报答,她自愿成为外婆的圈养尸,爷爷已经给尸体上的蛊术解开了,外婆这次回来,一方面是给女尸还魂,二是看望爷爷的,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爷爷的棺材里面呢,我现在最关心的是爷爷和外婆是否还活着,她说她来的时候便没有见过爷爷,还魂后外婆让她躺在红棺材里,吩咐只要有人或异物打开棺材便将其击杀?我问外婆还活着?只见她摇摇头,没再做回应。说完,一抹红影便飞入一个刻着些奇奇怪怪符文的罐子,这罐子并不陌生,记得我小时候在爷爷房里看到过,而且外婆给我开坛做法配童养媳的时候旁边也摆着这么个罐子,小时候问过外婆这是干嘛的,外婆说这里面住着“人呢”当时也觉得好玩,这么小的罐子,怎么住人呢,长大之后才知道这里面是住着尸灵呢,也就是魂瓮,不过外婆的魂瓮关的不是鬼魂是尸灵,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女尸能轻松进入魂瓮,不合常理,不过向来之前那女尸靠过来的样子,我算明白了,她现在的状态是尸灵,好不容易寻得的肉身给放到哪去了?。罐子下面压着几本书籍,是爷爷的笔记,写的大多都是这辈子遇到的奇邪之事,本期待能从笔记找到一些爷爷行踪的信息,不过奇怪的是笔记在十几天前就截止了,真是令人失望,另外几本则是爷爷对于一些常用法术的记载。远方的天际鱼肚白开始翻滚起来,晨光照射着整个小尚屯,临走之前我进爷爷的屋子看一眼,屋子里瓶瓶罐罐的碎片撒了一地,上花纹跟红衣女尸的那个一模一样,木人块碎了一地。这些东西我见过,记得小时候过爷爷的房间取米,无意中看见了这些,当时还被爷爷训斥过,只不过是当时都是完整的,现在都碎了一地,爷爷现在定是凶多吉少,一丝酸楚浮上心头。小姗扶着我往毒蝎岭的方向走去,背上背着一个包袱,装上女尸的魂瓮,和爷爷的那几本书,桃木剑斜跨着,一步一蹒跚,正艰难的走着呢,远方却出现两个人影,很快就来到了我身旁,这时我才看清楚,来人一男一女,男的大概40多岁的样子,女的顶多20多岁,两人穿着标准警用制服,见到我们两便开问了。“小同志,你们村有叫张小邪的人么”男子开口了。“我就是张小邪,你找我有什么事么”我有些惊讶。妈蛋刚说完,一副冰冷的手铐就给我拷上了,来着不善,王小姗可急坏了。“你们凭什么拷我,我犯什么事了”我开始以为是官方发现小尚屯附近人口骤减,见我是唯一在村里的人,所以怀疑我呢。”我们是阳县公安局警员,我们接到举报,怀疑你与京市南郊篝火场分尸案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那女警边说还亮出了相关证件,警号XXXXX。“这关我什么事,我是去过京市南郊篝火场,不过是毕业季同学聚会罢了,我对你说的分尸案根本不知情”王小姗双脸颊红红的,都急出了眼泪,经历了那么多,只有她知道我的为人,刚想开口给我辩护,男警察就开口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请跟我们回局里接受调查”男警强硬的回道。语气瞬间就变了,突如其来的一幕,搞的我一头雾水,仔细回忆着京市南郊篝火场的那次奇遇,我当然不可能跟警察说那天我是见了鬼了吧,这要说出去,不仅这两警察不会信,我没准还被当变态杀人狂了。男女警察一前一后,王小姗扶着我走在中间,一行四人朝着毒蝎岭走去,走着走着,一股奇怪的恶臭向我们飘来,臭的我肠胃翻滚,小姗更夸张直接就吐了,男女警察也察觉到了,带着一行四人寻着恶臭走过去,一步步走向半山腰,越来越臭,最终一幕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山坡都是尸体,头颅,胳膊,大腿,丢的到处都是,这肯定是之前红衣女尸大战群尸的那个山坡,当时月黑风高,我看不清周围的环境,点点蛆粒正在死去的肉体上蠕动,苍蝇嗡嗡飞来飞去,这时候女警也忍不住了,转身吐了个稀里哗啦,王小姗紧紧捏着鼻子,转过身躲开着副令人作呕的画面,只有男警察脸庞未见丝毫变化,掏出一个卡片机,专业的把现场给拍了个遍。“你去的地方都出现了分尸案,这次张小邪你该作何解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跳进黄河洗不清”我自个心里暗暗嘀咕。男警察奇怪的眼神向我瞟一眼,一丝阴笑浮现在嘴角,得了,这显然是怀疑上我了,我不打算说什么,这时候越解释只会越描越黑,身正不怕影子歪。一个山村出了这么大的事,所有人都消失了,这肯定会得到官方重点关注,官方的人马上就会进来,这样也好,至少他们拿不出证据的时时不会给我随意定罪。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